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三章 宫装少妇
    …

    看着铜镜中那张跟自己原来长得一模一样却至少年轻了十六七岁的脸,尤其是察觉到了这具新身体的健康和活力了之后,蔡仍更加感激那位让自己穿越的神明。

    而一旁的喜鹊,则有些紧张,她不知道,她为公子梳的这个有些松散的头,能否让公子满意?

    从铜镜中看到了喜鹊紧张无比的表情之后,蔡仍笑道:“还不错,在你娘病好之前,就由你伺候我梳洗吧。”

    喜鹊一听,大喜,忙道:“谢谢六公子,谢谢六公子!”

    蔡仍转过身,然后捏了捏喜鹊那粉嫩的小脸蛋,说道:“谢什么,你可是我的人,我能不照顾你吗?”

    喜鹊一听,小脸顿时就变得红扑扑的、热腾腾的,心跳也“砰砰砰”的开始加速。

    府中的那些爱嚼舌根子的婆子们都说,蔡仍将她们母女救回来,指定是看上了她们母女的美貌,早晚要将她们母女收入房中。

    对此,喜鹊一直将信将疑,哪怕她母亲说:公子是君子,是看她们母女可怜,不忍心让她们母女去当营妓,才出手相救,绝不是外人所说的那个样子。

    如今看来,公子好像真有要收她的意思,否则怎么会这么说,又跟她这么亲昵?

    喜鹊心乱如麻,“我马上就要十岁了,再过三年就成年了……听那些婆子说,有些王孙公子就喜欢没有成年的,公子他该不会也有这种嗜好吧?”

    突然!

    喜鹊的脑门突然被人敲了一下,紧接着蔡仍的声音便响起:“想什么呐,这么出神,连我说什么,都没听见?”

    喜鹊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公子说什么?”

    蔡仍道:“我说陪我出去走走。”

    喜鹊“哦”了一声,然后跟上了蔡仍的脚步……

    ……

    穿过一座又座庭院,蔡仍大涨见识,也终于知道了古代华府到底有多奢华。

    蔡京的这座鸣銮堂,俨然就是一座小型皇宫!

    这不禁让蔡仍脑中浮现出来了一些有关蔡京的太师府的记载。

    蔡京的第四子,也就是蔡绦所著的《铁围山丛谈》上说:

    这座太师府,高大雄伟,气势恢宏,占地广阔,大门口矗立着一座四丈九尺高的楼台,匾额上题有“鸣銮堂”三个金字,那是宋徽宗赵佶用“瘦金体”御笔亲书的。

    院中有一个鸟语花香的南园,还有一个碧波荡漾的西湖,都颇负盛名。

    这座宅第,是赵佶御赐给蔡京的,座落在皇城西北侧的外城,金水河南岸。

    这金水河乃是宋太祖时期开凿的一条人工河,是东京城四大河流之一,专保证皇宫内廷池苑有充足用水而建。

    河水从外城西北穿墙进入内城,蜿蜒而行,自天波门流入皇城后苑,在大内曲曲折折绕过太庙,然后过御街而东行,直至内城东濠。

    金水河在皇宫内廷这一段称作“景龙江”或“龙德江”,出天波门以西称作“天波溪”。

    赵佶临幸太师府,有时坐轿子去,有时则坐小船去。

    其实坐船去最方便,沿着景龙江、天波溪逆流西行,便可直接抵达这座太师府。

    太师府南边还有一条河,即汴河,那是东京城内最大的一条河流,每日来往船只很多,大多是运输货物的商船,当然也有装饰华丽的游船不时穿梭其中。

    汴河穿城而过,河上有十几座桥,太师府南边的这座就叫太师府桥。

    这座桥很有名,东京城里妇孺皆知。

    而住在桥北太师府里的蔡京,更是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蔡京从熙宁三年考中进士踏入仕途,到重和二年,已经在宦海之中沉浮达四十九年之久。

    他历经宋神宗、宋哲宗、宋徽宗三朝皇帝,都很受赏识,当然这中间他也多次受到过政敌的无情打击和极力排挤。

    现在,无论是权势还是待遇,七十四岁的蔡京,都已达到了人生的顶峰。

    在喜鹊的陪同下,蔡仍粗略的掀开了这座古代华府的一个角。

    走着走着,两人来到了西湖边上的一座竹林中。

    这具新身体真是太好了,让已经有七八年没有好好动换动换的蔡仍,忍不住想要试试自己的这具新身体到底有多好?

    于是,蔡仍停了下来。

    让喜鹊站到一旁,蔡仍撩起自己的衣襟将其塞入腰间,然后虎虎生风的打了一套他上一世总结徒手格斗术。

    蔡仍的这套徒手格斗术是由各国的军中格斗术加上混合格斗(包含拳击、泰拳、跆拳道、踢拳、空手道、截拳道、法国踢腿术、柔道、柔术、合气道、桑搏、西斯特玛、卡波耶拉、古典式摔跤、中国式摔跤)而成。

    靠着这套徒手格斗术,直至重伤退伍之前,蔡仍一直牢牢的坐在军中徒手格斗第一人的宝座上,无人能撼动。

    打着打着,蔡仍仿佛回到了自己的颠覆时刻,拳脚变得越来越凌厉,招式也变得越来越刁钻,就仿佛他的每一招都能杀死一个敌人一般。

    一边观看的喜鹊,满眼都是震惊!

    她怎么也没想到,看着斯斯文文的公子,竟然有一身这样的好武艺——喜鹊虽然不懂武艺,但她从直觉上感觉得到,六公子的武艺绝对要比她父亲高出不少。

    从头到尾畅快淋漓的展示了一遍自己所会的格斗术,蔡仍脸不红、心不跳的收了功。

    这让蔡仍更加满意自己的这具新身体,“这身体的底子实在是太好了,没系统的锻炼过,甚至有可能就没锻炼过,竟然还有这么好的耐力,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蔡仍准备进一步测试自己的这具新身体的时候,远处的西湖方向突然传来了“噗通”一声,紧接着就传来了男女混杂的求救声,其中一个女人喊的“救命”声格外的悦耳和刺耳!

    也不知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什么魔力,它一出现,蔡仍刚刚还控制自如的身体突然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发了疯似的向那求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急奔了不一会,蔡仍便来到了湖边,然后就看见一个宫装少妇正在湖水中挣扎。

    连给蔡仍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蔡仍的身体就带着蔡仍一头扎进了湖入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