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二百零八章 发疯的张斌
    兵败如山倒之势已成。

    这个时候即使宋军这边只有不多的骑兵追得上辽军,都已经很难挽回辽军的溃败之势。

    辽军大溃败就此开始,辽军都是骑兵,拼了命的逃走,除了最开始被宋军步兵方阵用长枪和弓箭射杀不少之外,很快便只有骑兵能够追得上辽军。

    最开始一万大宋骑兵此时只有大约七千左右还能够纵马追敌,再加上张斌带来的两千多骑兵,也就堪堪一万人追着还有一万五千多的辽国大军跑了四十多里,直至天黑的时候,辽国大军逃进他们之前占领的八个军寨中的一个附近大营才算结束。

    这还是冷静下来的萧天雄组织了两千骑兵断后,成功的将宋军追兵拦了片刻。

    而宋军先是厮杀了半天,又狂追了大半天,此时近万人马已经疲惫得不行。更何况如今辽军人数不比他们追上来的少,且辽军已经渐渐从溃败中恢复过来,宋军不敢再深入,退回了进行休整。

    此战,五万宋军对战两万辽军,因为半途张斌带领两千多骑兵突然从辽军后方杀出,且以一块炸药包让大半辽军骑兵的战马受惊,致使以后者惨败而告终,辽军逃回大营中的只有一万两千余人。

    失去的这八千余人中有两千多人成为了宋军的俘虏,六千多辽兵被杀死。

    这场被命名为真定府大捷的战役成为大宋开国以来与辽国战争历史中,首次正面野战中以少胜多经典战役。

    上京城,辽国皇帝闻信之后大惊,顾不上弄清楚萧天雄为何会惨败如斯,急忙调集三万皮室军和五万各道各州的部族大军前往大同府,支援萧天雄。

    与此同时,宋军调集大名府和河北诸地的十万大军,也聚集在真定府之内,与辽军成对峙之势。

    ……

    ……

    张斌与郭逵、韩绛见面之后,才知道竹娘出了事,当即就疯了。

    以张斌如今的重要性,和这些天打出来的威望,他一发疯,即使是韩绛和郭逵便只有全力配合。

    便直接导致真定府内所有厢兵和捕快全部动了起来,加起来足足有三万多人散布于城镇街巷和村田路道,注意一切可疑人物。

    真定府一带大大小小,十数个帮会,乃至绿林山贼,不管是拿了别人的钱,或者冲着丰厚的奖赏,还是直接接到背后势力的命令,也开始疯了一般寻找智缘和尚和竹娘。

    张斌带着百名司兵,又发动了上千名安抚司的探子,也疯子一般的找人。

    且鉴于真定府这一带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张斌不顾韩绛和天子派来的使者李舜举的极力劝阻,甚至直接抗旨没有第一时间回京城,而是带着人骑着快马不分昼夜的赶往大名府。

    因为智缘和尚带着竹娘若是逃出东京城,逃往辽国必须要从真定府或者从大名府回国。

    当然也可以绕到西北,从河东太原府回国,只是那样一来便绕了一大圈,可能性太小,不过张斌还是派快马八百里加急给刘昌祚和种谔送了一封信,让两人派大军封锁边关。

    而西夏密谍司的人也得到了消息,知道了辽军最近接连败于宋军其中一个主要原因便是那种会爆炸的神物,而那个被智缘和尚劫持的叫竹娘的女子竟然能够制造这种神物。

    所以,年初接连惨败于宋军,伤了元气,且日子过得很不好的西夏人也有了想法,西夏主持朝政的太后和国相梁氏兄妹与党项几大世家部族达成共识,密谍司倾巢而动,同样涌向大名府一带。

    一个敌国暗谍能够混成大宋最顶尖的得道高僧,甚至身上披的袈裟都是先帝所赐,朝中高官重臣都对其礼敬有加,这样的人心智手段都已经是当世最顶尖的,更何况智缘还是一名武技高手,暗中还有辽国暗鹰堂的人全力配合相助。

    不过,面对大宋军方、官府、民间、江湖等等方方面面如此多的势力,封锁了东京前往辽国的路,又千方百计的寻找智缘和竹娘的线索和踪迹。

    在这样的情况下,智缘和尚能否将竹娘顺利带回辽国?此事没有人知道,包括一脸惊恐绝望的竹娘也不知道。

    竹娘是被智缘和尚弄昏迷之后逃出东京城的,等她醒来时,便发现自己躺在一辆马车里面,想出声发现口不能言,想起身,发现身不由已,唯一能做的只是歪着头流着口水。

    竹娘不知道的是,她如今是一名一脸蜡黄病态,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病重妇人。

    已经五天了,每到一处客栈,都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书生将她抱着进房间。

    这书生自然不是光头,甚至有着一头梳理整整齐齐的长发,戴着一个布质头冠。

    从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客栈小二的称呼和可怜的神色中,竹娘推测出,自己的容貌应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位一路“照顾”自己的书生则是充当着自己的夫君。

    实事上,竹娘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和中风的人没有什么两样。

    全身瘫痪,歪着头,留着恶心的口水,又说不了话。

    一路上她已经接受了十数道关口检查,有官府的,有厢兵的,也有地方豪强的。但一看她的样子,没有人会联想到那位全天下都在寻找的十五岁少女竹娘身上。

    至于那位书生,先不说样貌与智缘贼秃不一样不说,光是那一头乌黑长发,便不会被任何人所怀疑。

    竹娘被智缘劫持之后,短短数天时间,竹娘和智缘的画像已经贴的满大街都是,除了一些偏远的山沟乡村里面,几乎所有的大宋百姓都知道了竹娘和智缘贼秃长什么样子。

    竹娘甚至在这五天中,用眼角的余光数次在客栈门口的墙壁上,看见过自己的画像,她还一度心中感叹画得真的很像自己。

    “但又能怎么样,自己如今这个样子,没有人认会认出自己,而押送自己的又不是和尚,又有谁能够将自己救出去。”竹娘心中越加绝望,每次都泪流满面。

    她也有意在碰见外人的时候哭泣,流露出惊恐绝望的神色,但是她的这个举动和表情与她病重垂死的情况很相符,而智缘贼秃所装扮的书生又对她照顾的非常周到,所以没有人会认为她是被人劫持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