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万界业务员 > 第三十四章 发疯
    “来来,喝点桃花粥,缓解一下身体。”李桢媳妇将桃花粥端了上来。

    “你们也真是,喝这么多酒干嘛,对身体多不好。”

    李桢摆手,“女人家的,管这些干嘛,我们高兴。”

    离杨喝了点粥,那股味道刺激的脑袋清醒,思维活跃。

    他们找到明小,被王虎热情的拉到他家,喝了几杯酒,随后李桢赶到,有了他的加入,王虎的劝酒套路一套接一套的。

    要不是离杨出身在最能喝酒的地方,更是熟知各种劝酒套路,脸皮厚的不得了,早就被灌趴下了。

    至于渔夫,离杨喝的少,他也就顺水推舟,借着离杨的借口也跟着少喝。

    醉酒误事,离杨可不想自己平白无故的就醉倒,耽误事情。

    明小呆在屋子里,没有出来,离杨还想着问些事情来着,李桢不让见,说是对他到处跑的惩罚。

    “天色晚了,喝了粥就早点休息吧。”李桢将最后一口粥喝完。

    离杨将碗放下,说道:“你们准备去祠堂?”

    李桢明显感到惊讶,“你知道了啊?”

    “昨日半夜醒来了一次,看到你们都不在,还以为出了事情,出去寻找的时候发现你们都躺在那里,那是你们村子的传统?”

    虽说已经从明小那得知,可离杨还是要问一问,确定是否真实。

    李桢没有反驳,“是的,临近祭祀的这几天,我们都会去祠堂,村长会拿出酿造的桃花酒,喝了后,我们会陷入沉睡当中,第二天更有力气干活。”

    与明小的说辞相差无二,那么李桢为何会醒来进入祠堂呢。

    “你们两个不是村子里的人,村长是不会允许参加的。”李桢还以为离杨他们想去。

    “知道,各个村子都有不同的传统,就是好奇问问,正好也困了,那你们去吧,我们去睡觉了。”离杨笑了笑。

    看到李桢和他媳妇两人带着明小就跟个没事人一样出去,丝毫不担心已经知道的他们会做什么事情。

    过了会,渔夫小声说着:“书生,我准备去一趟祠堂。”

    “为何?”

    “有些事情要确定。”看到离杨的表情,渔夫说道,“等事情忙完,我会都告诉你,现在还不行。”

    离杨点头,看着渔夫出去,打量了下,也跟着离开。

    一边跟在渔夫后面,离杨的脑海中一边思索。

    明小和李桢都不对劲,白天的时候事情发生的太多,又被无数的尸体画面冲击,没有认真考虑。

    现在仔细想想,他们两人的行为举止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差异,就像是两种人格。

    王虎说李桢的脑袋受伤,这个还可以勉强解释,那么明小呢,当时在深坑边说话的语气,并不像个小孩子,反倒是成年人的口吻。

    还有那一坑的尸体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重复,那可都是真的,而不是什么硅胶人。

    一连串的疑惑压在心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祠堂,还是之前的话语,一个个村民喝完了石桶中的水,躺了下来,不消片刻,便陷入沉睡中。

    渔夫快步进了祠堂,甚至都没有停留。

    等待了一会,不出离杨的预料,李桢醒来,也跟着进了祠堂。

    离杨这才过去,看到石桶里埋在水中的村长,只露着脸,皮肤红润,似乎越来越年轻了。

    越看,离杨觉得越眼熟,有点像是山上桃树树干上的面孔。

    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就像是扎根在心中,挥之不去。

    离杨忍着心中的惊讶,进了祠堂,这会他特意的查看了下牌位,仍旧与第一次看到的一样,并没有王虎说的他爷爷的牌位。

    书房内的布置完全一样,都没动过。

    离杨望着墙壁上的画卷,脑海中的想法再次出现,将耕作图的农人面孔,村长的面孔,桃树树干上的面孔进行重叠。

    发现他们有着惊人的相似,就像都是一个人。

    不会吧,难道村长的后代连任,亦或者是长生不死?

    桃花源记不过是个普通世界,不可能涉及到长生不死,那样直接从历史窜到玄幻了。

    他将酒坛封口打开,不论是谁在里面,被自己逮到,必须要问出他们来这的原因。

    顺着地道下去,就看到李桢站在前面。

    走过去,李桢对他的到来并没有反应,整个人就像是痴呆一般望着桃树。

    离杨这才顺着他的视线,望向老桃树,模样没变,只是根须松开,露出了一个个不知道是塑像还是真人的人。

    “这….”离杨就算是之前见到过诸多尸体堆积的画面,心里打个底,现在看到的瞬间,心脏还是剧烈的跳动了几下。

    一个个尸体跪在那,面朝桃树,围绕成一圈,可能有几十个。

    他们除了表情不同,面貌无一例外,全部一样,都是渔夫。

    怎么回事,怎么会是渔夫,如此之多。

    离杨心中很不愿意相信他们是真人,可是,以现在的水平,塑像并不能做到栩栩如生,就连恐惧的表情都雕刻出来。

    关键是,如果是真人,为何会有这么多。

    离杨的脑子有点乱,他理不清这其中的关系。

    “李桢,这到底是怎么了?”离杨摇动着李桢的身体。

    “呵呵!”李桢望向他,眼角处流下了眼泪,“我真的受够了,再也不想这么下去,给我个解脱吧。”

    “你什么意思?说明白。”

    李桢又将脑袋转向桃树,喃喃道:“没用的,一切都是既定的事实,怎么都无法打破,我们只能永远经历相同的事情,那种感觉你知道吗?”

    李桢突然暴躁了起来,力气变大,却始终无法挣脱离杨的手掌。

    “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做着自己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还要…”李桢抱着脑袋痛苦的喊叫。

    “还要干什么?”离杨感觉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啊!”突如其来的巨力让李桢挣脱开,他慌忙的顺着通道爬了上去。

    离杨赶忙追了上去,却发现已经没了踪迹,外面也没有,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这是?

    出来的时候扫了一眼,离杨敏感的觉得有些不同,当他仔细查看的时候,发现明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