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六十四章 进宫面圣(苦求收藏和推荐票)
    王安石提出并推行的这所谓均输法,用后世的话来说,其实就是想将以粮食为主的一些关乎民生,且暴利行业全部改成国企控制,并且是强行让私企停下,将这些行当全部交给国企。

    然后,又通过国家宏观调控的方式,将这些本来由豪绅巨富所得的利润夺来为国家所有,解决眼下朝廷财政紧张的困局。

    而且,在王安石想来,由朝廷出面经营这些行当,对下面劳苦百姓自然会少一些剥削……

    王安石的想法是好的,目的自然也是好的,可惜官和商糅合在一起时,即使是后世那般健全的社会制度和法制监督体系都难以避免国企的一些弊端,更不用说是大宋。

    “这不能怪王安石,这是时代的限制,他不知道当商行以官府治理,让商行结构弄得跟官府一样,其习气和官府基本没有二致。

    而因为主管这些商事的官位油水太大,官员和小吏必然会蜂蛹而之,想着谋以私利,至于这些官员和小吏懂不懂商事,有没有商行经营的天赋能力,有没有规避风险的手段,恐怕王安石和天子还从来没有考虑过。

    “怪不得历史上,赵顼大力支持王安石推动均输法会以一场闹剧结尾,最后赵顼对王安石失望之极,也失去了信心。”张斌心中感慨,神色有些复杂。

    事实上在原本的历史上也正是这样,均输法推行之后,除了第一年给朝廷提供了不少盈利之外,再之后一年不如一年,等到第四年的时候已经是入不敷出,特别是吕嘉问当了市役司提举官后,骄傲自大目中无人,从上到下大肆敛财,中饱私囊,使得变法之路越走越难,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在张斌一脸感慨的走出暗访的最后一家粮行时,驿馆的驿丞带着一名太监和两名侍卫匆匆找到了他。

    “张参议,天子召见,即刻进宫。”不等脸上羡慕和震惊之色还没有消散的驿丞说话,那名小太监立刻尖声说道,神情中满是肃然且着急之色。

    “进宫面圣?现在,即刻?”张斌顿时一愣,堂堂大宋天子,召见下面的官员怎么这般匆匆,难道没有一个计划和程序什么的,至少也要让他沐浴更衣准备一番吧!

    驿丞准备很充分,让人将张斌的无品官服都从驿馆拿来了,张斌也不废话,直接带着竹娘和蛇奴进了马车,向皇宫飞奔而去。

    一路上在竹娘和蛇奴的伺候下,张斌换了衣服,整理了头发,匆匆忙忙的打理了一下。

    这不是张斌矫情,而是官员面圣时仪容不整这是大罪,甚至是欺君之罪,自古以来因为这一点而获罪的官员不在少数。

    ………

    ………

    张斌被匆匆带进皇宫,顾不上多看皇宫中的景色,只是感觉偌大的皇城压抑之极,明明富丽堂皇,却有一种莫名荒凉败落的感觉。

    来到崇政殿门外时,小太监让他在外面等候,自己从侧门进去禀报。

    “……韩爱卿,你口口声声说要让朕罢免王安石的副相之位,可是如今我大宋财政入不敷出,你有何妙策解决此事,你若是能够有办法解决此事,朕便罢免王安石。”

    这是张斌在崇政殿外听到的声音,自称‘朕’那自然是大宋天子赵顼,可问题是这话语中哪有天子的威仪和沉稳,张斌甚至从中听出一些气急败坏的软弱。

    “这便是大宋天子……”本来因为第一次面见皇帝,而有些紧张的张斌顿时心定了下来。

    “陛下,老臣也知道如今朝廷钱粮入不敷出,但只要陛下躬行节俭以先天下,自然国用不乏。”

    间隔了四五妙的时间,张斌便听到这一句话,沉稳之中有着莫名的强势,想来这便如今大宋宰相韩琦的声音。

    而这个宰相还不是普通的宰相,当年英宗不肯出席仁宗大奠,不孝之名传开,若没有韩琦居中周旋,曹太后已经联合朝臣将英宗给废掉了,所以英宗皇帝是韩琦扶植上去的。

    而赵顼之所以在韩琦面前强势不起来,不是因为韩琦是宰相,而是因为英宗遗诏让韩琦辅佐他赵顼登上帝位的。

    不论功绩和人望,还是权威和手段,眼下的赵顼即使是天子也没有办法将韩琦地位动摇。

    但张斌此时却对韩琦有些鄙视,没有办法帮助天子解决国库入不敷出的问题也就算了,还理直气壮的说天子节俭用度国家就有了钱,张斌虽然对赵顼这个皇帝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但从进宫以来路上所见,至少也能够确定一点——这个皇帝绝不喜欢大造宫室、奢侈铺张。

    张斌站在门外,也能够想到此时的赵顼定是心中气得要死,可是面上却还要竭力保持平常。

    正如张斌所想的那样,殿中赵顼气得浑身微微发抖,但却不敢呵斥韩琦,而且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难道要说朕不是奢用无度的昏君?

    朕每餐从未超过六菜……

    朕晚上所用的被子都是一年前旧的……

    朕桌子上茶盏是素瓷的……

    赵顼此时真的是对韩琦恨得要死,他赵顼自登基以来何曾有过奢侈,就这还要让朕再节俭。

    朕就算过着普通百姓的生活,能为朝廷节俭多少钱粮出来?

    后宫一年所用不过五十万贯,即使全部拿出来,对朝廷财政入不敷出来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赵顼身为九五之尊,这些话自然是不能说的,所以他此时很委屈。

    “陛下,大顺城参议张斌已经到了殿外。”龙塌右下手一侧供奉官李舜举暗叹一声,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话正好给陛下解围。

    赵顼果然心中一松,故作平静的道:“今日朕还要召见大顺城来的大功之臣,均输法之事下次再议,诸位爱卿先退下吧!”

    韩琦还想说什么,但天子已经发话,他虽然强势,但也知道事情要有个度,要是将天子逼迫过甚,恼羞成怒,只会适得其反,便暗叹一声,随众人齐声向天子行礼,然后向外面退去。

    他韩琦反对新法,固然与新法会严重损害他们韩氏庞大的家族利益有关,但更多的还是他老于事故,三朝为相,太清楚朝廷从上到下官吏是什么德行,王安石本身他也是佩服的,一心强国的目标都是好的,可问题是王安石想的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