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七岁小圣佛
    张斌在后世的时候,甚至还听过一则报道,说是印度一偏僻寺庙和尚为了赚钱,组织寺庙中十几个圣女卖淫,结果一名圣女感染上了艾滋病,最终致使整个寺庙所有和尚和所有圣女都感染上了艾滋病。

    就在张斌暗自胡思乱想感慨之时,土熊突然靠近低声道:“医者,你别盯着她们看,她们是圣女,是伺候圣佛的,外人不能亵渎。”

    张斌点了点头,将目光收回,心想还好,这些女子只是伺候那圣佛一人,而不是被寺庙中所有和尚淫乐。

    竹娘却突然小声问道:“大叔,寺庙中的高僧难道还可以娶亲?”

    土熊对竹娘好像有一种异样的好感,连忙笑着低声回答道:“我们圣佛是圣佛祖在人间的使者,而她们都是我们部族最漂亮的女子,她们的父母和她们自己都愿意终生侍奉圣佛,由圣佛代替圣佛祖与她们行男女之道,所以除了圣佛之外,任何人对她们都不可亵渎。”

    “这第一代圣佛肯定是个神棍加淫棍,定下这样的规矩,这历代圣佛一直独占这个黑虎羯部族最漂亮的女子,真是太无耻,太让人羡慕了……”

    张斌一边暗自胡思乱想,一边用眼角余光又偷偷看了一眼那十二名所谓圣女,心想无一不是美女啊!

    只是有上可怜………

    张斌不用去调查,一想就知道这十二名圣女长期处于孤独寂寞冷的状态之中,毕竟一个圣佛面对十二名美女,很难做到雨露均沾,更何况即使均沾,也不够滋润她们。

    而且,随着接近那莲花软榻,张斌发现上面的圣佛分明还是一位六七岁的小男孩,这小家伙的小家伙肯定还没有发育好,一滴雨露都没有的。

    张斌注意到这十二名圣女先是被小金子所吸引,隐隐发出一片低呼声,然后便是窃窃私语声。

    再之后,她们便发现了张斌……

    至于同性的竹娘直接被她们所忽略……

    张斌立刻就发现十二名圣女频频向他看来。

    然后,十二名圣女的眼睛均是一亮。

    那种眼神………蕴含的莫名意味,让张斌隐隐打了一个冷颤……

    此时,土熊走上去,向年龄最大的那位二十七八岁的圣女施了一礼,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圣女嫣然一笑,看了一眼张斌,转身袅袅娜娜的向高高在上的莲花软榻走去。

    行走之间,那薄如蝉翼的衣服随着腰肢扭动,美妙的风光更是若隐若现,看得人心旌荡漾。

    这圣女上前温柔的抚摸着小圣佛的脸庞,低声呼唤了两声,转身道:“土熊,圣佛睡着了,让医者直接来给圣佛看病吧!”

    张斌和竹娘互视一眼,正要上前,突然身后传来脚步声。

    张斌转头看去,却见来了六名和尚,其中站在后面的三人正是他们之前在寺庙外碰见的格鲁大师等三人,而带头的和尚却是一名身形高大,一脸高僧样子的中年和尚。

    这和尚看起来慈眉善目,且样貌英俊,隐隐有一股庄严神圣气息,但是神态傲慢,进来之后,拿眼斜兜着张斌和竹娘一眼,显得颇不友善。

    再之后,便目光始终在小金子身上。

    那格鲁大师低声在这和尚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这中年和尚目光一凝,看向小金子时脸上冷意顿时消散,换成一脸笑容,显得慈祥和温和之极。

    土熊和十二名圣女却已经颇为恭谨的向这和尚行礼道:“拜见亚佛……”

    这位被称为亚佛的和尚冷哼一声,喝道:“这两人一看就不像是医者,土熊你怎么带着他们给小圣佛看病?”

    土熊怔了一下,执拗的说道:“他们是医者,我亲眼看见这位小姑娘找了一种草药,给自己解了蛇毒,又级自己止血。”

    亚佛神色阴沉的看了一眼土熊,狠狠的说道:“那好,若是这二位你请来的医者反而耽误了小圣佛的病情,我便让人杀了他们,然后再罢免你圣佛卫统领的职位。”

    张斌眼睛一眯,眸中一抹寒光一闪而逝。

    他看出这位亚佛貌似非常了解土熊的性格,张斌隐隐从其眼中看出对土熊的忌惮之意,

    土熊却对亚佛说道:“这二位医者是随圣兽一起来的,这是圣佛祖显灵,指引他们来救治小圣佛的,所以他们肯定能够治好小圣佛的病。”

    土熊说的认真,亚佛冷哼一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多少年没有在他们部族中出现过的银猞猁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张斌和竹娘抱着小金子,跟着土熊向那莲花软榻走去,随着接近,张斌闻到一股草药的气味。

    那位刚才在软榻边上的年长圣女早早起身相迎。

    近距离一看这圣女,张斌眼睛又是一亮。

    此女二十七八岁,正是女人熟透的时候,身形妖娆,面貌极美不说,有一股媚在骨子里且楚楚可怜的迷人风姿,让男人见了禁不住心动。

    这圣女也贪婪的打量了几眼张斌,美秀眸中有莫名之光闪了闪,脸上却是一脸忧伤和担心之意,对张斌和竹娘躬身道:“麻烦两位医者,小圣佛他……唉……”

    这圣女的声线温婉清柔,与她的风姿配合得天衣无缝,尤其此时语带凄酸,欲语还休,让人心生怜意不说,还能够深切的体会到她对小圣佛的担心。

    “圣女不用多礼,我们自当尽力。”土熊和竹娘在旁边,张斌不好多看,拱手回礼之后,便将目光收了回来,又问道:“不知小圣佛是何时得的病。”

    那圣女一对秀眸突然隐泛泪光,垂下螓首道:“两个月前,小圣佛他一个人在寺中后花园玩耍,突然就这样子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圣女已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张斌隐隐感觉这女人激动得有点过了份,毕竟这位小圣佛已经病两个多月了,这圣女多多少少也习惯,或者说哭也早就哭过了才对。

    张斌心中带着疑惑,移到床旁,向床上小圣佛看去。

    一位长得非常俊秀的小男孩,六七岁的样子,只是脸庞苍白得吓人,他靠近看了看,呼吸短而促。

    旁边竹娘看着这小男孩,一脸的怜爱。

    张斌敢揽下这个活,而且敢跟着土熊来此,自然是因为他的确会一些医术,通一些药理,否则怎么会知道鼠尾草这种稀奇植物的功效,而且还给竹娘教会了一些医药之术。

    他坐到床沿,探手入绵被内,抓起小圣佛的小手,然后仔细看了看小圣佛的脸色,又将其嘴巴和眼睛掰开看了看,心中一震,道:“小圣佛中了毒。”

    旁边土熊和那圣女,以及下面的亚佛等人同时身体一震,面色各自变得不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