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恐怖的犯人
    和后世新官上任时一样,韩子明召集安抚司下属四个部司使开会,与张斌这个司参军事见面。</p>

    议事厅中,韩子明简单介绍过之后,张斌站起来对四名神色各异的部使拱手对礼,笑道:“在下初来乍到,以后还请四位部使多多关照。”</p>

    但四位部使却无动于衷,就这样或冷漠,或漠然的看着张斌。</p>

    安抚司议事厅中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张斌眼睛眯了起来,他却是没有想到这四位比自己低了一级的部使竟然对自己如此无礼。</p>

    韩子明轻咳一声,喝道:“尔等还不拜见司参军事。”</p>

    四位部使这才站起来,非常敷衍的冲张斌抱拳,零零散散的说道:“拜见司参军事。”</p>

    张斌看着四人年龄都在四十岁以上,心想莫不是自己太年轻,这四个心中不服。</p>

    这时,韩子明在一旁毫不顾忌的说道:“子玉,这四个老锤子在部使位置上最短的一个都干了七年了,这一次我好不容易将司参军事位置腾开,结果没他们的份,所以心中有所不岔,你也不要放在心上。”</p>

    张斌心中恍然,笑道:“副司使严重了,下官怎么会将此事放在心上。”</p>

    韩子明又对四位部使喝道:“尔等四人也不要有怨言,子玉接任本官的位置,成为我安抚司司参军事,这是天子的旨意,可并非相公之意。”</p>

    张斌听了这话,神色平静,但心中却是凛然,韩子明说这话丝毫不遮掩,分明是给这四个部使说,要怪就怪皇帝赵顼,不要怪宰相韩琦。</p>

    四位部使互视一眼,站起向韩子明躬身齐声道:“副司使赎罪,我等自当遵从天子旨意。”</p>

    ……</p>

    ……</p>

    与四位部使见面不是很愉快,算是不欢而散,不过韩子明很是热心,亲自陪着张斌参观和介绍安抚司衙门。</p>

    “子玉你刚来,还要准备明年的科举考试,事太多也忙不过来,便主管刑讯囚敌这一块吧!其他事情你便不用管了!”韩子明带着张斌参观安抚司监牢时,突然笑着说道。</p>

    安抚司下面一共分成了四个部司,分别负责后勤装备、军情打探、情报归拢分析、刑讯囚敌这四个方面事情,各有一名部使掌控,其中就属刑讯囚敌权力最小,不管装备和钱物,也没有什么人手。</p>

    张斌心中暗骂不已,但脸上却笑容更甚,道:“副司使所言极是,下官的确忙不过来,便依副司使所言,我先管着这刑讯囚敌之事就行了。”</p>

    韩子明给旁边负责刑讯囚敌的部司使一个眼色,后者也拱手道:“下官随时听侯司参军事的调遣。”</p>

    张斌禁不住心中暗骂道:“调遣个毛,管囚犯的,我有啥好调遣的。”</p>

    心中虽然不满,但张斌还是跟着那名部司使进了囚牢去视察,而韩子明却不愿意进这种肮脏之地,找了理由在外面喝茶等着。</p>

    和刑部大牢一样都是地牢,不过相比张斌去过的刑部大牢,安抚司的囚牢更加隐秘,甚至若不是那部司使带路,张斌一时间都未必能够找得到入口,而且这地牢防守更加森严。</p>

    张斌吩咐李四娃带着五名老兵在外面等候,他带着蛇奴跟着那名部司使进了地牢。</p>

    同样的污秽肮脏,空气同样恶臭无比,怪不得韩子明不愿意进来,即使是那部司使若不是张斌要进来,也也绝不会进来的,这从他难看的脸色便能看得出来。</p>

    牢里面就六七个犯人,被这种环境和每日吊着命的丁点食物折磨的奄奄一息,众人进来也只是躺在地上漠然绝望看着,既不吼叫,也不动弹。</p>

    张斌懒得问这些犯人的来历,无非就是辽国或者西夏的暗谍之类的人。</p>

    但路过其中一个监牢时,他心中却是莫名的一跳,因为这监牢中竟然隐隐传来一种莫名的寒冷气息。</p>

    张斌蹙着眉头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那监牢中的犯人,他注意到其它监牢中的六个犯人脸上竟然流露出极为浓郁的期待之色。</p>

    张斌没有多想,心想多半是这个犯人得罪了其他犯人,其他犯人盼望着他们收拾这个犯人。</p>

    这个监牢中的犯人是背着他们侧躺着的,此时听到有人停在了自己所在监牢外面,以一种蜗牛般的速度缓缓转过身。</p>

    下一刻,看清这犯人的身体面容,张斌心中一寒,脸色大变。</p>

    因为他怀疑自己看见的已经不是一个人,或者说不是一个活人。</p>

    这个犯人看起来很老,头发一片雪白,但好像还有几颗牙齿。</p>

    这个犯人很矮,不到五尺。</p>

    这个犯人很瘦,瘦到胸腹下塌,四肢细如柴枝,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肌肉与脂肪,嶙峋的骨头外面包着一层薄薄的皮。</p>

    那脸型让他立刻想起了一种人类最厌烦的动物——老鼠。</p>

    没错,此人的那张脸只能用尖嘴鼠腮四个字来形容,长得简直太像老鼠了。</p>

    还有那深陷的眼窝看上去就像两个黑洞,再加上他的瞳孔竟然是淡绿色的,甚至隐隐有绿光闪烁,整体给人的感觉恐怖到了极点。</p>

    这年头犯人可没有什么囚服,这个犯人全身上下就穿着一件羊皮缝制的奇怪衣服,却早已破烂如缕,丝丝絮絮般挂在身上。</p>

    除了那些薄紧已经丧失弹性光泽,包着骨头的皮肤,此人简直就是一个骨头架子,张斌甚至怀疑若是将此人扔到一堆尸骨中,或者此人闭上眼睛,一支不动,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个活人。</p>

    突然在这监牢里面看见这样一个似鬼似鼠一般的人,这幅画面诡异到了极点,也恐怖到了极致。</p>

    即使是张斌的心境,都禁不住心神狂跳,本能的向后退了三步。</p>

    而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那部司使和几名狱卒早已经退到了四五米之外,有些恐惧的看着牢房中的犯人,牢房铁栏之前只剩下他和一脸警惕的蛇奴。</p>

    “杀了他,他是老鼠变的,赶紧杀了他啊!他是老鼠精,他是怪物……”突然,这个监牢对面监牢中的犯人大声嘶吼起来,脸上充满了极致的恐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