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吃出个通天大道 > 第53章 什么叫惊喜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乔家一开始就兵分两路,三爷负责跟踪吴本草,确定他的动向,五爷趁机潜进他家里,盗取食材和熬汤器具。

    当吴本草离开灵肉铺后,乔三爷跟着进去,没能从郑掌柜嘴里得到有效消息,恰在这时候,乔五爷的人来通知他,艾草吧那边进展顺利,他可以撤退了。

    他仍不放心,又跟踪一会儿,目送吴本草走进海晏楼。海晏楼毕竟是风家的地盘,而他是乔家有头有脸的人物,两家的关系不言自明,如果他也进去,恐怕会掀起波澜,暴露在吴本草面前。

    于是,他返回家族复命。

    没过多久,家主乔震霆收到从艾草吧传来的噩耗,当场暴怒,决定倾巢出动。临走前,他已想好污蔑吴本草的说辞,又派乔三爷去灵肉铺,给郑掌柜和伙计喂下毒药,逼他们撒谎。

    因此,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郑掌柜的命被乔家捏在手里,为了拿到解药,别无选择,只能污蔑吴本草。

    吴本草一时愣住,没能料到,乔家的部署很周密,已经提前串好供。难怪乔震霆不仅敢答应对质,还提出让他束手就擒,闹了半天,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大长老窃喜,厉声呵斥道:“吴本草,郑掌柜是你点名叫来的,人家道出实情,不愿替你作伪证,你已原形毕露!咱们刚才约定得很清楚,你没法自证,那便乖乖就擒吧!”

    说罢,他命令乔家众人,上前捉拿吴本草。

    “且慢!”

    危急时刻,吴本草并不慌乱,凛然道:“我真没想到,你们还有这一手。你们以为,姓郑的污蔑我,我就没法自证清白了?哼,让你们失望了,我还有证人!”

    他当然有证人,而且有无数证人。刚才在海晏楼,他和丁千刀比试刀功,有目共睹,在场的顾客们都能作证。就算东家风长剑想说谎,也堵不住悠悠众口。

    此事就发生不久前,消息传得再快,也不至于立即传到这里。

    乔震霆躺在地上,阴戾地道:“你说郑掌柜能作证,大家相信你一次,结果又如何?你还是死心吧,没人愿替你说谎,我们也不会无休止地让你胡闹下去!”

    吴本草看向章俊,温声道:“请城主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保证,能拿出确凿的证据,不存在半点作伪证的可能性!”

    一两个人或许能说谎,近百人却不会全都说谎,只需去把海晏楼的客人叫来,哪怕只剩几个人留在那里,也就足够了。

    章俊转过身,摘下酒葫芦,不急不慢地喝一口后,叹息道:“老夫难得出门一趟,被你大老远地叫过来,不差这点时间。我可以给你机会,不过得追加条件……”

    吴本草一怔,“什么条件?”

    章俊说道:“想让乔家同意,再等你一会儿,他们可以多提个条件。当然,老夫站在这儿,也不能白等,同样有资格提条件。如果你不同意,那老夫就只能做出对你不利的判决了。”

    他无利不起早,也想从吴本草手里分一杯羹。

    乔震霆闻言,附和道:“城主大人此言有理!我们不能白等,想找新的证人也可以,乔家的条件是,一旦你自证失败,就得交出希望之汤的食谱,你敢答应吗?”

    他能猜到,吴本草是想请海晏楼的伙计,证明自己曾在酒楼里吃过饭。但他并不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看来,吴本草和风家闹翻,到这种节骨眼上,风家不会以德报怨,帮吴本草脱罪。

    他的判断方向是对的,吴本草还去过海晏楼,肯定得请楼里的人。

    但事出偶然,吴本草进楼后,并不像乔震霆想的那样,只是普普通通地吃顿饭、只被服务员看到,而是发生了比试刀功这个插曲,让他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这个判断失误,是致命的。

    他以为能趁机拿到食谱,实际上,笑到最后的会是吴本草。

    吴本草点头,“我可以答应。城主大人,您的条件又是什么?”

    章俊想了想,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让你帮我做一顿大餐。无论你是不是无辜的,乔家以后如何处置你,这顿饭都不能免。”

    言外之意是,无论结果如何,这顿饭他都蹭定了。

    吴本草欣然应允,“好,那就请城主大人传令,让海晏楼内的所有人都过来!”

    章俊和乔震霆都感到惊讶,不约而同地道:“所有人?”

    这次请的证人未免太多了,而且,为何要请所有人?

    吴本草微微一笑,“其实很简单。乔家主,我猜你派人跟踪我,知道我先后去了灵肉铺和海晏楼。但你的人怕惊动风家,没敢跟进海晏楼,不知我在里面做过什么,对不对?”

    如果乔震霆知道比刀功的事,断然不敢答应再传证人。

    乔震霆失血过多,脸色本就苍白,听到这话后,显得更加难看,忍不住问道:“什么意思?你在里面做过什么,跟我们乔家有什么关系!”

    吴本草答道:“其实无需再传证人,诸位明天就会听说,我在海晏楼跟丁大厨当众比刀功,在这么长时间内,我不可能同时出现在家里,杀死你们乔家的人。”

    是否当场传证人,听起来没区别,其实还是有的。

    如果吴本草受制于小艾,今天被抓走,遭乔家连夜拷打审讯,那么,就算明天真相大白,还有什么意义?

    他把城主请来对质的用意,就在于破解眼前的困局。

    只要证人一到,乔家的借口就顷刻消散,没法继续在城主面前动武,从而只能遵守承诺,奉上烧毁房屋的赔偿,彻底输掉这一仗。

    由此可见,证人还是要传的。

    “所以,海晏楼内的所有客人,都能为我作证。从我离开酒楼到现在,还不到半个时辰,应该还有不少人留在那里。把他们叫来,一切自会水落石出。”

    章俊听懂了,负手走到乔震霆身旁,玩味地问道:“乔家主,还要再请证人吗?”

    这是给乔家一个面子,让乔震霆主动服软,别自找难堪。否则,海晏楼的证人们带到,乔震霆的谎言被当众拆穿,颜面将荡然无存,无地自容。

    乔震霆面如死灰,情知阴谋暴露,无法再挽回。

    他不能公然揭开真相,让鹅城人都知道,乔家做贼不成,反而自己把自己炸死在现场,沦为天大的笑话。

    他长叹一声,黯然道:“吴本草,这一局是乔家输了。今日到此为止,三天之后,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赔偿,包你满意。”

    这话比较委婉,他碍于颜面,没好意思直接说破。

    吴本草并不满意,走到他身旁,居高临下,“乔家主,我听不太懂,麻烦你给翻译翻译,什么他妈的叫惊喜?”

    乔震霆瞪着他,脸色遽然涨红,咬牙切齿地道:“惊喜就是,三天之后,我出一百块,让你重盖一间店铺!”

    按鹅城最近的房价算,一百块元石,差不多能买下小半条汉正街了。在如此尴尬的情境下,乔震霆只想息事宁人,尽快脱离猫爪威胁,顾不上讨价还价。

    吴本草摇头,耐心地道:“你不知道,我那种法器……就是能炸死你们很多人的那种,售价非常昂贵,你家乔五郎给我砸坏了一个,光它就值一百块元石。”

    听他这么描述煤气罐,乔震霆肺都快气炸了。

    “两百块!”

    吴本草再次摇头,“你不知道,我那口锅子……就是能炖出希望……”

    乔震霆知道,他是在趁机羞辱自己,忍受不了这份唠叨,但又不能在城主面前食言,低声嘶吼道:“三百块!”

    吴本草呵呵一笑,“大老远劳驾城主亲临,我得给城主做顿大餐,这笔费用,你看……”

    乔震霆浑身颤抖着,狠狠地道:“五百块,不能再多了!”

    城主章俊站在旁边,拍了拍吴本草的肩膀,“适可而止。乔家答应赔偿房屋,你们再交换人质,今日的厮杀便到此为止。至于以后,只要你们别去城主府打,我懒得再掺和……”

    说罢,他屈指一弹,隔空弹飞小艾颈间的剑。

    小腻见状,疾速从乔震霆身上跳离,落在小艾肩头,紧盯着章俊。

    场间没有人比它更清楚,这老头的实力到底有多可怕。

    同样可怕的,还有那头老驴。

    ………………

    PS:我非常欢迎读者提意见,而且愿意吸取采纳。

    不过,我有一点小要求,就是读者如果有质疑、或者不认同的地方,能不能稍微耐心多等几章,先看看我会如何写下去。

    毕竟篇幅有限,我不可能在短短一章之内,立即把全部来龙去脉都解释清楚。

    如果缺乏这点耐心,造成误会,便贸然弃书,岂非太遗憾了?

    谢谢理解和支持!天阿降临https://m.dihuang.org/book/944/,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