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初恋狠暖你很甜 > 172、我肚子好痛(1)
    “暂时瞒着吧,先让我想想。”慕晚晚眉目间染上几分愁色。

    乔乐抬头看到她眼底的纠结,试探地问,“晚晚,你该不会想把孩子流掉吧?”

    要是她真这么做了,她和陆离之间的关系就更难冰释了。

    慕晚晚摇了摇头,修长的五指覆上她还未显怀的腹部,目光柔和,“不论发生什么事了,我都不可能不要他的。”

    闻言,乔乐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了。

    那她就放心了。

    “你现在怀孕了,那就一定要按时吃饭,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知道妈妈的心情是会影响宝宝的。”

    说完,乔乐往厨房里走去。

    “我去给下点面,你多少吃点。”

    **

    “你们几个怎么来了?”乔乐看着门口站着的傅冬三人,最后目光停留在杨轩身上。

    “你不是在国外拍电影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晚晚怎么样了?”杨轩问。

    “梓晴和我们都说了,晚晚真的要和我表哥分手吗?”傅冬蹙着眉,“我们给晚晚打了电话,她都没接。”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这道坎还真是难跨过去了。

    “先进来再说吧。”乔乐拿出钥匙开门,这阵子她几乎就是住在这了。

    霍铮看着她手里提着一大袋子零食,主动说道,“我帮你提吧。”

    自从酒吧那一次之后,乔乐怼霍铮都是避而不见,就连他的电话也是直接挂断。

    乔乐躲开他的手,推门进屋,“不用,我自己可以拿。”

    霍铮眉宇间浮出几分无奈,杨轩走在他身旁,拍了下他的肩膀,递给他一个挪揄的眼神

    女人啊,是世界上最不能惹毛的生物。

    太难哄了。

    客厅里,桌上堆满了零食。

    姜玉从厨房出来,看见霍铮一行人,面上一愣。

    “玉姨,他们是我和晚晚的朋友,过来看看晚晚。”乔乐放下东西,解释道。

    姜玉闻言,热情地招呼他们进来,“快进来坐,我去给你们倒茶。”

    “伯母,您不用忙,我们自己来就成。”杨轩微笑道。

    乔乐说,“是啊,玉姨,他们自己来就成,不用和他们客气的。”

    在卧室里听到外面的动静,慕晚晚刚要走出去,乔乐就进来。

    “晚晚,傅冬他们来了。”

    慕晚晚眸色微凝,“那,陆离……”

    “陆离没来。”

    闻言,慕晚晚心底松了口气,却莫名有点失落。

    “陆离在家,你说要不要叫他过来?”霍铮望了眼慕晚晚卧室的方向,小声地说道。

    傅冬单手撑着下巴,沉思了下,“还是算了吧,免得待会我们几个也被晚晚赶出去了。”

    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霍铮和傅冬同时噤了声。

    “晚晚,你脸色看着很憔悴啊,是不是生病了?”杨轩看着慕晚晚苍白的脸色,眉头拧起。

    这阵子因为孕吐,慕晚晚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仿佛一阵大风吹过,就能将她给吹走。

    对上他们三人眸间的关心,慕晚晚扯了扯唇,“没事,只是最近没什么胃口。”

    “晚晚,陆离已经一个月都没去公司了,而且听梓晴说他也一直没回家去。”霍铮弱弱地出声。

    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陆离一直在慕晚晚家对面的房子住着,几乎是天天在这守着,生怕慕晚晚趁他不在的时候再次离开。

    慕晚晚眸光轻垂,沉默不语。

    “晚晚,陆离真的很爱你,你们这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不要这么轻易就放弃你们之间的感情。”霍铮接着道。

    不客气地说一句,陆离此生所有的耐心和温柔都给了她。

    “晚晚,汤可以喝了,待会凉了。”姜玉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慕晚晚应了声,起身离开。

    霍铮看向傅冬和杨轩,无奈摊手,他也没办法了。

    现在只能靠陆离自己了。

    “你买这么多酸话梅做什么?”傅冬看到身旁的购物袋,里面全都是各个牌子的酸话梅。

    乔乐眼神微闪,面不改色地道,“你不是见过我助理吗?她怀孕了,我晚点要去探望她,顺便给她买的。”

    傅冬见过她助理,也就没多想,哦了一声。

    呆没一会儿,霍铮几人就去对面找陆离了。

    ……

    “徐姐,我妈去哪了?”陆梓晴在客厅找了一圈都没见到自家母亲,走去厨房问管家徐姐。

    徐姐擦了擦手,说道,“我也不清楚,刚刚夫人出去了,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陆梓晴皱眉,难道妈去找她家老哥了?

    咖啡厅,清幽而淡雅。

    慕晚晚推门进来,一股淡淡的咖啡香弥漫在空气中。

    她眸光扫过咖啡厅,最后落在坐在靠窗边的陶惠身上。

    她眼帘轻垂,抬脚走了过去。

    陶惠听见门口风铃吹动的声音,抬头,看见慕晚晚如约来了,面上露出难得的笑容。

    “晚晚,坐。”

    慕晚晚拉开椅子坐下,面色淡淡,“找我有什么事吗?”

    “晚晚,我知道你现在心底一定很恨我,我也知道不管我说什么替自己辩解都没用。”对她冷漠的态度,陶惠也不在意,毕竟做错事的人是自己。

    “一切都是我的错,在这,我和你说一声对不起,抱歉,过去是我太固执,才弄出了这么多的风波来。”

    她站起身,朝她鞠了一躬,慕晚晚眼波平静,不喜不怒。

    陶惠站直身子,重新坐了回去,缓缓开口道,“晚晚,你要怪就怪我吧,不要怪陆离,这一切和他无关,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好好在一起,真的。”

    要是换做在以前,她或许会因为陶惠同意她和陆离在一起而感到高兴,只是现在,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只是觉得讽刺。

    “如果你是因为愧疚,那大不必了,我和陆离已经分手了,这不是你最想要的结果吗?”她声音温凉的道。

    “不,我……”陶惠苦涩笑了笑,“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那件事,我不会这么反对你和陆离在一起。”

    “你的亲生母亲,我其实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慕晚晚迎上的目光,触及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凄楚,她微微怔了下。

    陶惠叹了口气,把她生陆离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仔细讲了一遍。

    “你母亲是陆离父亲的初恋,我知道即便我和陆离结婚了,你母亲依旧在他心底占据着一个位置,身为一个女人,说实话我没有那么大的度量能容忍自己丈夫在我难产,生死一线的时候还陪着另一个女人,你能体会我在产房的时候那种无助,那种绝望吗?尤其是我在给他拼死拼活地生孩子的时候,听到的消息却是他赶不来陪我,而且还是陪着另一个女人生孩子。”

    慕晚晚听着,放在膝上的手逐渐收紧,眼底的平静被惊讶取代。

    “晚晚,你要怎么怪我我都无所谓,这段日子我也看到了陆离没有你,过得就像是个傀儡一般,他公司不去了,家也不回了。”

    说到最后,她捂唇,声音变得哽咽。

    慕晚晚十指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想起陆离,心隐隐作痛。

    半响,她站起身,“没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见她要走,陶惠拿着包急忙要追上去。

    “太太,您还没有买单呢?”服务员拦住她,声音轻柔地道。

    陶惠面露急色,连忙打开包抽出两张大钞塞给她。

    走出咖啡厅,慕晚晚听到身后传来陶惠的声音,不觉地加快脚步。

    “让开,快让开。”

    惊呼声携着几分急促,慕晚晚抬头望去,一个年轻男子骑着单车,有些刹不住往她这边冲来。

    慕晚晚呼吸一窒,反应过来连忙往旁边退去。

    情急之下,也注意到脚下的石头,一个趔趄,脚踝崴了下,身子失去平衡地往旁边倒去。

    她小脸一白,下意识地捂着平坦的腹部。

    “晚晚!”

    陶惠追过来,看见这一幕,吓得惊呼出声,连忙跑了过来。

    年轻男子看到撞到人,也是慌了,扶住自行车连忙逃跑。

    “晚晚,你没事吧?”陶惠蹲下身,紧张地查看她的情况。

    慕晚晚双唇哆嗦着,脸色变得惨白,抓住陶惠的手,“我肚子好痛,麻烦帮我叫车。”

    宝宝,你千万不要有事。

    陶惠看见她失了血色的小脸,不敢耽搁,连忙扶起她,“我的车在那,我们去医院,来,我扶你。”

    慕晚晚搭着她的手,踉踉跄跄地站起身。

    扶着慕晚晚坐进车里,陶惠抬眸看向坐在驾驶位的中年男人,急声吩咐道,“老李,快开车,去医院。”

    “是。”

    一路上,陶惠看着慕晚晚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不停地催促着司机开快点。

    “晚晚,别怕,很快就到了。”她握着她的手,温声安慰道。

    到了医院,陶惠打了个电话给院长,有陆氏集团夫人的身份,很快院长就带着医生下来了。

    送完慕晚晚去检查,她又赶紧给陆离打了个电话。

    连续打了好几个,就在她以为陆离不会接的时候,电话通了。

    “陆离,晚晚在医院,你快点过来。”不等他说话,陶惠简明扼要地道。

    陆离蹭地从沙发上起来,目光倏地变得深沉,“哪家医院?”

    得知是哪家医院,陆离挂了电话,急匆匆地出门了。天阿降临https://m.dihuang.org/book/944/,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