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无限灵药圃 > 第二十章 拜师成功
    第二十章拜师成功

    “对,弟子不远万里从西洋回来就是拜师学医的,不学成绝不会回去。”

    “好,既然如此,我就替我家老头子收了你这个弟子,望你好生学习。”喜胡氏大声的说道。

    李毅脸色尽是狂喜之色,对着喜胡氏躬身行礼道:“是,多谢师娘。”

    “德福,你先陪着李毅在一笑堂转转,你们几个,把这几个箱子给我抬到后院去。”喜胡氏继续吩咐道,说完就朝着后堂走去,同去的还有玉儿。

    看到师娘离开,李毅上前对着德福道谢道:“多谢师兄了,要不是师兄还不知道有多少挫折呢。”

    德福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道:“没事,以后我们共同作为师父的弟子,一定好好好提携哈!”

    最后说到提携二字的时候故意将语气提高了几分,李毅心中了然,笑着说道:“师弟明白。”

    有着师娘的同意,拜师的问题基本上就解决了,以喜来乐妻管严的性格,只要不是在大是大非上问题,喜来乐从来不会忤逆发妻的意愿。

    师娘带着玉儿在后院整理李毅带来的礼物,整个前堂也就是德福与另外两个称重药材的伙计罢了,这个时候李毅很自觉的跑到药柜前帮忙处理药材,自己‘前身’学医十年,俨然已经出师,虽然不能与喜来乐相比,但是绝对不比来福做的差,那熟悉的手法就是来福也看的一愣一愣的。

    半晌之后喜来乐归来,德福很自觉的上前接过喜来乐手中的药箱,而喜来乐抬头之后却是一愣,对于李毅的到来有些惊讶,尤其是李毅还在柜台前忙碌着。

    “你怎么在这里?”喜来乐疑惑的问答。

    李毅赶紧上前对着喜来乐躬身行大礼道:“李毅见过师傅。”

    喜来乐赶紧躲开,皱着眉问道:“等会,等会,我可没有同意收你为徒,感情这年后还有强迫别人做徒弟的。”

    李毅还没有说话,后堂的门帘被掀起一角,喜胡氏从中走出,趾高气昂的说道:“是我同意他徒弟的,怎么,你有意见?”

    喜来乐看了看夫人,又看了看李毅,以他的智慧又怎么会看不透李毅的这点小伎俩呢,苦笑一声,越过李毅,拉着喜胡氏道:“我的夫人哎,咱们上次不是说过了,不是不收他吗?”

    喜胡氏瞪了他一眼道:“上次是上次,我改主意,这小子还不错,有股聪明伶俐劲,适合跟你学医,我爹当年就抱怨过想要多收几个徒弟传承医术,现在不更好,就这么定了。”

    说完不待喜来乐回话就转身回到内堂,喜来乐苦笑一声紧随其后,通行的还有德福,片刻之后喜来乐走了出来,德福也是低着头给了李毅一个你自己解决的眼神。

    不用说,肯定是把李毅出卖了。

    喜来乐回来之后也不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李毅,看的李毅直发毛。

    “师傅,您不要这么看着我,弟子感觉心里发毛。”李毅苦笑道。

    “可以啊!小子,还知道迂回啊!”

    李毅赔笑道:“哪里,弟子怎敢。”

    “怎敢?还有什么你不敢的。”喜来乐怒气冲冲的说道。

    李毅赶紧从一旁的桌子上端一杯茶地上去,然后轻声说道:“师傅,弟子的确是真心学医的,只是一直拜师无门,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请师傅见谅。”

    喜来乐伸手接过茶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轻轻地抿了一口,道:“这大清医术高明者不知凡几,京城中更是名医云集,为何偏偏要来我这沧海小小的一笑堂。”

    “师傅,咱这可不是小小的一笑堂,所谓山不在高,水不在深,有您这尊大佛坐镇,谁敢说一笑堂小。”李毅谄媚道。

    “不要给我打马虎眼,说。”喜来乐瞪了李毅一眼道。

    李毅笑了笑说道:“师傅,弟子真的是来学医的,弟子本身学有医术,但奈何学艺不精,因此才要拜访名医,取得真经,至于您说的京城的名医弟子也去过,他们的确是医术高深,但奈何养尊处优,与那些达官贵人接触久了,一个个养成高高在上的习惯了,只会死守着医书,不知变通,更是看不起民间医术,却不知医术最开始也是从民间流出而来的。”

    “那民间杏林之中亦是有许多大家,为何偏偏要来我这里?”喜来乐继续问道。

    李毅沉吟片刻说道:“师傅,弟子刚开始接触医术之时,首先接触的不是医,而是德,有术而无德者更是我医家败类,弟子之前打听过了,师傅您医术高明,医德更是……”

    “停,别给我戴高帽子,”看到李毅继续夸奖喜来乐难得老脸一红,赶紧制止道:“别以为给我戴高帽就成了。”

    “嘿嘿~”

    李毅嘿嘿一笑,心中也是哑然,对于这种老姜,自己还的确是嫩,不过李毅刚刚说的的确是没错,从电影中就可以看出喜来乐的为人,记得其中有一个情节这样的,一个女子未婚先孕前来求医,祈求喜来乐给开堕胎的方子,那女子苦苦哀求,喜来乐也考虑这个时代对于女子未婚先孕的代价,最后也是开了方子,在女子前去药店取药之时,喜来乐将方子一分为二,让去两个地方取药。

    当看到这一个剧情之时李毅心中满是震撼,也许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但却体现出喜来乐的医者仁心。

    在电视剧最后一集时,女子前来报恩,却不愿告知姓名,德福最后想到是谁,却被喜来乐两个字给堵了回去。

    甭说。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让一个女子本应凄惨的一生依旧美好。

    那些救死扶伤、不畏艰险是医德,那些悲天悯人、解救世人的是医德。

    而喜来乐的这一个小小的举动依旧是医者仁心,是医德。

    “想要做我的徒弟可不是这么简单,需得通过我的考验才行。”喜来乐慢悠悠的说道。

    李毅脸色一喜,不怕你不考验,就怕你不愿意给机会。

    “师傅,您说,弟子定然能够通过考验。”李毅坚定的说道。

    看着李毅的郑重的表情,喜来乐下意识的耸了下肩,扭头朝着后堂看了一眼,随后轻声说道:“第一件事,就是去对面食为天给我卖道狮子头。”

    “啊?”

    “啊什么啊!快去。”喜来乐瞪了李毅一眼,随后起身离开。

    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李毅,一脸的苦笑的看着喜来乐的背影,还以为是什么难题呢。

    整个沧州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食为天面对着一笑堂,喜来乐惦记着这的老板娘。

    这个老板娘说的就是食为天的老板娘,赛西施。

    说起来这个赛西施也是一个可怜人,嫁了一个丈夫却是一个病秧子,为了给丈夫瞧病可谓是散尽家财,如果不是最后喜来乐出手相助的话连个棺材都买不起,赛西施的丈夫遇到喜来乐时已是病入膏肓,无力回天,虽然延了些寿命,但最后依旧撒手而去,在喜来乐的帮助下埋葬了亡夫,后来又开了这个食为天,赛西施也是个勤快人,慢慢的日子也就变得好了起来。

    而喜来乐与赛西施之间一来二去,眉来眼去,也是互生情愫,但奈何喜胡氏却是一个河东狮,喜来乐又是一个妻管严,然后两人就这么一直单着了,两人一直都明白对方的情谊,喜来乐是三天两头的往食为天跑,赛西施也是再也没有提过嫁人,明眼人都能瞧到两人之间的那点事,喜来乐又是沧州的名医,所以才会有这句,食为天面对着一笑堂,喜来乐惦记着这的老板娘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