首页 > 网游小说 > 魔法少女之逐渐黑化物语 > 第十九章真无聊唉,我们出校玩怎么样?
    “真无聊唉,我们出校玩怎么样”李冷鸢赖在小汐宿舍床上,赖着不走,惹人鼻血喷涌的身材,肆无忌惮将枕头抱在她胸前。

    “无聊可以出去玩,我要冥想了。”

    “你骗不了我的,你确实会冥想,但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李冷鸢的秘技读心已经彻底坦白告诉过小汐了,在别人眼里毫无秘密的感觉很可怕,唯独,李冷鸢让小汐讨厌不起来。

    “别那么严肃嘛嘻嘻,我们出去玩吧。”她跳下了床,抱住小汐,做讨好状。

    她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小汐面色通红,觉得身子微微有些发软,明明是女孩身子,还是给予了本能的反馈,小汐瞬间缴械投降,点头同意。

    难道拒绝

    虽然她高冷的身体很想傲娇的说出来.........可是说出来又怎么样,懂得读心的李冷鸢,早完全不怕小汐在旁人面前的威仪了。

    李冷鸢看出了她的心声,抓住她的手就朝门外走。

    出公寓楼,便撞见像是等候多久的司归,两人一怔,小汐如释重负,连忙抽离她软若无骨几乎要命的使人上瘾的手,如果被举报真有什么,实属麻烦。

    尽管,很多人默契心照不宣,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李冷鸢神色一寒,忽又笑嫣如花,“我们打算去校外放松一下,要一起吗”

    司归正踟躇犹豫,不知道该说什么话,闻言如获至宝,喜笑颜开。

    三人离开学院的背后天空,乌云正在异常的聚集,小汐心头一跳,脚步加快了几分。

    洗浴室水花溅在少女肌肤的声音在房间里司命耳中清锐醒脑,司命坐在椅子上抱着小汐赠送给他的吸血鬼荣耀看着天花板发呆。

    明明是出来散步,怎么跑来开房了啊还是三人,关键是,两女一男,一张床,这么刺激的事情,紧张得司归坐立不安,心头噗通噗通乱跳。

    按照李冷鸢的说法,出来玩,大家又有了正式魔法师的实力了,当然要提前体验一把作为冒险者的经历啦,住大多数冒险家都会选择的冒险者之家。

    先从最低级的开始体验,于是选择了小队集体套房。

    这让小汐充满了,贵族小姐入世体验生活的奇妙感,然而世界不一样,对于小汐来说,确实非常新鲜,换言之土包子司归,同样兴奋的样子,显然一样。

    于是,三票全过。

    但很快,似乎想起了学院严禁学员私自离校过夜的规定,面对司归飘来的担忧,李冷鸢不以为意,出来自顾自擦着头发,傲然的身材,睡衣隐隐约约,处男司归脸立刻变得像蒸熟的小龙虾,迅速转身逃也似离开,去执行李冷鸢最开始分配的任务。

    本来他还有些犹豫的,但很快被能和小汐一起,偷吃禁果似违背校规,和喜欢的人,一起体验冒险,只存在于骑士里的浪漫故事,不是很刺激这样类似的心情,冲刷覆盖。

    回来后发现小汐也洗完澡出来换上衣服,夜晚本是睡觉的时间,但对于精神力远超常人的正式魔法师们,睡眠可有可无。

    李冷鸢早早有了全盘计划,公之于众,习惯性的,将跑腿方面的活儿交配给司归后,便自顾自开始洗澡。

    司归习惯了,反而一直待在房间面对两位绝色俏佳人穿着睡衣的样子,他才更受不了。

    特别是小汐目光看得见的冷下去的温度。

    “我注册好了冒险者公会了,但是需要全体去报名签字,我们现在出发吗”

    “当然。”李冷鸢雀跃点头。

    小汐没有异议,波澜不惊的面孔下,也挺兴奋的。

    热闹的冒险者公会大厅,各色全副武装,有身披盔甲的骑士,白袍圣洁的牧师,轻甲夹缝处插满匕首的盗贼,做兼职的弓箭手在后厅教城里的小孩射箭,冒险者公会的大厅很大,以至于不少人坐在各处可供休息的桌子上点了杯咖啡一边慢饮一边拿着委托书和同伴低声商议,这些人正在做的这些事,对于司命来说无不新鲜十足。

    传承百年的建筑风格大厅,并没有因为魔导科技改变风格桌椅板凳四壁墙纸,三人各有各的新奇跳跃。

    “好多汗臭味。”刚一走进冒险者公会大厅,漂亮的女孩总是吸引别人瞩目,已换了发型颜色,被李冷鸢精巧的化妆手法类似于易容后的小汐,不再引人瞩目,李冷鸢皱起秀眉,手捂着自己琼鼻,只想赶快注册完逃掉。

    之所以给小汐易容,理由是小汐的容貌太醒目了,一眼就认出她是谁,暴露了大家,反之司归则不会,他就算出名,那副平凡的轮廓依旧是丢进人海里也够不着的那种。

    但为什么小汐从她坏笑的眼里,看出了别的东西,比如把自己当作她私人的存在

    “大多数探险家都是拿命在换报酬,一趟艰辛的战斗下来,汗流浃背不可避免的。”司归忽然变现出经验丰富的样子,似乎自觉得,底层的自己,在社会上的阅历,总要比两个看上去娇嫩的女孩要多得多。

    冒险者公会,鱼龙混杂之地,从小司归听得过最多的冒险故事,便来自这里。

    接任务,去冒险,从强大的魔物手中,救回帝国的公主。

    只不过当他看见周旋雪后,知道了并不是所有公主都像里那样羸弱。

    小汐经爱丽丝提醒,也不由自主跟着蹙了蹙眉头,闻见了空气中的刺鼻汗味,对于爱干净的少女,尤其是李冷鸢这种每天洗澡,特别爱干净的女孩,光是想到那种粘稠的汗液,就会异常难受吧,作为穿越者,同样有天天洗澡习惯的她,身同感受。

    在任何地方拥有身份证明也要好通行,尤其是等级森严的夏国,尽管魔导科技普及挟裹西式传统文明大规模入侵,比如公会模式,本身便不属于夏国的存在,连建筑风格,都完全迥异,但百年过去,夏国人早已习惯。

    如同小破球的华人习惯了酒吧代替了茶馆一样。

    执事忽然好奇三个少年,尤其是李冷鸢,一看便非富即贵,怎么会想要成为赌上生死,将脑袋提在裤腰带上挣钱的冒险家,小汐全程木然不语,还好李冷鸢呛了句,实力等级一定要公开出门在外被人当做活靶子吗

    李冷鸢的不屑反而赢得了对方认为老练的赞赏,耳目一新也不以她青春靓丽的外貌就觉得她好欺负,毕竟是穿戴着奢侈的3级构装,即是实力的证明,也是令人忌惮不容忽视的家境背景,于是一个等级初次成立统一为青铜级的佣兵团正式创建,名字三人,主要是由兴致勃勃的司归建议出十多种,李冷鸢挑选决定,最后命名为艾西亚冒险者团队。

    小汐并不知道艾西亚所蕴含的意义,一个极具西方化风格的名称,李冷鸢迫不及待接下第一个任务,匆忙带领大家出城开始她新的探险旅程,也没过多解释。

    “我们佣兵团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去城外下水道检查有没有漏网之鱼躲过了城防军进来的魔兽,然后还有遇见盗贼团顺便除去,可以直接晋升一个段位,想要从青铜晋升到白银,分别需要通过青铜5至青铜1,没完成一个可升级任务升一段,不可升级的任务诸如下水道检查,就属于简单的了,有十枚银币的报酬,而可升级任务没有金币报酬,但升级后,可以领取金额更高的不可升级赚金币的任务。”

    李冷鸢如银铃般动听的声音,就像唱歌一样讲解道。

    司归表示自己对此相当了解,大多数从里看得的,刷存在感式的踊跃发言道:“新冒险家都这样,探险家就不一样了,不需要领取任务,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更加自由。”

    小汐一如既往少言寡语,多亏了司归这个中二病,不然这次李冷鸢发起的疯狂活动就要因为小汐的冷淡,而失去许多光彩了。

    “那多没意思,冒险家听名字也更好听,充满了玫瑰色的光彩。”李冷鸢眯着眼睛,开心的说道,毫不留情拒绝了司归的建议。

    探险家,一种不知道哪个圈子里流传出的传闻,比冒险家高贵不少,实际上,任何行业都有鄙视链,通常是小众鄙视大众,诸如魔武士因为数量众多,便在夏国魔法师体系里,处于低谷,当然小汐除外,同龄无敌的她,但依旧堵不住其他职业对于魔武士普遍的鄙视。

    个例不能代表所有,一句话便能否定小汐所有的成就。

    滴滴答答的水流声在潮湿阴暗,没有人迹的下水道清晰刺耳。

    “感觉这里好脏啊,突然后悔接这个任务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诧异地看着鲁恩拿出一把匕首割破自己脚趾,他踩在河道中央,一丝鲜血便幽幽扩散出去。

    “想要快速检查这里有没有魔兽,用人类的血腥味吸引最简单快捷。”

    司归炫耀式的讲解道。

    这里的地下水通道是莱茵城比较大的通道之一,也是最容易被魔兽溜进来的通道,因为大,所以水流湍急,护城河的水和此处相连,然后一直从地底延伸至十几里外的大河,不时会有冒险者领取到相关类型的悬赏任务,前来调查,如果怪物少,冒险者自己也可以解决,就顺便解决,会按照斩获多少给予额外的报酬,如果怪物多,也可以回来汇报,同样算完成任务。

    小汐看似沉默像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影子,跟随在两人背后,实际上仔细观察着沿途四壁,细腻的发现,四壁像是刀削斧砍出来的,和自己所在世界的建筑方式截然差异,不时会出现明显的割痕,述说着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战斗。

    李冷鸢一路都是兴奋的,持着手中短小的召唤法仗,蓝色的宝石莹莹发亮,她偏暗的头发为了应付此次随时可能出现的战斗,特意梳了单马尾,气质令人耳目一新,看上去成熟了一些,眉眼跳跃的娇憨,今夜得她有些萝莉似的可爱幼稚,惹人垂涎。

    地下水通道有不少转角,越走越黑得深沉阴暗,远方滴滴答答的水声孤独突兀,有种阴森之感,每次转角,三人都小心翼翼走了过去,生怕突然出现一个怪物,战斗不怕,吓人得是这样的惊悚。

    穿过一处转角,司归警觉发现有一处密道,带着两人低头穿过狭窄的缝隙,走了进去,看缝隙边缘,显然是被前人用武器生生劈出的,然后出现一个空荡荡的房间,直面的墙壁上绘满了一种赤红女妖的生物,她们是细腰美腿的夸张形态,腰细到了极致,腿修长如弱柳,肌肤白的透明,因而猩红的毛细管全部肉眼可见,瓜子脸大眼睛,下巴尖如坠子,眼大得占了整张脸的三分之一,樱桃小口和琼鼻,无不阐尽了一种美女二字的精魄,但浑身上下,各个角落看过去,无不凭生一种邪魅诡异,勾人心魄,寒意乍起。

    “你确定有这种魔物”李冷鸢脸色苍白的看着壁画,贵族家不乏艺术熏陶,和司命心中所想一模一样,几以为是某位艺术家,心血来潮的艺术作品,悬挂于此。她不禁后退了几步,刚好撞在了小汐胸口,然后紧紧抓住小汐袖口问道。

    “这是媚魔,传说是被男子负心抛弃的女子,自杀后化作怨灵,被妖域的暗元素侵蚀,发生异变成为的,所以这类妖魔经常会出现在米兰联邦的艺术家手里,我们的前辈可能是位爱好特别,兼职艺术家的冒险者吧。”司归为了跟上社团里的两个变态,学习全能与实力开挂的社长,做了不少功课,这个魔物,实际上并没有在学院图书馆的记载里,他也是无意间从某本终端里的野书看到的。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留下这样一幅壁画呢小汐有种疑惑,大多数冒险者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举动,如果是单纯为了艺术,放到艺术展厅去让更多人看见不好吗纯粹的艺术疯子太少,大概率是暗示什么仔细驻足观看的小汐眸中掠过一缕思虑。

    “哇,听上去好凄惨,难怪看上去一股极致的情绪。”李冷鸢脸色依旧苍白,不太好,小汐一动不动,不知道回想到什么。作为女孩,她敏锐的感觉到,她们为了让心上人更喜欢自己,被侵蚀后,明显朝着大多数负心人所向往的那样,美丽漂亮,只是她们不知道,好看到极致,亦会是一种恐怖的丑陋。

    那是真的丑得恐怖,仿佛她们背后站着但丁这类描绘地狱的艺术大师一般,如果不是小汐身体有种与生俱来的强制冷静性格,小汐自己亦和她一样了。

    “是的,媚魔如名字所见,是一种专门勾引男人的妖怪,又号称寡妇制造者,她们会散发一种名为精神毒素,除了神圣系的牧师,还有精神强大的黑白魔法师,其他剑士,盾士,盗贼,游猎,只要是男的几乎没法对抗,遇见便会产生幻觉,把它当做一个绝美的少女,实际上,他们全部会被掏出心脏,死得那一刻幻觉会消失,然后在无尽恐惧和哀嚎中死去。”

    他的话让小汐神色一凝,这种可能会成为他致命敌人,因为她本质上是男的,不然李冷鸢有意无意的挑逗就不会使她手足无措了,尽管表面上看不出什么,这样的生物,毫无疑问会成为她心中的噩梦。

    “嗯为什么你会知道的这么详细”李冷鸢突然质问司归道。

    “我我我........”正陷于凝重思考中的司归,被李冷鸢突如其来的打岔,险些原地跌倒,忍不住嘴巴打结道:“男人,总要成长到能够保护女人的地步啊啊,一直被夏社长照顾...............多不好啊......”

    恍惚被李冷鸢的声音惊醒回神的小汐,蓦然发现,抓着自己袖口,几乎要将整个身子靠在自己怀里的李冷鸢,看上去害怕的要命的她,呼吸却分明平缓。

    她又在试图做什么恶作剧啊

    小汐已不止一次看见她逗弄许多想要向自己表白的学院自以为优秀,也确实优秀的男同学了,但在李冷鸢面前,全部不堪一击。

    这次,轮到司归了吗

    她知道李冷鸢的心意,一直都知道,可哪有如何呢自己能够答应吗不能的,她虽然贪婪于她贴近自己的触觉温度,口吐兰香,百变魔女一般的可爱外表,终究,她身子是女的.....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天空,沉默了一会儿,使烦躁的心情,舒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