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四万年无敌 > 第191章 干瘪的小手指
    赵培华与卜阳义走在青砖古道之上,放眼望去,迷雾在青砖古道之外翻滚,进入古道不得。

    这青砖之上,满是时间留下的腐朽沧桑的痕迹,走在上面,总觉时间荒凉,心中不免生出戚戚然的感觉。

    天地悠悠,怆然提下。

    二人松开彼此的手,暗自戒备。

    “不知殿下可知这迷雾是什么东西?”

    青砖古道很窄,二人并肩而走,中间也只能留下一个侧身的距离。

    二人又不敢离得太远,唯恐落入这古道两旁的迷雾之中。

    至于使出仙力神通,缩小身体却是万万不能的。

    他二人不过刚刚进入此地,就感觉自己浑身的一切仙力神通皆不能用,能用的就只有凡人之躯。

    普普通通的凡人之躯,会流血,会受伤,简而言之,死去很容易。

    “我不知道。”卜阳义摇摇头,看向赵培华:“圣门并没有与我们说过。”

    “莫非培华兄弟知道?”

    “我也不知。”

    二人陷入沉默,古道上方两个骨坛发着光,照亮二人前行的路。

    青砖古路似乎没有尽头,他们走走停停,现在都是凡人之躯,体质一样,比拼的不过是意志力罢了。

    有时候赵培华在前面,有时候卜阳义在后面。

    二人表面上笑嘻嘻的,暗地里却是都不服输。争先恐后,唯恐自己落了下乘。

    凡人之躯,会困,会累,会渴,会饿。

    从最初的大汗淋漓,到现在的无汗可流。

    他们的视线恍惚,步履踉跄,相互扶持,心中早没了其他。

    赵培华与卜阳义心中只有两个念头,一个是走下去,一个是走直线。

    走不下去,那就是输。

    走偏了,那就是死。

    天上的骨坛依旧发着光亮,前方是看不到尽头的路,但若是二人扭头看去,不论他们走了多久,身后都是一个通往外界的空间。

    一步之遥,所有的疲劳都会消失。

    他们走不动,就开始爬。

    爬下去,一直的爬下去。

    “爬不动了吗?”

    二人终于爬不动了,艰难的翻过身,看着天上两个漂浮的骨坛,脸上都挂满了苦涩的笑。

    争斗半天,却连神宝样子都看不见。

    赵培华心中疑惑,上一世卜阳义是如何获得神宝的呢?

    二人就这样静静的躺着,等他们各自恢复了一定的体力,又翻过身艰难的往前面爬去。

    是路,就会有尽头。

    他们几度昏厥,若真是渴饿至死,就会从骨坛中落下一滴晶莹水滴,吊着二人的命,不至于让他们真正的死亡。

    一个青铜门横在二人身前,青铜门上雕刻着一个宝座,孤零零的宝座。

    宝座之上没有人,宝座之下,一片虚无。

    他们停止了爬行,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突然,两人各自使出全身力气,从地上一跃而起,要推向青铜大门。

    可就在二人手掌要搭在青铜大门上时,各自动作忽然有戛然而止。

    “培华兄怎么不推门?”卜阳义气喘吁吁的问道。

    “殿下为何不推?”赵培华同样气喘吁吁的反问。

    天上的两个骨坛缓慢的落了下来,莹莹的光芒反哺他们自身,他们好像恢复了一些力气。

    “一起!”

    两个手轻轻的搭在青铜门上,慢慢用力。

    当二人还没有用出多少力气的时候,那青铜门竟然就被二人打开。

    青铜门一开,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就从门内迸发而出,将二人吸进青铜门中!

    无边的虚空中有一个宝座漂浮,宝座辉煌,在其上面有一个干瘪失去光泽的小指。

    那小指断裂处十分的平滑,里面的骨茬清晰可见,干瘪的肉,没有光泽的皮肤,它横在宝座之上,静等来人。

    忽然,虚空之中出现两抹光,那是两个骨坛发出的光芒,光芒所照,两个人影渐渐清晰。

    “这是……”

    二人震惊,入眼之处除了宝座,尽皆虚无。

    无法形容,无法言语,虚空摆在二人眼前,给他们带来了无边无际的空寂。

    下一刻,他们的视线都被宝座吸引,或者说是被宝座上的小手指吸引,在他二人视线之下,那无比辉煌的宝座都不及那小手指的亿份之一。

    “这便是星图所指的神宝?!”

    二人震惊,那小手指的影像渐渐扩大,充斥二人识海中的一切。

    “自己,骨坛,封印,手指。”

    忽然,一个磅礴大音出现虚空之中,犹如黄钟大吕,钧天之乐!

    赵培华二人明悟一切,浑身实力忽然恢复,各自手中的骨坛熠熠生辉,碎骨发出颤抖,骨坛发出声响,一股渴望之意从各自手中的骨坛迸发而出!

    大河横贯,垂钓人终于睁开双眸,站起身来,鱼竿一挥,大河断流!

    一半大河中的轮回在鱼竿上汇聚,垂钓人鱼竿一抖化为长枪,长枪一展,仿佛要刺破轮回!

    双龙汇聚,倚着龙角的卜阳义也终于动了,两个卜阳义脚踏龙角,往前一步,站立虚空,合二为一。

    那卜阳义一拳轰出,万千世界只我唯一之意骤然迸发,我是红尘,红尘是我。

    他一拳轰出,拳影有红尘,红尘中有他,大千世界只他唯一,傲然独立!

    一枪,一拳。

    枪有轮回,拳有天下。

    二人红尘意针锋相对,二人本体更是在虚空中疾驰,手持骨坛,冲向宝座上的小手指!

    在外空间中的斗争,二人皆有所保留。红尘意中的最强招式都未迸发,但是现在,不出不行!

    是非成败,只在红尘意最后的交锋!

    妖孽在仙境大多以意决胜负,红尘悟意,逍遥用意,胜者高歌,败者泣血。

    二人已到宝座之前。

    忽然,卜阳义脚步稍微停滞,气息瞬间紊乱,被赵培华抢了先机!

    远处的红尘意,垂钓人的一枪与卜阳义的一拳轰然相撞,轮回意、天下意相互纠缠,磨灭。

    二意几乎不相上下,看似平手,但若细细探勘,就会发现竟然是卜阳义的拳有天下之意更胜一筹。

    可就在此时,赵培华红尘意中不起眼的老者一剑挥出,剑有轮回,斩了二龙头颅,又一剑将毫无防备的‘卜阳义’斩首!

    剑中的轮回,直接将卜阳义的红尘意吞噬干净!

    赵培华善枪,但他曾为太公持剑多年,对剑道理解不比枪道差!

    一枪一剑,皆是轮回。

    枪是过往,剑是新生。

    “你竟然也通剑道!”卜阳义身体隐隐破碎,被他强制稳住,血液几乎要从他身体破碎处喷发!

    宝座并未设防,赵培华不管不顾,手中骨坛一转,宝座上的小手指瞬间被他收进骨坛之中。

    小手指被收了起来,那宝座直接消失,无影无踪。

    骨坛光芒大放,瞬间拥有了无比庞大的能量。

    骨坛离开赵培华的手飞到空中,一道光芒撕裂空间,露出青砖古路。

    赵培华就要一步踏进,大声笑道!

    “九殿下,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