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一百零六章 陈家的靠山
    日头渐趋西山,粮行的行会宅院中那颗大柳树的影子拖的好像已经无限长,树上的小鸟在众人头顶徘徊了一圈,没敢如以前那样下来找食吃,满怀幽怨地咕咕了两声,振翅飞走。</p>

    竞标结束了,最后朝廷总共得到了五十七万贯的巨款。</p>

    这个数字让所有人惊叹不已,也让所有人看向张斌时神色表情复杂到了极致。</p>

    消息已经送到皇宫,可以想见,一直对朝廷缺钱而烦恼的天子赵顼会如何的兴奋,又会如何的赏赐张斌等人。</p>

    要知道,粮食转运收卖之权的招标成功,便意味着可以废除已经变成一颗毒瘤的均输法,其他六大行当也可以采用此法,每年朝廷多出至少两百万,不,三百万贯的定项收入。</p>

    而如今大宋每年能够进入三司财库的税收不过两千万贯而已,这已经超过十分之一了。</p>

    每个人都知道,张斌又立下了大功,天子那里必然还会有封赏,而且封赏绝不会比上次大顺城立下大功差。</p>

    但张斌这个当事人,今天却一直阴沉着脸,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张斌护卫杀了人,而且杀了官人,被关在刑部死牢中的事情。</p>

    ………</p>

    ………</p>

    粮行的行会院子,属于米胖子的房间中,陈文跪在张斌的面前,张斌盯着陈文若有所思。</p>

    陈文眸中深处有着一丝希望,见左右无人,低声道:“官人,小人之前去过官人府上……”</p>

    张斌冷冷的说道:“说吧!是谁让你给我送那三万贯的。”</p>

    陈文心头一跳,但脸上却装作愕然状,道:“是小人一时糊涂,想要收买大人。”</p>

    “你不敢说吧!”张斌盯着陈文,目光犀利如刀,后者根本不敢于其对视,连忙低下头去。</p>

    “官人明鉴,小人真是没有受他人指使。”陈文低着头,咬牙说道。没办法,王雱他惹不起,不将对方说出去,王雱还可能会出手救他,若是说出去,张斌这边高兴了,但他收买三司小吏曝光的事情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位宰相和代表天子的那名太监都在,这罪行压不下来,所以还不如死扛着不说。</p>

    张斌冷笑道:“你想替那人扛着,想着他会救你,但那人说不定在想着如何杀人灭口。”</p>

    陈文脸色一变,不等他说什么,张斌袖中滑出一枚黑铁令牌,仍到陈文脚下,继续说道:“本官还有一个官职是安抚司守阙主事,你可知道这次招标,关乎到朝廷前线与西贼大战的十万大军粮草筹集之事,而你却欲破坏此事,所以本官怀疑你们陈家与西贼勾结,这是诛三族的大罪。”</p>

    “小人冤枉……”陈文神色剧变,死死的盯着那枚写着安抚司三个大字的黑铁令牌,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很快便汗如雨下。</p>

    没过多久,陈文便颤抖着身体道:“官人明鉴,小人这就说,小人全部坦白,是王相公家大衙内王雱指示小人贿赂官人的,还有龙图阁大学士司马官人指使小人串联各家粮商,欲以低价竞标,我们陈家绝无勾结西贼。”</p>

    张斌却在听了王雱的名字之后,禁不住脸色数变,虽然没有证据,但他立刻明白虎头的事情是王雱弄的,真正目的当然还是他。</p>

    陈文见张斌半天不说话,一想可能被诛三族,心中恐惧的要死,一边磕头,一边说道:“官人明鉴,我们陈家绝不可能勾结西贼,官人明鉴啊!”</p>

    “你们陈家在朝中的靠山是谁?”张斌淡淡的问道。</p>

    这个问题虽算得上隐秘,但不难打听,再加上陈文心中盼望着张斌能够看在他们靠山的基础上,放他一马,所以赶紧说道:“回禀官人,是监察御史李常,我们陈家的人经常会帮他打探一些消息,他用这些消息弹劾其他官人。”</p>

    “李常……”这个结果让张斌有些意外,但细细一想,逻辑上也没有错,朝中的御史想要获得功绩,体现存在感,增加名望,便要不停的弹劾官员、勋贵,乃至后宫。</p>

    当然官品越高,身份越尊贵,他们的收获就会越大,而要弹劾这些人必须要拿出一些真材实料出来,可以这些人的身份,能够被弹劾的事情自然是不好打探的,想来每个御史后面都有类似陈家这样上不上台面的势力,即使混的最差御史,估计在民间都有几个花钱雇的线人吧!</p>

    “御史虽然清贵,但你也应该清楚,以李常的身份,现在恨不得你们陈家的人立刻死得一干二净,好和你们撇干净关系。”张斌淡淡的说道。</p>

    “官人目光如炬……”陈文一脸苦涩的拍着马屁,显然他也想到了这种可能,而且他也看出来了,张斌和那李常没有什么交情,也不可能看在李常的面子上放他一马。</p>

    张斌盯着陈文,突然说道:“听说你们陈家与漕帮关系很深,这也是那李常要找你们打探一些消息的原因吧?”</p>

    陈文把不准张斌什么意思,但此时却不敢有半点隐瞒,连忙道:“回禀官人,小人的弟弟陈武是漕帮的副帮主。”</p>

    张斌目光一闪,道:“我会把你关在安抚司密牢中,至于你能不能再见生天,你们陈家能不能证明自己清白,就让你弟弟陈武来见我吧!”</p>

    ………</p>

    ………</p>

    半天后,张斌自家宅子中,陈文的弟弟,陈武又跪在了张斌眼前。</p>

    “官人,小人可以动用一切力量帮官人做事,可问题是小人如何相信官人所说的话。”陈武虽然跪着,但是并不显得怯懦,貌似有什么依仗,或者说有其他想法。</p>

    张斌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武,道:“就这半天时间,你便已经去找了王雱,求他救你大哥,这便是你的依仗。”</p>

    “官人所言,小人不明白。”陈武瞳孔微缩,强忍着脸色看似没有什么变化,但在张斌的眼神之下,不敢对视,低下了头去。</p>

    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年轻的官人眼睛如此毒辣,自己一说话便被对方看出了自以为隐藏很深的东西。</p>

    张斌不等他说话,又说道:“你的城府和演技比起你大哥差远了,特别是见识更是差了太多。所以你也不要想着你哥哥死了,你就可以成为新的陈家之主。因为你大哥被定为私通西贼的死囚,陈家上下所有族人都会下狱。”</p>

    陈武这一次脸色终于变了,而且变得很难看,很恐慌。</p>

    ps:最近推荐票减少了,心中感觉很恐慌,总感觉是不是什么地方写的不合适,请大家指出来。若是感觉还好,希望能够投推荐票支持和鼓励,或者留言评价,虎郎感激不尽————</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