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根深蒂固的畏惧
    这些辽国使团成员的呼喊让耶律石武恢复了一丝理智,有了犹豫,但还挂在耶律石武身上的苏芊芊哭着说道:“将军,他要杀了奴家,还要杀了将军,将军要是放了他,他立刻就会杀了奴家和将军。”

    耶律石武一听,那丝理智便又消散了,手中的劲又变大了,苏芊芊见那些辽人还想说什么,八爪鱼般爬在耶律石武身上,小嘴放在其耳边,哭泣道:“将军快杀了他,奴家这一辈子都是将军的女奴。”

    苏芊芊的这些柔情似蜜般的话语落在耶律石武耳中,仿佛一种神秘咒语一般,耶律石武本能的手上一用劲,咔嚓一声,萧禧的咽喉被捏断了。

    看着萧禧的脑袋歪了下去,耶律石武一个激灵,将萧禧尸体仍在地上,心底深处对辽主的恐惧让他理智再次占得上风,浑身汗如雨下,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大使,大使……”

    一众辽国使团成员跑了过来。

    苏芊芊却趁着耶律石武发傻的当口,从其身上滑下来,悄悄的钻入旁边看热闹的樊楼人群中,从侧门钻了进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

    ………

    “张斌,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段,让萧禧和耶律石武之间交恶,老夫相信,但让他们互相残杀,而且是大庭广众之下,且当着各国之人面前互杀,老夫绝不相信。”

    皇宫,崇政殿中,张斌虽然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但是上到天子赵顼,下到几名两府重臣,都表示怀疑。文彦博更是出言驳斥。

    张斌一脸的忐忑不安,认真说道:“下官刚细细想了一下,文相公说的话果然有理。”

    文彦博:“………”

    强忍下心中突然冒出来的邪火,文彦博厉声呵斥道:“张斌,若是不能让耶律石武杀死萧禧,你这离间之计不但没有半点用处,反而彻底惹怒那萧禧,越加不好谈判,给朝廷和陛下带来天大的麻烦,若真是这样,依老夫来看,你还是北上去真定府,到战场上抵御辽军入侵赎罪去……”

    不等文彦博将话说完,突然殿外传来急促的跑动声,很快一名内侍便跑了进来,禀报道:“陛下,樊楼传来消息,辽国大使萧禧因为一个女子,与副使耶律石武起了激烈的冲突,被耶律石使给当众杀了,耶律石武也受了伤。”

    除了张斌微微松了一口气之外,全场一片石化,最后目光都投注在了张斌身上,一脸震惊和难以置信。

    张斌却对脸色涨红,犹如吃了苍蝇一般的文彦博微笑着拱了拱手,接着对方刚才说的话,道:“文相公言之有理,下官也感觉让两位辽使犹如两个泼皮一般互相拼杀不现实,但是自古以来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可也不少,比如那董卓和吕布,这二位也是汉末三国时期枭雄般人物,还不是做了蠢事。”

    文彦博脸上的表情已经不止是吃了苍蝇那般难看,更多的是被重重打脸的尴尬和羞恼。

    众人闻言,顿时一脸恍然大悟,赵顼更是惊喜交加的大声道:“张斌,原来你不止是离间之计,还用了美人计,你做的很好,朕没有看错你,如今辽国副使杀了正使,又是在各国…各国友人和辽国使团众人面前,这等丑事辽人想要赖在我大宋身上都不可能,不但辽人的威逼谈判难以继续下去,还替朕出了口恶气,此事朕定要重赏你。”

    “多谢陛下赞誉,替陛下分忧是为臣者应该做的。”张斌谦虚道。

    不等赵顼说什么,吕公弼却已经抢先笑道:“张斌,老夫听说你身边有两个一大一小侍女,姿容都堪称是绝色,莫非是为了朝廷之事,贡献出了自己的侍女。”

    王安石点了点头,也是欣喜道:“虽然手段下作了一些,但两国为敌,辽人又这般无耻,用一两个侍女便可让两位辽使互相残杀,直接断了辽人威逼谈判的路子,这的确是可行之策。”

    张斌见王安石也这般说,且对其口中侍女的后果没有半点相问和担忧,也不想想这种事情中担负美人计的女子很可能会被杀死泄愤。

    “王安石或许伟大,人品道德也值得人敬重,但其三观毕竟受时代限制,在其眼中,牺牲个把侍女,成就国家大事实在是太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张斌心中暗自感慨不已。

    王安石突然大声说道:“陛下,微臣以为,我大宋可效仿汉武帝驱离龟乌国使团旧事,以辽国使团内讧不端为由,驱离其离境。

    “驱离?这……”赵顼微微皱眉,有些犹豫。

    “陛下,万万不可将辽国使团驱离。”文彦博肃然说道。

    王安石怒视看向文彦博,后者道:“陛下,京城这边辽人与我大宋谈判之事已经难以继续下去,但辽人还会派第二个使臣过来,而且张斌设计让辽人副使杀了正使,此事辽人固然难以赖在我大宋头上,但辽人若是恼羞成怒,直接发兵来犯也不是不可能。”

    赵顼脸上的欣喜之意顿时荡然无存,再次阴云密布,惶恐道:“若是辽人大军来犯,北方边军难以抵挡,这如何是好。”

    吕公弼的脸上重新充满了担忧,韩琦神色中重新有了凝重之色,就连王安石也是一片肃然。

    张斌暗叹,大宋君臣对辽人的恐惧和畏惧已经深到骨子里面,即使是王安石这等强硬派也只是因为一种气节在撑着,但在心底深处依然认为大宋根本不是辽国的对手。

    掌控着大宋的天子和两府重臣若是在战争还没有开始之前,便已经信心不足,甚至已经认定会败,具体打的过程中,前线的将士必然会受到后方朝廷的各种指手画脚,从而非常恶心的影响到前方战事,最终导致前方将士在与辽人打的过程中缩手缩脚不说,还会严重影响士气,无形中却是让大宋军队战力削弱了几分。

    要改变这种情况,唯有和对付西夏一样,打上两次大的胜仗,才能改变大宋君臣,大宋百姓,从上到下的看法,祛除畏辽之心。

    而且,不将辽国打疼了,以后这种威逼敲诈,割地增加岁币的事情会没完没了。

    事实上,历史上也的确如此,辽人国内钱粮不够用了,便打南边宋国的主意,而且每次基本上都能够轻易成功。

    “陛下,臣请命前往真定府,为抵御辽人出力。”张斌突然躬身大声说道,一脸大义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