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恐怖玄幻世界 > 第四章 老树
    刺耳的唢呐声回荡在田野上。

    送葬的队伍继续出发,离开了村子,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纸钱在微风中飘荡着,散落在沿途两边的田地里,远处的群山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雾气当中,愁云惨淡。

    直到离开村子后秦泽心中那种莫名的紧张感才消失,他不禁有些猜疑,之前自己感觉到的那种窥视目光会不会是来自村口小庙里的那尊古怪塑像。

    庙里的塑像就是村民口中的祭灵,庇护一方,但不知为何会给人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秦泽一时间想不明白,思维很是混乱。

    从昨晚上开始碰上的怪事实在太多了,先是诈尸的秦父,然后就是扎根在自己意识里的老树,现在又感受到了祭灵的诡异,实在是让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的恐惧。

    好在接下来的送葬途中并未再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秦父顺利下葬,入土为安,在坟前磕头过后将牌位放进祠堂,这场寻常的葬礼算是落下了帷幕。

    村民们陆续散去,秦泽和秦玉也搀扶着李氏返回家中。

    说起来秦泽还是第一次仔细观察自己这一世的家,一座用篱笆围成的小院落,院内养着几只鸡鸭家禽,几间和其他村民相差不大的茅草房,屋子里只有几样简陋的木制家具,好在并不漏风,只是漏不漏雨就不清楚了。

    值得庆幸的是,米瓮里还有一些米粮,风干的腊肉吊在屋檐上,家里还是有些余粮的,暂时不用为食物而发愁。

    只是秦父走后,以后家里的田地就只有由秦泽来耕种了,身材瘦小虚弱的李氏和已经出嫁的姐姐自然帮不上什么忙。

    不多时一阵轻微的鼾声从里屋传来,秦玉轻轻掀开门帘走了出来,她刚将身心疲惫的母亲李氏安抚好,哄睡着了。

    秦玉拉着弟弟的手走到门外,小声道:“小二,我这次回来带了些腊肉,让娘亲给你改善一下伙食,以后我再想办法。

    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千万不能垮了,以后这个家就要靠你撑着了,你要是出点什么事,娘亲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知道了阿姐。”感受到亲人的关怀,秦泽心里很温暖,忍不住道,“不过我会努力干活孝敬娘亲的,以后阿姐你就不要再拿东西回来了。”

    他是怕秦玉往娘家拿东西会让婆家戳脊梁骨说不是,在婆家那边难做人。

    “瞧你说的,我是你亲姐姐,那是你亲姐夫,你姐夫不会怪姐姐的。”见到弟弟懂事,秦玉很是欣慰,“放心吧,这些都是你姐夫让我拿过来的,不值什么钱,以后你要是出息了,别忘了你阿姐和姐夫就好。”

    秦泽笑笑:“怎么可能会忘呢。”

    姐弟俩一番叨念过后,秦玉告别了,跟着几名亲戚同村作伴返回邻村,在这里就算是光天化日的大白天也没几个人敢独自穿行野外,尽管两个村子相隔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送走了秦玉和一些帮忙的村民,秦泽开始收拾葬礼过后留下的一地狼藉,一直收拾到夜幕降临才弄好,吃了一碗李氏端来的热汤面后,疲惫不堪的秦泽躺在床上倒头睡下。

    凌冽的寒风在夜晚发出尖锐的呼啸声,深夜时分的村子里外无一人走动,一片寂静。

    村外田地上的那一座坟包上,散乱的纸钱在半空打着旋儿,飞舞盘旋。

    漆黑的夜色中,一个模糊不清的黑影从远处飘荡而来。

    黑影停在了坟包前,周围温度低得吓人,一股瘆人的阴冷寒意向四周蔓延开来。

    吱吱!

    一只觅食的老鼠追逐着前方蹦跳的蚂蚱,来到了坟包前,只是在接近那个黑影周围的一瞬间,老鼠登时变得极为惊慌,吱吱乱叫着想要逃离这里。

    然而死寂般的冰冷如同蚀骨的毒蛇一般,顷刻间就侵蚀了它的身体,没跑出几步这只老鼠就倒在田边的地面上,不再动弹,生机消失,变成一具僵硬的鼠类尸体。

    呼...

    一阵刺骨的阴风吹过。

    在坟包前停留了片刻后,那道模糊不清的黑影再次动了,沿着田边的小路缓缓来到村口,似乎要前往村中的某一户人家。

    不过就在它要进入村子的时候,村口小庙里的那尊塑像的眼睛处忽然亮起了两束幽光。

    一股冰冷的邪异气息弥漫开来,鬼气森森,将这道黑影拒在村外。

    模糊不清的黑影看不到面目,但停在了村口处,周围温度骤降,似乎与村口小庙里的塑像形成了对峙。

    不知过了多久后,模糊不清的黑影选择退却,离开了这里,而后庙中的塑像也重新归于寂静,幽光消散,像是什么事也未发生过一样。

    ……

    睡梦中的秦泽自然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要寻来,结果被村子的祭灵阻隔在外面,他只知道自己的意识又一次莫名地进入识海,来到了这株老树的前面。

    识海之中一片死寂,寂静无比。

    “如果我有身体就好了。”秦泽这样想着。

    而在他的念头闪过后,一具由意识形成的身体便出现在识海当中。

    下一刻,秦泽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了。

    只不过这具由意念形成的身体与肉身并不相同,没有任何知觉,掐一下皮肉也不疼,甚至可以轻易将胳膊等一些肢体从身体上随意取下来。

    只不过他很快就放弃了这种骚操作,把胳膊重新接了回去。

    “这里就是我的识海了吗但为什么只有一片黑暗的虚无。”

    秦泽迈动脚步,漫无目的地在识海里行走着,抛去对这株老树的戒备不谈,对于自己能够清醒的出现在识海内,他的内心里还是极为开心的,这是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的。

    不过秦泽也知道,如果不是老树的原因,他是无法意识清醒的在识海当中行走的。

    识海也就是人的意识层,属于精神层次的空间,虽然很小,但也可以无限大,有数层之多,层数越深处越加神秘,秦泽也不清楚自己现在处在识海的哪一层,入眼皆是一片漆黑的虚无。

    只不过走着走着,秦泽才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一层识海似乎十分地小,随着他远离那株老树,周围便只剩下一片漆黑无比的虚无,而他就迈步在这片黑暗虚无之中。

    秦泽脸色变幻,有些担忧自己会不会被困在意识层里出不去,正当这时却发现前面亮起了蒙蒙亮光,一株孤零零的老树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再次见到这株怪异的老树,秦泽镇定了很多,仔细地观察着,看着眼前栩栩如生的老树,他很相信这个东西就藏在自己识海深处的某一层当中,绝非想象力具现化可以产生的东西。

    毕竟先前他见过的只是一副画风猎奇的地摊画而已!

    秦泽不禁猜想,如果说这株老树是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原因,为什么在第三日接触到那缕黑烟的时候才显现出来。

    “或许那缕黑烟是触发老树的契机不过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呢。”

    此刻的秦泽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守着宝库却没有钥匙的寻宝人,只能站在宝库的大门外望洋兴叹。

    “咦,这是什么”

    他不经意间抬头望向老树的上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只见在分杈的树枝上坠着一枚通体呈漆黑色的果实,一缕黑烟在果实上缭绕不断。

    “这是那缕黑烟!”

    秦泽认出了果实上缭绕的黑烟,正是之前钻进他皮肤里的古怪东西,这下心中的担忧消散不少,看来黑烟钻进他的体内后的确是被老树吸收掉了。

    而树上的果实大概就是黑烟所化的!

    只不过他还无法判断这株老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对自己是否造成威胁,树上结出的果实是干什么用的,能不能吃。

    啪!

    就在秦泽思索的时候,树上的那枚果子竟然自行脱落下来,直接砸落在下方的秦泽身上。

    秦泽当即变了脸色,想要拨开果实,然而那枚果实就像一滴溅开的墨水一般,滴落在他意识形成的身体上,迅速扩散,极短的时间内就将他的身体渲染成一片漆黑之色,仿佛与他融为了一体。

    秦泽伸开自己的手掌,漆黑如墨,一股异样的阴森气息散发出来,诡异至极。

    “啊!”

    一声惊呼响起,秦泽猛然从床榻上坐起来,额头冷汗直流,因为刚才那一幕实在太过诡异了!

    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四下张望一眼,眼前是一堵黄泥土坯墙,他已经离开识海了。

    这会儿天色已经蒙蒙亮,光线透着窗户上糊着的窗户纸映到屋子,公鸡打鸣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这不是一场梦。”

    秦泽阴沉着脸色,十分确认,老树上的那枚果实真的掉落在他的身上,融入他的体内。

    只是他现在还无法判断融入体内的那枚果实对自己产生了怎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