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五十章 你是魔鬼(求收藏,求推荐票。)
    之前给那王员外低语的家丁恨恨的看了一眼蛇奴,喝道:“撤退。”</p>

    话音未落,他便丢下蛇奴和数具尸体,带着十名身形矫健的家丁向巷子另一头逃去,另有七八名家丁一脸惊慌的护着那王员外却是被拉到了后面。</p>

    “嗖”的一声,张斌一箭射出,王员外惨叫一声,大腿中箭倒地,有这一耽误,王员外连同七名家丁被官差活捉。</p>

    刘县尉见如此轻易便活捉了八名贼人,精神大振,带人追出了巷外。</p>

    黄麻子带着七名老兵却没有去追人,而是围在了疯狂对着空气挥动兵器的蛇奴身边,一时间根本难以近身。</p>

    张斌这才发现,这蛇奴武技颇为厉害,手中抢来的一把刀挥动如风,身形竟然还蛇一般诡异扭动,滑溜异常,刚才在那些人围攻之下只是受了轻伤。</p>

    “黄麻子,你们不要近身,等她力竭。”张斌喝道。</p>

    ……</p>

    ……</p>

    足足大半个时辰之后,对着空气厮杀个不停的蛇奴累的脱力,倒在了地上,被黄麻子带人绑了,又装进了马车中。</p>

    张斌也不等那刘县尉回来,便上了载有蛇奴的马车,并吩咐众人向驿馆行去。</p>

    此时鼠尾草的药性已经过去,蛇奴已经恢复正常。</p>

    张斌进了马车,发现这一路上一直对他冷眼相对,似乎毫无畏惧的蛇奴此时看着他时,神色中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惊恐,被绑着手脚的身体甚至本能的往车厢一角缩去。</p>

    显然,刚才她虽然失控发疯,但事后记忆还在。</p>

    张斌这种诡异恐怖的手段,吓到了这个经过一定专业训练的女密谍。</p>

    张斌露出冷酷的笑容,抓住她的下巴,盯住她的美眸,漠然道:“怎么,终于害怕了。”</p>

    蛇奴眼眸中有着怨毒和惊恐,咬牙道:“你个魔鬼,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p>

    张斌笑道:“对你做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今已经背叛了夏国,成为了我的人。”</p>

    蛇奴浑身一震,眸中多了一抹迷茫,但嘴上却道:“你个魔鬼,你杀了我吧!”</p>

    “夏国密谍司如你这样的女密谍还有不少,而且个个都是姿色艳丽的女子,你们都是从小被他们训练出来的工具,但是样貌漂亮的女子始终是少数,而夏国密谍司不可能找到这么多既长得漂亮又是孤儿的女孩,所以你们其实并非是天生的孤儿,而是有人让你们变成了孤儿。”张斌幽幽的说道,并没有用什么劝说和诱导的语气,但更让人感觉他在陈述一种事实。</p>

    张斌知道,要想真正的将此女策反,变成自己的人,首先要击溃对方心里所坚信的东西,让其心生迷茫和怀疑,最终让她对之前所效忠的对象产生仇恨。</p>

    但张斌知道,这种事情过犹不及,每次说的话,每一次对其心灵上的敲打都要适可而止,否则就会适得其反。</p>

    所以张斌说完这些话之后,便停了下来,且暗暗盯着神色变幻不停的蛇奴,看她会有什么反应。</p>

    ………</p>

    ………</p>

    “官人,长安县的县尉求见。”</p>

    京兆府的驿馆规模是县镇上驿馆十数倍不止,张斌得益于韩绛亲自签署通行文书,也分了一个独立小院,只是不等张斌品尝驿馆提供的一桌酒菜,便有不速之客登门。</p>

    “这姓刘的县尉倒是来的很快。”张斌听了驿吏禀报之后,笑道:“让他进来吧!”</p>

    ……</p>

    刘县尉谄媚着脸进屋给张斌行礼时,他身后两名仆从抬着一个体积不大,但重量不轻的箱子放到了一边屋角。</p>

    “刘县尉这是何意?”张斌指着箱子,眯着眼睛,故作一脸讶异的问道。</p>

    “张参议,之前在下被贼人蒙蔽,险些酿成大错,在下这是赔礼道歉来了,还请张参议笑纳。”张斌如今还没有官身,这刘县尉可是京兆府下辖的长安赤县的副官,有着从七品官身,但此时姿态放得很低。</p>

    有人上门送礼,而且看样子礼还不轻,张斌顿时笑容满面,热情邀请刘县尉坐下,又让竹娘上了茶水,这才说道:“看刘县尉也是明白人,不知为何会被西贼蒙蔽。”</p>

    刘县尉顿时一脸暗恨,道:“那王员外是本县有名的豪绅,平时与在下素有交情,他上衙门报案,说是闺女被贼人劫掠,并在街头找到了贼人,所以才有后面的事情。”</p>

    张斌点了点头,这与他猜想的差不多,但这却不是他想要听到的消息。</p>

    这刘县尉也是知情趣的人,一看张斌的脸色,便赶紧接着说道:“不瞒张参议,在下刚来之前已经让人严刑拷打那王员外,他也是被西贼蒙骗。”</p>

    张斌一听,便对这件事情不再感兴趣,即使这刘县尉有所隐瞒,也无关紧要,道:“刘县尉放心,今日之事我权当没有发生。”</p>

    刘县尉一听,顿时大喜道:“多谢张参议,多谢张参议。”</p>

    ……</p>

    ……</p>

    张斌在京兆府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便继续赶路,不过不再将蛇奴绑成那羞人的姿势,而是找那刘县尉借了脚镣将其双脚分开拷住,并且不再乘坐马车,让其骑马而行。</p>

    而且张斌特意让蛇奴梳洗过,换上漂亮的襦裙,纱罗之下,隐隐透出肉色如玉,抹胸之上更是露出一片波澜起伏的雪白。</p>

    不比竹娘这个黄毛丫头,蛇奴已经二十一岁,身体该长开的地方也都长开了,不仅脸蛋明艳动人,臀圆胸挺的身姿更是充满了诱人韵味,惹得张斌和八名老兵频频回头看个不停,即使是虎头都呆呆的盯着,还流下了恶心的口水。</p>

    马背上装上侧鞍,蛇奴身手高明,带着脚镣乘马,只要不快马奔驰,也能正常赶路,而且张斌特意找来长裙将脚链遮掩。</p>

    蛇奴自然明白张斌此举的深意,想想暗中盯着张斌一行的夏国密谍司的同伴看见她与张斌骑马同行,只会进一步坐实她背叛夏国的事实。</p>

    只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相比昨天她一心求死,此时的心态已经不知不觉发生了一些变化,虽然还没有生出投靠张斌的心思,但却对夏国密谍司有了一股莫名的仇恨和厌恶之意。</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