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丢人现眼
    “听说以往宋人对我们辽使极为优待,东京城各个正店都会挑选女人来伺候我们,我都已经迫不及待将宋国女人压在胯下,想品尝那美妙的味道了。”耶律石武的嘴脸比萧禧更加讨厌。

    萧禧微微皱眉,对耶律石武粗鲁的做派有些反感。

    辽国如今同样以天朝自居,文化、礼仪和朝廷机构设置方面都学习大宋,而他萧禧能够出使大宋,其中一个原因便是精通汉人文化和礼仪,虽然对一些东西嗤之以鼻,但却也和国内很多契丹贵族一样,喜欢上了汉人世家贵族的做派。

    不过反感归反感,萧禧为人深沉,面上却没有表露丝毫。

    反而是耶律石武对于萧禧在一些方面越来越像汉人,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了不喜之意。

    ………

    ………

    张斌抓紧时间,埋首于公案之上,和蛇奴一起对安抚司中关于辽国最近的军情,以及辽使萧禧和副使耶律石武的个人情况反复研究分析,寻找对方的破绽。

    “辽人与宋朝崇文抑文刚好相反,辽人崇尚武力,武将的身份地位远高于文官,那耶律石武是武将出身,而且在辽国颇有军功,按照安抚司的情报来看,此人颇为自负,且行事狂妄残忍,喜好女色,而萧禧在辽国以辨才和精通宋朝文化被重用,虽然比耶律石武官职要高,但却正是耶律石武这样的辽国武将最为看不起的人物。”张斌隐隐有了一个方向,但很多事情计划不如变化,还要看随机应变,有时候机会稍纵即逝。

    蛇奴若有所思,道:“公子是想在萧禧和耶律石武之间弄一些事情出来?”

    张斌赞赏道:“不错,不过具体情况还要等见了这两人之后再说。”

    顿了一下,张斌又想起一事,笑道:“毒鼠这老头果然厉害,我按照他所说,在那鼠尾草粉中加入那孔雀花的汁液,然后弄成药丸,特意找人试过了,药性竟然不再那般激烈,但却胜在持久和累积,这一次能否成事,或许这药丸的作用很大。”

    蛇奴道:“公子放心,昨日公子已经给礼宾院那边吩咐过,从今晚上接风宴开始,辽国使团的吃食便由我负责。”

    两人正在安抚司的司参军事公房中商议,李四娃忽然来报:“公子,鸿胪寺派人过来,说是辽国使团一个时辰后到达十里亭。”

    ………

    ………

    张斌不敢怠慢,立刻带着虎头、蛇奴和李四娃等四名护卫赶往十里亭。

    张斌到的时候,枢密使吕公弼和鸿胪寺的一干人也刚刚赶来,张斌过去与吕公弼等人见过礼,来不及寒暄,辽国使团一干人便来了。

    吕公弼毕竟是枢密使,官职比萧禧高了好几级,屈尊来迎他这个辽国使者,也是因为宋国处于弱势,所以互相见礼的时候萧禧并没有多少倨傲,倒也算是有礼有节。

    张斌一边听着吕公弼与萧禧二人虚伪的对话,一边暗自观察萧禧和其身边副使耶律石武的神色表情,待看到耶律石武脸上不耐烦之色后,会心一笑。

    耶律石武的自负性格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吕公弼与萧禧该说的废话都说完之后,便道:“大使一路南下车马劳顿,还请随本宫入东京城,本官已经让人备了酒席和歌舞,待大使一行洗尘之后,我等在席间再畅聊不迟。”

    萧禧微微一笑,正要礼貌回话,不料耶律石武抢在前面,说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入城,我等早就想品尝一下宋国美食和领略一下东京女子的风姿。”

    萧禧顿时眉头一皱,眸中闪过一抹恼怒,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吕公弼看了一眼耶律石武,笑道:“保证不让副使失望。”

    然后转身对张斌吩咐道:“张斌,你是陛下亲封的馆伴使,这些天要招待好客人。”

    “枢密使放心,下官定会让客人满意。”张斌笑着答应,然后特意半转身体,让萧禧刚好能够注意到他眸中的神色,适时说道:“两位大使有什么要求,可随时给在下说。”

    说话的时候,张斌眸中闪过一抹的讥讽,刚好被萧禧捕捉到了。

    萧禧听到张斌说“两位大使’,禁不住眉头又是一皱,而看到张斌眸中那抹一闪而逝的讥讽后,心中便有些恼怒。

    这恼怒更多的自然是针对耶律石武,禁不住暗骂:“耶律石武这个蠢货,简直是丢人现眼。”

    …………

    …………

    晚上,宋国准备丰盛的接风宴上,吕公弼继续与萧禧说一些虚伪的对话,不过相比白天刚见面时,两人之间此时多了一些试探。

    今晚上按照惯例不会涉及公事,因为辽使代表的是辽国皇帝,明天要面见大宋天子赵顼,他说的话或者递交的国书只能给赵顼。

    主座席的左侧,是张斌陪着辽国副使耶律石武,也在说一些貌似是废话的废话。

    耶律石武白天在十里亭没有说谎,的确是向往大宋美食,吃得很嗨,吃饭声音也有些大,时不时的还赞赏几声,嗓门又大,特别是张斌一边介绍美食,一边评鉴一下场中跳舞的美女,低声细语间,有意无意的妙语连珠,引发耶律石武豪爽的大笑声,频频惹来萧禧不满和恼怒的目光。

    萧禧往耶律石武方向看的次数多了,萧禧旁边的吕公弼便也发现了这一点,想起白天张斌特意提到“两个大使”的称呼,看了一眼张斌,心中禁不住暗自赞赏,心想张斌此子手段不凡,这是想要离间辽国正副使之间的关系,然后想办法打问辽国的底线。

    “陛下让此子担任馆伴使倒是英明。”

    “韩琦昨天还给我特意交待,让我看着张斌,担心此子年轻,会整出事来,现在一看,此子行事老辣稳重,却是韩琦多虑了。”

    吕公弼一边继续和萧禧废话,一边心中禁不住暗忖不已。

    今晚上安排给辽使的侍寝女子都是肉妓,不存在强迫的问题,而且事后朝廷这边对这些女子都有奖励补偿。

    至于舞女歌姬,辽人毕竟刚刚来,今晚上又是接风洗尘之宴,辽人也以天朝自居,还是要讲究一下脸面,能够克制,不存在歌姬和舞女被辽人强迫的事情。

    但是到了后面,时间一长,辽人本性暴露,只要是进了辽人在礼宾院住处的女子,都会被当成是他们的玩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