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无疆 > 无题
    吴佩的‘手段’来的很快,第二天监军府便发来的一纸文书,这是堂堂正正的手段,张斌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不得不去监军府衙。

    进了监军府衙,走在通往正堂的石板路上,张斌的心中警惕异常,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如大顺城这样长期驻军不少于一万的军寨,都设有监军府,自有一套官吏班子,吴佩手底下甚至还有五十多名小吏和两百名护兵,用来保障他行使监军之权。

    张斌在一名长得慈眉顺眼的老胥吏带领下,向府衙深处走去,半道上突然看见王舜臣皱着眉头迎面走来。

    王舜臣也看见了张斌,愣了一下,大步来到张斌眼前,二人问好行礼之后,王舜臣貌似想说什么,但是看了一眼那名老胥吏,便欲言又止,只能离去。

    王君临神色不变,但心中却更加警惕,只是他一时间还猜不到吴佩的手段是什么。

    那名胥吏见王舜臣走远之后,笑道:“张参议,这位王都头昨晚上来找监军,与监军密谈至深夜,监军还让他在府中留宿,这不才刚刚离去。”

    张斌心中一动,隐隐猜到了吴佩的手段,随口道:“原来如此……”

    吴佩恐怕对其儿子与那月奴的事情知道一些,甚至可能知道月奴是西贼密谍的事情,所以今日恐怕也是要以此事作文章。

    事实上如今张斌唯一的破绽也是这件事情。

    而吴佩想要以这件事情谋害张斌,不能空口说白话,显然是想从王舜臣口打问一些事情,哪怕证据不全,甚至捕风捉影,吴佩都可以轻易整出一些事情,即使害不死张斌,至少也能搅黄了他的大功封赏。

    两人走到正堂前,老胥吏没直接进去,而是让张斌自己进去。

    正堂内左右各有五名带刀衙役直直站着,张斌一进来便凶狠的盯着他看,还手持刀柄作随时拔刀状,胆子小点的被这场面一吓唬都会失了分寸,张斌却神色如常。

    在大堂深处桌案后面,一位四十多岁的文官端坐着,阴沉着脸,死死的盯着张斌,正是大顺城监军吴佩。

    张斌穿着参议的官服,因为没有官品,衣服上没有任何绣图,也没有官帽,但他身材高大,按照后世计量也有一米八左右,鼻正眉直,不知是不是因为灵魂穿越的缘故,双眼清亮而深邃,隐隐有一种气度不凡的感觉。

    吴佩打量过之后,眸中闪过一抹怨毒之色的同时,却是心中疑惑,之前张斌在他印象中虽然一身皮囊不错,但是那气质就是一个废物纨绔,可是如今的张斌……别的不说,光是这气度,若不是身居一定官位多年,怎么会有这等气度。

    吴佩心中疑惑,禁不住又仔细打量张斌。发现张斌外表上温文尔雅,有一股淡淡儒雅之气,这倒能够理解,毕竟是关学张载的儿子。可是刚进门时那凌厉的眼神……分明是双眉如刀,眼神如剑,即使是他也禁不住心中有阵阵寒意浮现。

    “此子难道真是藏拙?”吴佩突然对他的计划有些怀疑起来。

    张斌不卑不亢的拱手行礼道:“下官张斌,拜见监军。”

    “张斌,你可知罪?”吴佩神色冰冷,寒声问道。

    张斌一脸讶异,道:“回禀监军,下官只知这些天先后立下三次大功,真不知有何罪责。”

    吴佩板着脸,冷声道:“张斌,本官得到秘报,红月楼月奴主仆和西贼使者出现在黑罗部,她们分明是西贼密谍,你之前与她们勾结在一起,泄露军机,该当何罪?”

    是了,那月奴和小草都是红月楼的人,王舜臣麾下骑兵和那五十个民夫中或许就有认识月奴和小草的,想必吴佩是从某个小兵或者民夫口中打听到的一些消息。

    至于王舜臣……张斌本来还有所怀疑,但刚才进来时碰见了王舜臣,反而让他坚信王舜臣绝没有出卖自己。

    显然吴佩故意安排他进来时碰见王舜臣,并且让那个老胥吏说了那些话,这若是心智较差或者没有什么官场经验的菜鸟自然是被唬住了,认为王舜臣将一切告诉了吴佩。

    可这在张斌看来分明是欲盖弥彰,甚至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暴露了真相。

    而只要王舜臣没有出卖自己,又有昨晚上和种谔之间达到的交易,张斌便不用怕吴佩在这件事情上谋害自己。

    脑海中念头闪动,张斌神色始终平静,一脸惊疑的拱手道:“这一切都是太尉指示下官所为,都是太尉神机妙算,早就得到消息,那月奴主仆是西贼密谍,所以让下官有意接触,随后才有了黑罗部所为和昨日的大胜,下官以为太尉已经给监军说过了,原来监军还不知道。”

    吴佩闻言,顿时瞠目结舌,心中震惊的同时,脸色阴沉得能够滴下墨水来,他真相信了张斌的话,因为如此大的一个局,若没有种谔在后面指使谋划,以张斌一个小小参议,怎么可能取得这般大胜。

    还有,那刘昌祚向来桀骜不驯,又身为正四品武将,怎么可能会听张斌一个小小参议指挥。

    再之,那黑罗部,若没有种谔的面子,张斌能够借来三千骑兵?

    “只是……种谔费尽心机的瞒着我,多半是不想在这次大胜后给我分润功劳。”吴佩气得咬牙切齿,“种谔这个老匹夫无耻之极!”

    心中暗骂完,吴佩脸色一变,因为他又想起另外一事,眸中禁不住浮现出刻骨铭心的仇恨。

    “杰儿死的蹊跷,如此高明的手段,那张斌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多半也与种谔有关。”

    抛开张斌穿越的这件事件,吴佩能如此想,其实才是合乎逻辑的,毕竟不说张斌之前表现就是一个废物纨绔,即使藏拙,也只是一个无品无权的参议,身边除个婢女和一个白痴随从之外,手中根本没有什么力量。

    ……

    ……

    “种谔,你既然谋算我的战功,自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从监军府走出后,张斌长呼一口气,自穿越以来压在心头的那片乌云彻底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