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无限灵药圃 > 第二十五章 有杀气
    第二十五章有杀气

    “在下鲁正明见过先生。”

    对于鲁正明李毅并不想跟他扯上什么关系,准确的来说,对于整个清政府李毅都不想扯上关系。

    有句话怎么说,穿清不造反,菊花套电钻。

    李毅来到了晚清末期,造不造反已经无所谓了,清廷的龙气命运已经所剩无几,要不了多少年就会完全崩溃,李毅就算造反也不过是加速这个过程而已,而且在这方世界李毅并不会待太长的时间。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不愿意与清廷的人有瓜葛,不过此时李毅是喜来乐的弟子,也要为他考虑下。

    李毅先是拱了拱手,然后上前伸出右手,鲁正明也很自然的伸出右手与李毅轻轻一握。

    一旁的德福却是一脸的迷茫与好奇,低声对着喜来乐问道:“师傅,他们这是干嘛?”

    喜来乐也是一脸的懵逼,不过在徒弟面前却不愿丢面子,沉吟了片刻说道:“应该是西洋的一种礼节吧!”

    李毅将手放下转身笑着对喜来乐说道:“师傅,这个是西洋的一种礼节,嗯,就跟咱们的抱拳作揖是一个道理,咱们是抱拳作揖行礼,他们则是伸右手相互握一下。”

    脑回路有些放荡的德福兴奋的说道:“那要是男女也是这样握手吗?”

    李毅笑了笑说道:“不错,不过男女之间的握手也是有区别的,公共场合上一般是女士先伸手,男士去迎合,如果女士没有主动伸手的时候,男士不能主动去握女士的手,而且男女握手的时候不需全力握住整个手掌,只需握住女士的大拇指除外的四指部分即可。”

    李毅的解释并没有打消德福脑海中的念头,依旧兴奋道:“也就是说真的可以握女人的手。”

    “……”

    看到自己弟子如此的不争气,一旁的喜来乐一巴掌拍在德福的后脑勺,口中怒骂道:“不争气的东西,给我烧火去。”

    说完转身对鲁正明道:“真是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请。”

    拉着鲁正明朝着大堂走去,毕竟这后院是伙计们制药的地方,的确是不适合接客,看着鲁正明正要邀请自己,李毅赶紧接话道:“师傅,您刚刚教的东西弟子还没学会,弟子再跟德福师兄学一会。”

    对于人情处世了解的喜来乐如何看不出李毅的想法,点了点头道:“好,德福啊,你带着知远去学学膏药的其他东西。”

    “哎,师傅。”德福应声道。

    说完喜来乐拉着鲁正明朝着大厅走去。

    “喜先生,刚刚那位是您的弟子?”鲁正明道。

    喜来乐笑着说道:“的确,这个是我昨天刚收下的弟子,从西洋留学归来,不说他了,不说他了。”

    话题转移,喜来乐也看出了鲁正明对于自己这位弟子的有些好奇。

    鲁正明一脸笑意与感激的对喜来乐道:“先生您瞧,我这胳膊怎么动都不碍事了,蚌壳加上茶叶沫子就能将枪伤治好,真是神了。”

    说完还对着喜来乐竖起大拇指,毕竟作为一个官员,天天需要处理很多事情,如果不是喜来乐的方子,他不知道还要受多大罪呢。

    喜来乐却没有丝毫的自得,而是笑着说道:“好是见好,但也不过是皮肉见好,内毒还是需要清理,鲁大人,我来给您开一个方子,您回去温酒调服,理当有效。”

    鲁正明接过方子感谢道:“那就多谢先生了。”

    喜来乐摆了摆手道:“不用,治病救人本来就是我责任,来,您请坐,我来给您号号脉。”

    两人做好,一旁的小伙计很有眼力劲的赶紧递上来一个软包放在鲁正明的手腕下掂着,喜来乐右手食指中指轻轻搭上,双目微闭。

    鲁正明感叹一声说道:“我这伤啊,当时就是胡乱找了一个大夫医治,所以才一直没有见好,幸亏这次来到沧州遇到先生,不然真是后患无穷啊!先生的救命之恩在下真是没齿难忘。”

    “严重了,严重了。”喜来乐笑着说道:“我吃的就是这口行医的饭,给人瞧病是我的本分。”

    “哈哈,先生,你我也算是有缘,希望来日我们能够在京城相见。”很明显鲁正明是想要邀请喜来乐前往京城行医。

    “鲁大人说笑了,我一个乡下郎中,到了京城还不净叫人笑话了。”

    “哎,就先生这医术,到了京城那才叫大有可为,”说完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声说道:“皇上圣明,已经决议要变法了,只要是变了法,咱们爷们就得抡圆了膀子干大事情,到那时候您还愁没事可干?”

    作为一个从京城来的大官,能够透露如此消息,要是其他人早就乐的找不到北,然后对着鲁正明磕头便拜了,喜来乐却是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也就是在沧州这个地界上开这么一个一笑堂,进京我是想都不敢想啊,京城强者云集,哪里是我这么个土郎中能待得地方。”

    好似猜到了喜来乐的想法,鲁正明苦笑道:“看来我想当这个伯乐是当不了了啊,不过先生,格格的病还是希望您多多操心,靖王爷可是我的大恩人。”

    说到这里喜来乐哪里还不知道这是鲁正明为何极力想要自己去京城,拱了拱手道:“鲁大人,您有病只管来找我,进京城给格格瞧病这事您还是不说为好。”

    鲁正明叹了一口道:“京城有京城的繁华,这里有这里的安乐,看来喜先生是宁要世外桃源,不慕荣华富贵呀。”

    话刚落音,师娘喜胡氏从门外走来,手中端着一个茶托,看着气氛有些尴尬,赶紧为喜来乐开拓道:“他,他倒是想要荣华富贵,他行吗?要是真有本事,就像大人您那样在京城弄出点名堂,让我也跟着风光风光。”

    说到这里喜胡氏将茶水放在鲁正明面前口中继续说道:“不瞒您说呀,我嫁了他这么多年连京城什么样都没见过。”

    喜胡氏的话让整个大厅中的气氛为之一松,鲁正明脸色更是好转一些,笑着说道:“嫂夫人如有此意倒也不难,我在沧州的公事已完,如果先生信得过就让嫂夫人随我一起回京,等嫂夫人在京城里看够了,玩够了,我在派人把嫂夫人送回来,也算是报答先生的治病之恩。”

    “好,这个好。”听到不用自己去进程,喜来乐脸色一喜笑着说道。

    喜胡氏却有些惊喜,快速的问道:“这,这么快,这得准备准备吧!”

    “这有什么难的,带几件换洗的衣裳,备上够花销的银子不就行了呗,玉儿啊,夫人要去京城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你却准备一下去。”

    “哎,我这就去。”说完玉儿转身朝着里屋走去。

    看着速度如此之快,喜胡氏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突然间心中一阵,扭头看了看一脸喜意的喜来乐,心中的不安更加的确定了,双目中闪过一丝煞气,口中声音诺诺的问道:“老头子,看来你是挺愿意我去京城嘛!”

    有杀气!!!

    喜来乐心中一凌,这种语气自己实在听多了,都快成条件反射了,脑海中瞬间千思百转思考自己是哪里说错话了,尤其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更是要仔细思考需要如何回答:“这不是夫人想去京城玩玩嘛,只要是夫人原意的事情我当然是原意了。”

    这句话回答的中规中矩,是经过喜来乐千百次被蹂躏所形成的的经验。

    喜胡氏双眼一眯,冷笑道:“不是吧!我要是自个去了京城可就没人在家碍你的眼了,是不是?你就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吃饭就去哪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