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这就是神物?
    脚步声的主人身影还没有出现,便听到太监尖锐的声音,而且是赵顼最信任的内侍太监李舜举的声音,他声音中透着欣喜若狂:“真定府捷报!真定府捷报,监军张斌劫烧辽贼粮草,断了辽贼粮道。”

    殿中的大宋君臣腾的一下全部站了起来,浑身一震之后,无不欣喜若狂,辽国使者两眼圆睁,难以置信地转身望着冲进殿中的李舜举。

    刚才已经愤怒到极致,屈辱到极致的赵顼甚至都顾不得天子仪态了,直接从龙塌上跑了下来,不等李舜举进一步细报,便一把夺去了李舜举手中的密报。

    李舜举将密报给了赵顼之后,后者虽然已经打开看了起来,但他继续履行职责,大声禀报道:“监军张斌通过安抚司密报渠道,从辽人大同府境内送来八百里捷报,熙宁三年,十一月二十一,监军张斌率领三千精兵,在偷袭灭了辽人四个部落之后,冒着暴风雪,在太行山中潜行七日,找到辽人粮道,劫杀辽人粮队,斩杀辽军两千,烧毁辽人五百多车粮草,断了辽人的粮道,辽人在真定府分兵在即!”

    “哈哈哈哈………”此时赵顼也看完了密报内容,脸上的欣喜若狂难以掩饰,更顾不上天子威仪,直接仰天哈哈大笑,刚才心中的怒火和屈辱瞬间消散,此时此刻对张斌的感激已经用语言难以描述。

    韩琦、王安石和吕公弼同样一脸欣喜之极,心头那片压着人喘不过气的阴云消散大半,刚才还阴沉的大殿,此时犹如春风化冻,万物复苏般变得明亮和煦。

    满殿笑声中,赵顼转过身,阴森的目光注视着辽国使者,喝道:“贵国水头城还在我大宋手中,粮道又被我大宋奇兵截断,即使只是截断一时,也可让贵国在真定府的大军军心动摇,且不得不分兵。尔等豺狼之心,竟然还敢派使者到朕面前威逼敲诈,行勒索之事。”

    辽国使者如遭雷殛,震惊地看着赵顼手中的捷报,摇着头,失声道:“这不可能!我大辽任何一支粮队都至少有两千人护送,什么时候你们区区三千人便可灭了我们两千大辽勇士了?”

    韩琦此时也刚刚看过赵顼递过来的捷报,冷笑道:“我大宋占了尔等水头城,贵国四万人马未能攻下水头城,还几乎全军覆没,这事尔等难道还死不承认。”

    辽国使者脸色一白,一时讪讪无言,说不出话来。

    赵顼突然冷喝道:“来人,将这讨厌的辽人给朕轰出皇宫。”

    赵顼很想让人砍了这个辽使的脑袋,至少也要打一顿板子,但最终还是没敢这样做。

    让人将辽使轰出去,已经是赵顼眼下能够做到的极致,而且赵顼对捷报内容的一些真实程度也有所怀疑,对其中提到神兵宝物更是好奇之极,恨不得现在就去看看,但碍于辽国使者在这里,便没有提这事。

    …………

    …………

    轰走了辽使,赵顼、王安石、韩琦和吕公弼匆匆离开崇政殿,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来到了皇宫侍卫平时用来训练的西训场。

    数百名大内侍卫将一张桌案围着,而桌案上摆着一个做工看起来很普通,且上面还有些污垢的炸药包,旁边站着一名缺了半个耳朵的汉子,一脸疲惫和风尘仆仆。

    这名汉子正是张斌身边最早的八名老兵护卫中最年轻的韩虎,由他和安抚司的一些密探一起,耗时大半个月,才将这个炸药包千里迢迢从辽国水头城送到东京城。

    韩虎见到大宋天子和几名宰相,早已垂着头大礼参拜,紧张和激动的大气都不敢喘。

    赵顼和王安石、韩琦、吕公弼带着强烈的好奇性和无比的兴奋期待而来,如今却只看到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炸药包,顿时一脸狐疑,脸上布满了失望。

    赵顼盯着这上面有着污垢的炸药包,怀疑道:“就是这个东西攻下了水头城,又帮助张斌和折克柔守住了水头城,还灭杀了辽人四万大军不说,最近又帮着张斌劫烧了辽人的粮草,断了辽人的粮道?”

    韩虎不敢怠慢,有些紧张的连忙说道:“回禀陛下,正是此神物。”

    赵顼依然不太相信,皱了皱眉,避开炸药包上面的污垢,伸手摸了摸,还捏了一下,甚至低头闻了一下,喃喃自语道:“这是神物,朕怎么就看不出来。”

    韩虎这些天一直跟在张斌身边,岂能不知道这东西的厉害,立刻提醒道:“陛下小心,这神物非常恐怖,当日我大军在不到半个时辰便攻下水头城,便是利用此物直接将水头城的城门连同城楼炸塌了。”

    赵顼见韩虎说的肃然凝重,终于相信了几分,最终点了点头,道:“想来这等关乎我大宋江山社稷的大事,张斌这小子还不敢欺骗朕,你现在就给朕演示一下,朕亲自见识一番。”

    “小人遵旨。”韩虎答应一声,便抱起炸药包跑了。

    赵顼、王安石、韩琦和吕公弼看着韩虎抱着炸药包跑到足足两百多步外还不停下,还继续往远处跑,一脸懵逼的同时,眉头皱了起来。

    吕公弼呵斥道:“你跑那么远,陛下岂能看清楚。”

    韩虎站在三百多步外,躬身喊道:“吕相公,太近了不安全,小人担心吓到陛下和几位相公。”

    赵顼有些不满的挥手道:“无妨,你只要在安全的范围之内演示便可。”

    “小人遵旨。”韩虎一边躬身答应着,一边想了想安全距离,又往回走了一百多步,大概在一百五十步的位置停了下来。

    犹豫了一下,韩虎提醒道:“陛下,几位相公,这个神物爆炸的时候声响很大,请陛下和几位相公捂住耳朵。”

    赵顼越加不耐烦,王安石呵斥道:“陛下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岂能这般娇弱,我等虽然是文官,但你也不用担心,休要再耽误时间,赶紧演示神物的功效。”

    韩虎见宰相发火,皇帝不喜,不敢再说任何话,立刻用提前准备好的火把将炸药包的引线点上火,然后拼尽全力往远处空地上抛仍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