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九章 班门弄斧
    …

    蔡全万万没想到,平时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少爷,今天会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将自己推了一个大跟头!

    蔡全脑中飞快转动,“少爷怎么会这么对我,难道真像那些婆子传的那样,是因为他对素娘母女有想法?这不应该啊,虽然素娘母女貌美如花,可此前少爷并没有表现出来对她们感兴趣啊,甚至就连不久前救下她们母女都是因为听了我所劝。更何况,公子是何等的骄傲,他喜欢的是茂德帝姬,最不济能让他动心的也得是名门嫡女,他怎么会对自家的奴婢动心?”

    蔡全猜错了。

    蔡仍收拾蔡全,其实跟素娘、喜鹊母女并没有多大关系,他之所以不给蔡全好脸色看,有以下三个原因:

    一、蔡全今天太过擅作主张——他不仅擅自绑了蔡仍的人喜鹊,还直接就给蔡仍定上“你做错了”的结论,然后就是对蔡仍一顿指手画脚,甚至想逼蔡仍听他的按照他所说的做,另外他还想替蔡仍处置素娘、喜鹊母女,这让控制欲很强的蔡仍非常讨厌:“我又不是自己不能做决定的傀儡,用得着你替我做决定?你算老几啊!”

    二、虽然只是刚刚接触,但蔡仍还是看出来了,蔡全在他这里的权利不小,不小到素娘这个下人已经将蔡全和蔡仍相提并论了,这也是控制欲很强的蔡仍所不能容忍的——蔡仍不是接受不了别人给自己提意见,他是接受不了自己的一个下人爬到自己相同的高度上,这么说吧,虽然蔡仍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但他骨子里却有一些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比如,他忍受不了强仆欺主,尤其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三、也是最重要的,通过刚刚蔡全一系列的出谋划策来看,蔡全说的虽然不是全都准,但也不难看出蔡全是一个很聪明甚至是有些韬略的人,他也是现在急缺帮手的蔡仍所需要的人才,可奈何蔡全的手伸得实在是太长了,更为关键的是他还这么了解原来的蔡仍,这种情况下,蔡仍哪怕无人可用,也绝不能将蔡留在身边,蔡仍可不想暴露自己是穿越者这件事。

    如此,也就注定了,蔡仍要疏远甚至是要撵走蔡全。

    蔡仍这么做,对蔡全来说可能有点不公平,原来的蔡仍这么信任蔡全,绝不可能是没有原因的。

    可就像蔡全刚刚所说的那样,欲成大事者,绝不能妇人之仁!

    所以,蔡仍才看准时机,果断将蔡全从自己身边“扒拉开”。

    蔡仍不再理会蔡全,而是看着素娘说道:“起来吧,我蔡仍就算再没有担当,也绝不会将自己的责任推到一个无辜的侍女身上。”

    素娘听言,重重一拜,道:“谢公子慈悲。”

    言毕,素娘慢慢站起身来。

    可能是因为身上的病太重的缘故,素娘站起来了之后,身体突然一晃,就好似要跌到一般!

    蔡仍见状,下意识的搀住了素娘的胳膊。

    素娘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两朵红云!

    “谢公子!”素娘柔声道。

    迟疑了一下,素娘并没有将胳膊从蔡仍的手中抽出来,而是任由蔡仍搀着她的胳膊。

    如今,在绝大多数蔡仍院中的下人看来,蔡仍刚刚推了平时当作师友一般的蔡全一把,是为了素娘、喜鹊母女。

    换而言之,蔡仍已经表现出来了对素娘、喜鹊母女有意思。

    这种时候,素娘自然是要有所回应的,也就是抗拒还是接受?

    很显然,经过短暂的抉择之后,素娘选择了后者。

    这个选择并不难做。

    首先,素娘母女已经没有了依靠,又被打入了妓籍,在这个落后的封建时代,她们母女要想很好的甚至只是活下去,势必得找一个依靠。

    再从蔡仍这里看,蔡仍出身名门望族,正是女人强有力的依靠。

    而且,蔡仍本身又年轻俊朗、才华横溢,前途不可限量,妥妥是这个时代的高富帅。

    这么说吧,蔡仍能看上素娘、喜鹊母女,那绝对是她们母女的造化,她们母女又哪里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蔡仍的阅历何其丰富,哪能想不通这其中的关键,哪能看不出来素娘的选择?

    说实话,上一世要是有素娘这样的大美女能委身蔡仍,蔡仍绝对做梦都能笑醒,哪怕她还带着一个喜鹊这样的拖油瓶。

    即使是换到了这一世,蔡仍的身价暴涨,蔡仍也绝不会抗拒这种好事。

    更何况,还有可能得到一对极品母女花,这更是内心邪恶的蔡仍绝不会抗拒的好事。

    但话又说回来,虽然不会抗拒,但该敲打的蔡仍也会敲打,毕竟,他想要的不是一两棵树,而是一整片森林。

    所以,顺势将素娘搂入怀中的同时,蔡仍用只有他们俩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素娘好手段,到现在蔡全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被你给捧杀了。”

    素娘一听,心中就是“咯噔”一声!

    素娘真没想到,蔡仍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有可能刚刚事情发生的时候,蔡仍就已经知道她是有意将蔡全和蔡仍相提并论用以为喜鹊谋取一线生机的!

    虽然与蔡仍没接触过几次,但一向自负看人很准的素娘,其实已经看出来了蔡仍是一个一心读书的单纯少年,这也是她敢在蔡仍面前使用离间计的原因之一。

    然而,事实证明,素娘这次看走眼了,蔡仍绝对是一个心智成熟甚至是多智如妖的智者,她刚刚完全是班门弄斧了。

    素娘还算沉稳,她很快就意识到,现在狡辩是没有用的,只有勇于承认,她才不会输了当下这大好的局面。

    所以,素娘刚刚才止住的泪水立即就又流淌了出来,她用袖边擦了擦眼泪,然后戚戚的说道:“亡夫是边军小校,常年守卫边疆不在家中,因此,自奴婢十三岁生下喜鹊,一直是我们母女相依为命,喜鹊可以说是奴婢最亲的人、是奴婢的命,奴婢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喜鹊被蔡管事打死,所以奴婢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就素娘现在带雨梨花的样子,只要是一个男人,就扛不住,蔡仍也不例外。

    蔡仍伸出手帮素娘擦了擦眼泪,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警告你,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如果下次你还敢在我面前耍手段,我绝不轻饶了你。”

    素娘赶紧应道:“诺。”

    两人亲密的样子,被蔡仍院中的所有下人看在眼里,尤其是被蔡全看在眼里。

    几乎所有人都在想:“怕是要不了几日,素娘就会被公子收入房中了。”

    同时,所有人都在做着各自的打算……

    蔡仍和素娘一进院子,就看见喜鹊被两个婆子绑住手脚押在院中。

    素娘的身体下意识的前冲了一下,可在最后关头她还是止住了脚步——素娘是很想去救喜鹊,可她没有这个能力,也不适合做此事,而如果她强行做此事,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素娘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最正确的决定,她扭过头,一脸哀求的看着蔡仍。

    蔡仍没有辜负素娘的期望,他轻轻拍了拍素娘的背,示意素娘放心,然后就放开素娘径直向喜鹊走去。

    两个婆子见蔡仍走过来,赶紧让到一旁去。

    蔡仍来到喜鹊身前,看了惊恐、委屈又无助的喜鹊一眼,然后蹲下亲自为喜鹊解开她身上的绳索,并道:“别怕,有我在,我说过,你是我的人,我会照顾你的。”

    喜鹊听言,再也绷不住了,一头扑入蔡仍的怀中,嚎啕大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