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都傻掉了
    “轰!”

    皇宫西院,一声巨响,地动山摇,传遍了整个皇宫,乃至小半个开封城的百姓都听见了。

    赵顼、王安石、韩琦和吕公弼心神摇撼,脸色一变,一大群侍卫早已大惊失色,拔出刀将天子和几位相公团团护在中间。

    远处,后宫方向,隐隐不少宫女和嫔妃们的尖叫声传来。

    跟在天子而来的宦官太监中有不少胆子小的,同样吓得尖叫不已,身体踉跄,差点没跌倒在地上,甚至一阵狼奔豕突。

    而爆炸现场在惊叫之后却变得一片寂静,因为所有人都看着同一个地方——那个在瞬间多出来的大坑,然后目瞪口呆。

    韩琦六十多岁了,三朝宰相,扶持两位皇帝坐上皇位,经历过了太多太多的大事,自认为天下间再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他失态。

    但此时他失态了,他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流露出瞠目结舌的表情是什么时候,但他此时彻底的呆住了。

    “这……果然是神物……”韩琦喃喃自语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张斌那年轻的身影,特别是那双明亮深邃的眼睛,“或许这一次只要张斌活着从辽国回来,我便应该将怡怡嫁给张斌这小子………”

    王安石一脸的不可思议,因为眼前这样的场景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认知,在他所学所知中,这样的恐怖场景绝不应该是人力所能做出来的。

    吕公弼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他不是正宗的儒家子弟,更不是王安石和韩琦这样的大儒,所以他信神佛,此时他满脑子想到的便是这肯定是张斌那小子身怀奇术,比如会画神符,刚才那个方方正正的包裹里面说不定就是一张神符,或者说包裹本身就是一个神符。

    大宋天子赵顼的神色反应最为奇异,他在惊骇欲绝之后,紧接着便一脸欣喜若狂,甚至脸上浮现出真正的疯狂之意。

    因为他从刚才那爆炸和爆炸之后的场景中看到了很多东西。

    所以,赵顼反而最最先反应过来,或者说回过神的人,他拨开同样吓傻的大内侍卫们,往前走了十五步,从地上捡起几片尖锐的碎铁片,疑惑问道:“刚才那神物里面包着碎铁片?”

    在爆炸之后第一时间跑到爆炸原地的韩虎立刻恭敬说道:“回禀陛下,我家公子说里面加一些细小铁片和铁钉之类的东西能够大量杀伤辽贼,所以便特意找了一些加入到里面,但是加入的不能太多,否则就会影响爆炸的效果。”

    韩虎在说被大宋天子和两府相公们视之为神物的炸药包时仿佛在说如何养猪,这一下子将赵顼和王安石、韩琦和吕公弼等一大群人拉回现实中。

    所有人都突然想起,这样的神物其实是人造的,虽然这个人在这大半年以来表现得异常惊艳,已经创造了不少奇迹,立下了赫赫战功。

    但今天的这一幕,依然对大宋天子和两府相公们的冲击很大。

    现场沉默好半响,众人长呼口气的声音依次传出,王安石抢先说道:“我现在终于明白张斌这小子为何能够在一个时辰攻下水头城,又坚守水头城一个月,还将四万辽军耗光不说,又敢带着三千人偷袭辽人部落,如今更是断了辽军的粮道。”

    说这些话的时候,王安石神色有些激动,而且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已经兴奋的难以自禁,眼睛都红了,因为他也想到了很多事情。

    韩琦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只是看着那个大坑没有说话,但那双略显浑浊的眼睛在此时此刻异常的明亮,里面有着晶莹的光芒。

    吕公弼因为畏惧辽人最深,所以反应最为夸张,早已泪流满面,大声道:“陛下,我大宋得此神物,再也不用怕辽贼了。”

    赵顼同样心情激荡,但毕竟是天子,屁股决定着脑袋,这个道理在任何时空、任何地方都是相通的,所以他问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此神物是如何造出来的?”

    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这一点非常重要,所以张斌早在大半个月前便已经告诉了韩虎,后者一路南下早已记得牢牢的,立刻躬身道:“回禀陛下,此神物是我家公子绞尽脑汁、耗尽心神,用尽所学,思考了足足三年多时间,才研究出了此神物的制作之法,具体如何制造此神物,天下间只有我家公子一人知道。”

    韩琦眸中精光一闪,问出了第二个关键问题:“这些天你们家公子先是死守水头城,又偷袭辽人部落,如今又断了辽人的粮道,所用此神物不少,难道都是你家公子一人亲手所制造出来不成?”

    这个问题张斌同样给韩虎交待过如何回答,后者同样背得滚瓜烂熟,立刻回答道:“回禀相公,此物制作起来并不简单,其中工序甚多,公子要统领大军守城,公事繁忙,一个人若是制作此神物却是忙不过来,所以参与此事的还有我等六名亲兵,以及公子身边的一百名司兵,不过最关键的一步是由公子独立完成,其他人只要不知道这关键一步,便不会知道此物是如何造出来的。”

    赵顼、韩琦、王安石、吕公弼顿时长松了一口气,严肃的神色也和缓下来,赵顼更是笑道:“张斌真是上天给朕派下来的福星,等他从辽国凯旋归来之后,朕一定要再次重重赏赐他。”

    顿了一下,赵顼看了一眼韩虎,笑道:“你是张斌的护卫,叫什么名字?”

    韩虎想起和自家公子分开时,公子拍着他的肩膀说过,“若是运气好,说不定皇帝陛下会给你赏赐个小官”,这句话韩虎记得最牢,此时见皇帝问自己的名字,顿时想起了这句话,激动的浑身一颤,连忙回答道:“回禀陛下,小人是我家公子的贴身侍卫,之前是大顺城的边军,曾经担任斥候伙长。”

    赵顼微微颔首,道:“既然是西北边军的勇士,这一路从辽国水头城护送此神物到朕的眼前,功劳也不小,传朕旨意,封赏韩虎正九品保义郎,可入军中担任营指挥使,不过让不让你去军中任职,等你公子回来之后再说。”

    “多谢陛下,多谢陛下。”韩虎顿时欣喜若狂,他在军中多年,太清楚士兵得官品难如登天,不在战场上死上几次,立下足够多的功劳,根本不可能得官品,王舜臣那般强悍优秀的人物,在认识张斌之前也只是一名没有官品的都头。

    韩琦突然沉声道:“陛下,张斌绝不能有失……”

    韩琦的话没有说完,赵顼、王安石和吕公弼便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