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无所不用其极之全部杀了
    “放火吧!”张斌听着辽人发出凄厉惨叫声,然后看着峡谷中开始慌乱的辽人,心中没有丝毫不忍,战场上就是如此,无所不用其极,更何况辽人对宋国将士和百姓这么多年来可从来没有过半点仁慈。

    随着蛇奴向天空发出一个响箭,峡谷两边悬崖上,张斌提前带来的一百名司兵和安抚司的两百多名探子,将一个个经过特殊处理的干草捆点燃推了下去。

    这些捆绑在一起的干草团没有火光,只是发出浓浓的黄烟和黑烟,很快就将整个峡谷弥漫,只能听到峡谷中的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和绝望的惊叫声,什么都看不见。

    没错,张斌知道他们人手有限,在太行山这种地方,短时间内找那么多能够将所有辽人全部烧死的柴火不好找,所以便准备将这些辽人活活熏死和呛死。

    因为张斌很清楚,浓烟杀起人来不比大火慢上丝毫,更何况他找的一些枯草多多少少带有一些毒性,烧出来的便是毒烟。

    而这个时候,折木秋留了三百人带着所有战马向峡谷的另一边离去,其他两千四百人已经一分为二,向两边的陡坡上爬去。

    宋军爬到两边山坡上之后,便立刻往峡谷里面射箭,或者直接仍石头,特别是要将那些拼了命的爬出浓烟区,想往两边山坡上爬的辽军给射死。

    很快,峡谷中除了冲天惨叫和绝望的嘶吼声之外,再没有其他声音了。

    出乎张斌的预料,峡谷中浓烟没有那么浓,但火势却比预想中的要大得多。

    这主要是太行山冬天的时候天干地燥,长年大小风不断,火借风势,烈火迅速燃烧,虽然张斌他们处理过的草团一时没有彻底燃烧起来,但是峡谷中的所有干草被点燃了,而且汹涌的火焰被风势卷起来之后,峡谷两边山坡上的一些稀疏山林全部迅速燃烧起来,很快整个峡谷浓烟滚滚之中也被火焰所吞没。

    峡谷之中,五千契丹精骑哭爹喊娘,战马发出凄厉的嘶鸣之声,汹涌烈火中,他们互相践踏,嘶声惨叫,争先恐后往火势小的和浓烟稀疏的地方逃命。

    辽兵逃命的路线有四个方向,两边陡坡和两边被石头堆挡起来的地方,但都需要往上爬,而且不好爬,爬起来会很慢。

    而且一些火势小的地方宽度有限,生死之下辽兵们为了能够先逃走,便有了争抢,然后有了互相厮杀。

    “韩三郎,你带着安抚司的探子去入口外面等着,肯定有一些辽兵会翻越过去,不要放走一个。”韩三郎答应一声,带着一百名探子从提前打探好的下山路线,向入口出跑去。

    峡谷两边陡坡,也有辽国士兵好不容易冲出了浓烟和大火区,跪下向宋军求饶,但这些天宋军和辽兵早就打出了无边的杀气,更何况辽人还杀了数千大宋百姓,这么多年宋辽两国结下的仇怨更是不小,累积之下已经是死仇,断然没有放过辽人一马的准备,甚至连收俘虏的想法都没有。

    所以好不容易从两边山坡上爬出安全区域的辽军全部被宋军一一射杀或者直接近战围杀。

    两边被炸塌下来的碎石堆自然也有爬着逃出去的,只是他们逃出去的时候,都是稀稀拉拉,筋疲力尽,且有不少被烧伤或者被呛个半死,甚至不少人连兵器都没有来得及带,便被韩三郎带着的安抚司探子和另一边折木秋留下看马的三百人全部杀死,一个都没有逃走。

    这里毕竟是太行山,不是南方森林,山上能够用来燃烧的东西不多,很快张斌带人准备的草团和山上的草木树林都被烧光了,甚至烧成了灰烬。

    不得不说,人的生命力真得很顽强,特别是这些辽人跟小强似的,竟然还有一些人没有被烧死,也没有被熏死和呛死。

    一名脸被烟火熏乌黑一片的契丹将领模样的人,一脸狼狈的从里面钻了出来,连滚带爬跑到旁边开始蹲下咳嗽,眼泪都流了出来,他身后跟着和他同样的人,出来之后做着同样的动作。

    很快里面便冲出两三百人,张斌看着最先冲出来的契丹士兵快要恢复过来,便在喝道:“杀了!”

    一片箭雨笼罩了这些没有任何防备,且战力不足平时十分之一的辽国精兵,当场便射死大半,剩下的第二轮也全部射死,惨叫声吓得峡谷里面还活着的极少数契丹士兵不敢再出来,但这种状态并没有等多久,剩下的突厥人在最终还是跑了出来,因为他们不出来便要被剩下的浓烟活活呛死或者被灼热的柴火给烤熟了。

    小半个时辰之后,五千契丹精兵全部死了,而因为没有任何辽兵逃走,不管是真定府的萧天雄带领的大军,还是辽国大同府和朝廷短时间内都不会知道他们派出的五千精兵在短短大半天时间中便被两千多宋人给弄死了。

    ……

    ……

    张斌让人清点了一下人数后,发现今天谋算这五千辽国精骑,从折木秋带人引诱之此,他们共有七人战死,四人受伤。

    这样的战绩,算得上是完美,说实话若不是折木秋已经带着在砍辽人被烧焦或者熏的黑不溜秋的脑袋,并且要带回去,说出去绝没有人会相信。

    看着折木秋带人砍辽人脑袋,张斌闻着烤肉的味道感觉恶心,便远远躲到了上风头,随口问道:“蛇奴,你说如果辽国皇帝和南院大王得知此事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肯定是气急败坏。”蛇奴神色平静的说道。

    “不,不仅仅是气急败坏,今天这一战很可能会逼着辽国皇帝和朝廷不顾一切的与我大宋全面开战。”张斌沉默了一下,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听了张斌的话以后,蛇奴想了想,点头道:“公子说的没错,之前辽国只是动用了西京道的人马,这边五千精兵惨死,辽军粮道依然被我们威胁,在真定府的两万多辽人已经有了全军覆没的危险,所以下一步,恐怕不止是西京道的军队,辽国皇帝很可能会发动至少十万人次的大军南下。”

    张斌想了一下,说道:“我们炸药包用完了,再碰上辽军,不说十万人马,就是三千人马我们也对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