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十七章 逛青楼
    …</p>

    看着蔡仍将喜鹊抱起,亲昵的用额头拱着喜鹊的脸,素娘想张口说些什么!</p>

    可话到嘴边了之后,素娘又生生的将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然后将头别到了一旁。</p>

    她只是这个封建社会的一个普通女人,一个必须依靠男人才能生存的普通女人。</p>

    而且,顺势发展,也并非难以接受,甚至有可能对她和她女儿喜鹊来说更好。</p>

    所以,聪明的素娘,选择了无视喜鹊跟蔡仍亲近。</p>

    蔡仍逗了喜鹊一会将喜鹊逗得“咯咯”乐了之后,便抱着喜鹊进入了厢房。</p>

    素娘并没有跟进去——她代替喜鹊守在门外,不让任何人靠近厢房。</p>

    蔡仍和喜鹊一进来,颜顺和李和就停下手上的工作,然后一同迎了过来。</p>

    蔡仍将喜鹊放下,问道:“怎么样,做出来了几种?”</p>

    李和答道:“按照公子说的,我们制作了十五种精油,然后分别在皂液里加入了各种精油、牛奶、蜂蜜,现在共得十五种香皂。”</p>

    顿了顿,李和又道:“不过,其中九种,我和顺哥觉得并不成功,它们的香味,要么就是太过刺鼻,要么就是不够明显,要么就是不太好闻,另外还有四种花瓣不太好收集,精油制作的困难比较大,现在真正能直接投入制作、并且大量制作的只有两种。”</p>

    说话间,李和和颜顺就引着蔡仍到了他们已经制作好的香皂旁。</p>

    一共是十五盘,李和和颜顺已经按照二、四、九的数量分好了。</p>

    蔡仍先从“二”中拖过一盘,然后用小刀切下一小块。</p>

    闻了闻,一股槐花的香味扑鼻而来。</p>

    老实说,这香味跟蔡仍后世闻过的槐花香皂发出的香味相比差远了——它的香味有些过于浓烈了。</p>

    不过,即便是这样,蔡仍还是觉得,它在这个时代应该有市场,毕竟现在可没有后世那么多种香皂做对比。</p>

    更何况,他们还可以继续研发和改良。</p>

    蔡仍又从另一盘香皂中切了一小块闻了闻。</p>

    让蔡仍有些诧异的是,这块香皂上散发的竟然是檀香的香味。</p>

    蔡仍不记得自己教过颜顺和李和用花瓣以外的东西制作精油,“这是他们自己研究的?”</p>

    李和很快就为蔡仍作出了解答,他道:“这檀香精油是顺哥自己研究出来的,他将檀香碾碎后放入水中浸泡,然后将浸泡好的檀香放入公子您发明的蒸馏器内蒸馏,就得到了檀香精油。”</p>

    蔡仍看向一脸腼腆的颜顺,心道:“没想到我这便宜小舅子竟然还是一个研究型人才。”</p>

    蔡仍鼓励颜顺道:“干得不错,没让我失望。”</p>

    颜顺唯唯诺诺道:“我……我就是随便试……试一试,没想过……没想过会成功。”</p>

    蔡仍道:“敢于尝试是研发者最宝贵的品质,更何况你还有研发者所必须的另一个宝贵的品质——奇思妙想,你能想到用檀香来做精油,这是很多人所想不到的。”</p>

    蔡仍顺势又道:“以后香皂研发这块,就由你负责了,你别怕浪费,也别怕犯错误,我希望你能大胆尝试,给我一些惊喜。”</p>

    颜顺长这么大,头一次有人这么夸他,还让他负责这么大的事,以至于他非常激动,他道:“我一定尽全力……尽全力做好!”</p>

    蔡仍拍了拍颜顺的肩膀,没再多说什么。</p>

    然后,蔡仍扭头又对李和吩咐道:“研发的事,你就不要再参与了,你去帮我做几件事。”</p>

    李和应道:“诺。”</p>

    蔡仍道:“第一件事,你去御街上找一间铺子,地点要好,地方要大,装修要精美,租和买都没有关系。”</p>

    李和一听,就明白了,蔡仍这是准备出售香皂,而他很可能就将是那间铺子的掌柜。</p>

    李和压抑着心中的激动,道:“诺。”</p>

    蔡仍又道:“第二件事,在离铺子别太远的地方找一个大一点、隐秘一点的地方,那里将用来生产香皂,将来也有可能会生产其它东西。”</p>

    李和道:“诺。”</p>

    蔡仍接着说道:“去买一些七到十岁的孩子,男孩、女孩都可以,记住,不要买那些拐来的孩子,要买那些活不下去的孩子。”</p>

    孩子相比较大人来说,要好控制得多,尤其是那些活不下去的孩子。</p>

    而且,这个时代可没有不许雇佣童工一说,相反,将这些活不下去的孩子买来,还是在积善行德,是善良的表现。</p>

    李和明白蔡仍这是准备用孩子来生产香皂,他道:“这样的孩子不用买,江淮去岁遭了大水,有都是流离失所的人,我让我弟兄去一趟,一定给公子招来一百个合适孩子。”</p>

    外地的孩子明显比用本地的孩子更好控制,在此事上,李和明显考虑得比蔡仍更周全。</p>

    蔡仍暗自点了点头,道:“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一会你先跟素娘领一百缗,作为你弟兄此行的盘缠,跟你弟兄说,此事他要是办好了,我绝不会亏待他。”</p>

    李和道:“诺。”</p>

    蔡仍又道:“你再去给我找一些匠人,木匠、皮匠、纸匠、漆匠都要,多多益善……”</p>

    ……</p>

    数日后。</p>

    由蔡仍亲自设计和亲自监督制作的第一代香皂礼盒便问世了。</p>

    这款礼盒,蔡仍充分参考,呃,好吧,充分抄袭了后世香奈儿的一款香水的包装盒。</p>

    为了让这礼盒的逼格更高一些,蔡仍又“作”了一首诗刻在礼盒上。</p>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p>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p>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p>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p>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p>

    这一日,为了自己的东风,蔡仍找到蔡绦,说道:“梁园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都说那樊楼是天下第一楼,那李师师是千古第一名妓,四兄可否带我去见识一下?”</p>

    不想,蔡绦一听,哈哈大笑,道:“六弟啊六弟,我原以为你老成持重不好女色,不想你竟也想去逛一逛那青楼之地!”</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