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黑虎羯人
    “公子,虎头和小金子已经到了大名府,韩三郎已经进行了安排,明日便可隐藏身份来到这里。”蛇奴来到张斌身边,低声禀报。

    张斌精神一振,说道:“小金子和竹娘平日间寸步不离,对竹娘的气味极为敏感,有小金子相助,应该能够找到竹娘。”

    蛇奴欲言又止,她很想说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找到竹娘,后者可能已经遭遇不测,毕竟竹娘只是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女。

    这时,韩三郎匆匆跑来,神色肃然禀报道:“启禀三档头,刚刚得到消息,昨天辽国暗鹰堂的人疑似发现了竹娘的踪迹,但与另外一伙人火拼,暗鹰堂的三个人被杀,尸体丢进了冰河中,竹娘可能被另外一伙不明人士带走了。”

    “拼杀之地在何处?”张斌闻言大喜,这个消息至少证明了一件事情——竹娘还活着。

    “在一个叫毛家村的山村附近。”

    “我们立刻赶往毛家村,然后你安排人将虎郎和小金子直接送到毛家村。”

    ………

    ………

    东汉后期,西部和北部边疆的许多少数民族陆续向内地迁徙,辽西、幽并、关陇等地布满匈奴、鲜卑、羌、羯、氐等族族众。

    西晋八王争权,天下大乱,内迁各少数民族纷纷逐鹿中原,使黄河流域形成了各族人民杂居共处的局面。

    各民族杂居共处为民族间经济、文化的交流打开了方便之门。

    汉族与各少数民族相互影响,共同进步,经过长期而复杂的历史进程,实现了民族间的大融合。

    民族融合最重要的表现是内迁各族的汉化。内迁之后,各少数民族的生产方式发生变化,原来的游牧经济逐渐让位于农耕生产。

    生产方式的转变为其接受较为先进的汉族农耕文化创造了前提条件。

    匈奴贵族刘宣、刘渊、刘曜等人均精通儒家经书,也爱读书,以至“乐道行咏,忻忻如也”。

    北魏孝文帝元宏的汉文化水平也很高,“好为文章诗赋铭颂,任兴而作,有大文笔,马上口授,及其成也,不改一字”。

    内迁少数民族的汉化,除了在经济上、文化上被纳入先进体系以外,还表现在语言、姓氏、服饰、思想观念等方面。

    内迁各族处于汉族社会的汪洋大海中,不得不主动向汉族生活方式转化,以适应新的居住环境。

    作为思想交流工具的汉话首当其冲地被采纳。汉姓的采用也日益普遍。匈奴贵族采用刘姓,北魏皇室改姓元。

    如今的辽国也正经历着类似的被汉化过程,而从历史来看,不管原本多么勇猛的游牧民族,只要被汉化就会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由狼变成羊,最后彻底的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但也有一些少数民族部族始终秉持着自己的习俗,宁愿住在深山密林中过着非常贫穷辛苦的日子,也不愿意被汉化。

    黑虎羯便是这样的一个部族,他们在应州应口县西南那片有着十万大山之称的茫茫山脉深处,已经生活和传承了数百年。虽然不是与世隔绝,但知道他们存在的辽人或者宋人非常少。

    ………

    ………

    张斌等一群人装扮成猎户,看着眼前连绵起伏的群山,不远处小金子一路奔跑,沿着中间一条若隐若现的山道一直跑到山脚下,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四处嗅了嗅,便向其中一个山头跑去,张斌连忙带着人追了上去。

    韩三郎一边往前赶路,一边看着那险峻的山峰,皱眉道:“三档头,这里距离竹娘姑娘失踪的地方足足有两百多里路,显然不是竹娘自己来到这里,果然是别人将竹娘带到了这里。”

    折木秋插话道:“说不定是这只银猞猁想自个儿去山里面,带着我们乱跑。”

    张斌呵斥道:“不用担心,小金子绝不会乱跑的,它跑去的方向一定是竹娘经过的地方!”

    折木秋还是有些怀疑,但见张斌一脸笃定,便不再说什么。

    张斌没理他,也不好解释,一边跟着小金子上山,一边道:“竹娘和小金子情同手足,小金子也一直将竹娘当成最亲的存在,它一定是在追竹娘,跟着它走!”

    折木秋一脸惊疑不定,紧紧了头上当地汉人猎户常常带的羊皮帽子,跟在张斌屁股后面上了山,后面远远近近三百多人,分成了几组人一边警惕,一边暗中将张斌他们围在中间,紧紧跟着。

    足足大半天之后……

    张斌看着深山中突然出现的茂密原始森林,眉头紧紧蹙起。

    不管是谁,或者哪一方势力,带走竹娘,都不应该往深山老林中跑才对。

    ………

    ………

    竹娘坐在藤条编制的的木篓里,被人背在背上,飞快的穿梭在丛林之中。

    背他的人三十多岁,皮肤被晒的黝黑粗糙,非常壮硕,足足有八尺高,全身肌肉鼓起,跟铁塔的,但却身体非常灵活,在山上步履轻盈,如履平地。

    在这个大汉后面,还有十九名汉子,一个个都非常强壮敏捷。

    这二十人装扮非常怪异,与羌族有些相似,但又不同,与汉人和契丹人更是大为不同。

    每个人身上都穿着某种野兽皮缝制成的皮甲,腰上挂着略有些弧度,但却非常尖锐的弯刀,刀鞘样式各自不同,但有一半人是用老熊皮缝制的刀鞘,刀柄都是磨得锃亮的铜制柄,上面有着神秘的刻花,看起来颇为精美。

    竹娘坐在竹篓里,脸上有些惊恐,一脸楚楚可怜的地问道:“大叔你们要带我到哪里啊?”

    那大汉速度不减,一边脚步如飞的赶路,一边用怪异音调说道:“带你去我们家。”

    竹娘有些担心有些害羞的说道:“我已经许给别人了,不能再嫁给别人了。”

    大汉顿时一脸的可惜,但很快就恢复如常,说道:“我们不会逼你嫁人的,只是想带你去给一个人治病。”

    竹娘疑惑道:“大叔怎么会知道我会给人治病?”

    大汉道:“你当日被蛇咬了腿,却能够找到草药给自己解毒,这件事情刚好被我们看见了。”

    竹娘一听,顿时暗松了口气,只要是不伤害她,又不逼着给人家当小媳妇,就暂时不用担心,她相信自家公子一定会找到她,并且将她带回家。

    这二十人显然走惯了山道,在密林中行走如履平地,而且对这片茫茫大山和丛林好象非常熟悉,虽然没有山道,但从不停下辨认道路。

    在这莽莽山林之中,他们也不用担心竹娘会逃走,因为离开他们,这个小姑娘根本活不过半天。

    对这一点,竹娘也是深信不疑,因为这一路上,他们碰到过两只老虎,一小群狼,还有一家子狗熊。除了群狼被他们惊退之外,老虎和狗熊都成了他们的猎物。

    这伙人一口气跑了大半天,终于在一处背风处停了下来,捡了干柴,生火开始烧烤他们一路上打的猎物。

    这个时候,也不用竹娘帮忙,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双手托腮望着无边无际延伸向远方的群山,小脸上满是担忧,她担心这些人带她去的地方太过偏僻,自家公子一时半会长不到她。

    “要是小金子在,一定会闻着我的味道找到我的。”竹娘想起自己以前和小金子玩耍,不管小金子有没有看见她,也不管她怎么藏,小金子总能够通过味道轻易找到她。

    但紧接着竹娘想起了小金子被智缘和尚打伤了,顿时眸中含泪。

    “怡怡应该会治好小金子的,她们家的几个大夫都是神医,也有好药。”竹娘心中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小金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

    ………

    张斌等一群人,爬伏在远处山石后面,远远地看着坐在石头上的竹娘,以及一旁忙着生火烧烤食物的二十多个大汉,一脸的疑惑不解:“奇怪,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看样子并不想伤害竹娘,他们到底想士什么?”

    蛇奴爬伏在张斌右侧,低声道:“公子,这些人好像是传说中的黑虎羯族。”

    “就是那个号称人人是虎狼勇士的黑虎羯族?”张斌一脸惊疑,皱眉想了一下,道:“不是说数百年前黑虎羯族已经被北魏灭族了吗?怎么还有?”

    蛇奴低声解释道:“据说还有一些黑虎羯族部族当年逃进了太行大山之中,传说与世隔绝。”

    张斌一脸恍然,点了点头,道:“既然不是辽人,如今已经找到竹娘,我们便可以试着跟他们谈一谈。”

    这二十名黑虎羯勇士虽然看起来不弱,但是张斌一行三百多人,人人都是好手,而且武器装备远比这些黑虎羯的勇士要精良得多,要想杀死对方,并没有多少难度。

    但是竹娘在对方手中,张斌等人投鼠忌器,不得不谨慎行事。

    张斌说着话,将总是想冲出去的小金子压住,又安抚小金子,不要让小家伙发出声音。

    小金子和其他人一样,也趴在一边,一副要冲出去狩猎的样子,表现得灵性十足,让不远处折木秋等人看着眼睛发亮,心想传说中的银猞猁果然神异,这小家伙简直就是灵兽。

    张斌仔细观察了一会黑虎羯的勇士,低声吩咐道:“等一下我和竹娘只带十八个人现身,先试着和他们谈一谈,其他人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轻举妄动。”

    旁边韩三郎和折木秋连忙称是,后者立刻点了十八名司兵,低声进行了吩咐。

    张斌正要准备站起来,突然右后方传来猫头鹰的叫声,韩三郎脸色一变,急声道:“是我们的探子暗号,有其他人。”

    张斌神色一凝,很快就有一名安抚司探子从后方弯着腰跑过来,低声对张斌禀报道:“三档头,另一边三里外刚刚来了一队辽人,看样子他们刚刚发现这些人,但没有轻举妄动。”

    张斌脸色一变,一脸的滔天杀机,咬牙道:“对方有多少人?”

    探子道:“有近两百人。”

    张斌略一沉思道:“这些黑虎羯人今晚上要在这里露营休息,既然已经找到了他们,便不怕再跟丢,但竹娘若是被辽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必须要将这些辽人全部杀光。”

    ………

    ………

    一个多时辰之后,在夜幕降临之时,除了蛇奴和小金子带着几个人盯着那群黑虎羯人之外,张斌带着人来到了那群契丹人休息的附近,这里距离那群黑虎羯人所在有三四里远,一路过来折木秋已经带人悄无声息的杀死了另一边负责盯梢黑虎羯人的四名契丹斥候。

    此时,这群辽国战士围在篝火边喝着酒吃着肉,低声说着话,好像在争执着什么,压根就没有想过是否会暴露他们所在。

    一名貌似领头的契丹人一边和一名看起来像是汉人青年商谈什么事情,张斌隐隐听到黑虎羯、不可轻举妄动、派人去叫援兵、少了功劳等字眼,心想这汉人青年应该是当地应州的汉人,这些人一百多年下来,已经成了辽国的顺民,绝不能轻易相信。

    虽然没有想过这里会有宋军出现,但毕竟是深野山林之中,不说两三里外有黑虎羯人,也可能会有野兽、毒蛇之类的危险出现,所以这些辽人的刀和弓箭都在身边,而且他们的战马拴在身后不远的十几棵大树上。

    “我带二十人从正面进攻,折木秋带人从左侧包抄,三郎带领人从右侧包抄,从栓马的那一边迂回堵住他们的逃路。记住,先远攻,再近战,除了那名头领和汉人青年留下活口之外,其他人全部杀死。待会大家注意听我这边动静,看我一射箭,便同时射箭。”

    百步外斜坡下,张斌仔细看清楚目标情况之后,迅速定下战法,并进行了分工。

    韩三郎和折木秋低声答应一声,带着一个个嘴里面咬住一个铜币,犹如夜猫一样的司兵和安抚司精锐,悄悄潜行至各自战斗位置。

    他们的战马拴在两百步外,用嘴笼子控制了马嘴,不会发出声音。

    张斌在何勇毅等四名大内高手的保护下,带着二十名司兵也悄悄向前潜行了四十步,在距离辽人六十步的位置停了下来,这个距离既不会暴露他们,又能够用弓箭进行杀伤。

    众人各自藏在一棵大树后,张斌抽出三支箭,将两支含在口中,等待其他人就位后发来信号。

    大约一盏茶的工夫后,北面栓马的一方传来猫头鹰的叫声,这是韩三郎他们已经就位的信号,他们距离最远,已经就位,两边人自然也就位了。

    这一战比起张斌前些天与辽人各种大战自然不算什么,但重点和难点是必须要将这些辽人一网打尽,逃走任何一个都可能引来辽人大军。

    张斌死死的盯着那名貌似领头的辽人和汉人青年,这时眼见两人商量完事情,转身走向篝火,正面刚好全部暴露在他的箭下。

    张斌行事果断,毫不犹豫的拉弓放箭,破空声中,长箭快如闪电,一箭射在了辽人头领的腰间,辽人头领惨叫一声,一个踉跄,但很顽强快速稳住身体大叫着向自己战马跑去,可是张斌紧接着又是一箭,射穿了他的左大腿,惨叫声中,这名辽人头领跌倒在地,他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几乎就在张斌箭射出第一箭的同时,其他司兵和安抚司的探子从四面八方向辽人射去。

    一百司兵是西北边军中挑选出的最优秀的战士,尤其弓马最是娴熟,不说个个都是神箭手,但箭术无不十分精湛,而安抚司的这些精锐探子也差不了多少。

    再加上辽人又是毫无防范,所以一片惨叫声响起,除了被张斌射伤的辽人头领之外,近半辽人在第一时间直接被射死射伤。

    一箭射出,所有宋人便拔刀从四面八方冲了上去,张斌本来还想将那名汉人青年射伤,但一看此人已经被吓傻了,爬在地上瑟瑟发抖,便放过此人,收箭站在一边看着战斗。

    后面的战斗已经不用他亲自出手了。

    毫无预兆出现的袭击一下子杀死近半辽人,使剩下的辽人彻底陷入慌乱之中,黑夜之中他们不知道敌人有多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心思,只想着抢到战马逃走,这样一来反而加速了他们的死亡。

    十数息之后,除了那名辽人的头领之外,所有辽人被杀死。

    而那名吓得魂不附体的汉族青年双手抱头跪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浑身瑟瑟发抖。

    张斌这边死了两名司兵和七名安抚司探子。

    “折木秋,带人给每个辽人再补上一刀,防止还有活口。”张斌谨慎的吩咐。

    折木秋答应一声,带着司兵们一一上去翻看辽人的尸体,没死透的补上一刀。

    这时,有司兵匆匆跑来,说道:“三档头,另一边黑虎羯人发现了这边厮杀的动静,连夜出发离开了,蛇奴姑娘和小金子已经跟了上去,一路上会留下标记。”

    众人被这司兵的话语所吸引,纷纷转头看去,看管汉人青年的一名安抚司探子同样如此。

    然而便在这时异变突起,那名本来如羔羊一般的汉人青年突然犹如豹子般一跃而起,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匕首,“噗!”地刺进那名安抚司探子的胸膛,然后速度飞快的向最近的一匹战马冲去。

    此人整个过程说来话长,但几乎在两三息时间完成,速度极快,等众人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来到了战马旁边。

    PS:五千多字一更一并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