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第六章 想要战功想疯了
    张斌听了三位将军对话之后,心想种谔的猜想是对的,西夏人的确是想走子午道,绕过大顺城,直插鄜延路腹地,否则那个叫月奴的西贼女密谍也不会去了黑罗部。

    而且算算时间,黑罗部前族长黑石之死很有可能与这个女人有关。

    刘昌祚却突然起身,向种谔抱拳行礼,朗声道:“太尉,末将愿带领五千精锐,突袭黑罗部,将子午道彻底控制在我大宋手中。”

    “刘昌祚想要战功想疯了,如此冒险的事情,种谔怎么可能同意。”如今的张斌已经不是原来的纨绔子弟,后世丰富的阅历与这具身体的记忆已经完全融合,特别是消化了张斌苦读多年各种经册兵书,掌握了丰富的理论知识之后,更是如虎添翼。

    果然,种谔眯着眼看了一眼刘昌祚,摇头道:“风险太大。”

    刘昌祚急声道:“太尉,末将愿意立下军令状,若不能抢在西贼之前拿下黑罗部,甘受军法处置!”

    “要是不能一战而定,反而逼迫黑罗部彻底倒向西夏人,后果不堪设想。”种谔态度非常坚决,他如今是大顺城主将,任何事情都要通盘考虑,刘昌祚的提议太过冒险,分明是被军功冲昏了头脑。

    刘昌祚心中暗恨,不甘心的就要坐下去,种谔突然喝道:“刘昌祚听令!”

    刘昌祚心中一凛,连忙按照军中规矩,单膝跪地,抱拳道:“末将听令。”

    “命你带三千精兵和五百民夫,即刻顺着子午道进入横山,寻找合适之处,修建简易军寨,堵住子午要道,以防万一,若有西贼大军顺子午道而来,务必死守子午道至少三日,三日时间大顺城援兵必到。”

    “末将遵命。”刘昌祚心中的怨气消去大半,慨然领命,双手接过令箭,转过身一阵风似的跨出厅外。

    “刘昌祚虽然是一员猛将,但向来桀骜不驯,而种谔不愧是史上留名的武将,这驭下之道可见一斑。”

    张斌心中生出感触,见种谔提笔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些字,然后向他们一众参议、参军看了过来。

    张斌心中一动,不等种谔开口,起身拱手道:“太尉,卑职愿意前往黑罗部,为太尉充当使者,顺便打探虚实。”

    全场所有人向张斌看了过来,一些人神色中大为意外,种谔也是有些愕然,张斌平时很少主动请缨,大家对其评价颇为平庸,不想今日猜到他的意图不说,还主动请缨。

    “张斌难道不知道这是九死一生的差事?”

    有部分人心中冷笑,猜想张斌是因为与监军吴佩交恶,急于立下军功,好得官品,以应对监军的报复,所以才和刘昌祚之前一样,想要军功想疯了。

    种谔见张斌在众目睽睽之下,神色镇定,目光清澈,心想此子平时莫非韬光养晦,有意隐藏锋芒,还是在那红月楼经历生死,性情大变,亦或真是被吴佩所逼?

    “也是,关中两百多年才出了张载这么一个大儒,他的儿子怎么可能真的平庸,而且我的意图也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够猜出的。”种谔心中暗道。

    张斌抢在种谔说出意图之前请命,便是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否则以之前张斌的表现,这个对他来说一箭双雕的差事怎么可能落到他手中。

    至于这个差事在别人看来是九死一生,但他却知道这一趟不会有事,因为历史上在大宋和西夏国之间周旋了一百多年的黑罗部可是赫赫有名,从未倒向西夏国,直至北宋末期宋朝越来越积弱,才被西夏国所灭。

    所以,他此去不但会立下一功,而且还可以顺便将已经去了黑罗部的月奴除去,否则自己的把柄始终握在这个女人手上,随时都可能身败名裂,下狱被囚,乃至被斩首示众。

    种谔略一迟疑,点头道:“子玉既然主动请缨,这个差事便交给子玉去办,本将再给子玉一百精兵护行,带十车酒水和绸缎送于黑罗部算是慰礼,子玉将本将写的这封信交给黑格多时,要仔细体量敌情,凡事可临机处断,绝不可坠了我大宋声威!”

    张斌心中一喜,正要躬身领命,一直阴沉着脸,闭目养神的吴佩突然睁开眼睛说道:“且慢。”

    张斌心中暗骂,种谔眉头一跳,转头道:“监军有不同意见?”

    吴佩面无表情的说道:“太尉考虑周全,但张斌此去黑罗部便是我大宋使者,而且事关重大,必须要立下军令状,若是不能完成任务,或者有所差错,当受军法处置。”

    全场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向张斌。

    不少人眼神中充满怜惜,也有人对吴佩公报私仇行为看不惯,但除了种谔之外,没有人敢表现出来。

    大宋监军权力不小,不说别的,每次战后定战功的时候监军的话语权非常大,违反军纪的相关处罚也是监军负责,而且他有直接上奏皇帝的权力。

    张斌却神色如常,向吴佩拱手道:“正如监军所言,卑职此行事关重大,若耽误军机要事理应军法处置,但事成之后还望监军承认卑职的功劳。”

    吴佩冷笑道:“本官在核算战功之事上向来公正。”

    张斌向微微蹙眉没有说话的种谔恭敬行礼,道:“卑职愿意立下军令状,请太尉成全。”

    种谔略一犹豫,道:“去吧!早去早回。”

    张斌心中长松一口气,躬身道:“卑职遵命。”

    ……

    ……

    张斌知道事不宜迟,回去收拾了一下,带着虎头,告别不舍的竹娘,精心挑选了五十民夫,领取了十车酒水、绸缎,在城门口等待护行的一百精兵。

    虎头受了伤,张斌本来是不带的,但虎头是真的一根筋,他前脚走,虎头后脚跟上,不管他说啥,如何呵斥,就是不回去,张斌没办法,只好也带着,好在虎头体质特殊,伤势好的很快。

    带着虎头亲自将骡车刚刚检查一遍,张斌就听见急如奔雷的马蹄声传来,转头循声望去,只见一队骑兵向城门处疾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