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二十五章 惴惴不安
    …

    这个时代的名妓,其实就跟后世的女星差不多,她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世人的关注,她们喜欢用的东西,不仅被大户人家的女子追捧,甚至就连宫里的女人都默默的使用。

    因此,如果有她们给蔡仍的香皂做代言,那推广起来,绝对比蔡仍一块一块的去卖要强得多。

    可奈何!

    也不知道赵元奴那日抽什么风,原本好端端的,突然间就发作了。

    蔡仍不禁想道:“我是不是不太会跟女人打交道啊?”

    细细一想,蔡仍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我如果不是继承了原来的蔡仍的身份,素娘可能是我一辈子都染指不了的女人吧?”

    “我如果不是继承了原来的蔡仍的身份,花想容永远也不可能是我的吧?”

    “……”

    这么一想,蔡仍不禁大受打击!

    “师父,是这样的吗?”花想容的声音在蔡仍耳边响起,打断了蔡仍的失落。

    回过神来,蔡仍看了看花想容的动作,然后道:“出脚再狠点,也再果绝一点,还有,一定要记住,你的目标不是敌人的腿,而是敌人的裆,一定要踢准,否则你根本做不到一击制敌,你看看喜鹊,她做得就比你好。”

    虽说成功离开了青楼,但花想容似乎并没有熄了她习武的梦想,她总缠着蔡仍,让蔡仍教她杀人之术。

    蔡仍推脱不过,开始教花想容和喜鹊女子防身术。

    女子防身术,讲究的就是实用,无招无式无规则,无时间无特定环境,一切以杀敌、伤敌或逃跑为最终目的,使用所有可以使用的手段对敌人实现最大程度的伤害,没有任何武术框架,没有任何搏斗约束,为达目的甚至可以自由发挥,随意使用身体的各个器官进行攻击、随意使用各种各样的东西进行攻击。

    蔡仍所传授的女子防身术,实际上是以实战桑博为基础,融入了不少其它流派的杀招,而创造的。

    实战桑博本身就是一种起源于军事格斗的凶狠武技,集踢、打、摔、拿、地面技、器械防守、解脱、押解、捆绑、日常物品的防身使用等多项技能于一体,包容性与实战性均十分强大。

    再加上,蔡仍又在其中加入了不少杀招。

    一旦花想容和喜鹊学会了,那三五个大汉,可能都不够她们打的。

    而且,蔡仍的这套女子防身术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简单易学特别容易上手。

    这不,花想容和喜鹊还没学几天,就打得有模有样了。

    听蔡仍又强调踢裆,花想容的俏脸就又一次红了!

    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喜鹊,不说她比喜鹊大一些吧,她再怎么说也在青楼里待了好几个月,又被调教过一段时间,哪能不懂踢裆是怎么回事?

    花想容暗啐:“师父真坏,净教人家一些下流招数!”

    想虽然是这么想,可为了取悦蔡仍,花想容还是照着蔡仍所说的做了。

    不过——

    照做可是照做,但时不时的,花想容就会故意做错一点。

    你道这是为何?

    原来,花想容想跟蔡仍习武不假,但她的心思可不全都在习武上。

    花想容跟蔡仍回来也有几日了,可蔡仍却始终都没有要了花想容,而是每夜都跟素娘同房。

    这让花想容很是惴惴不安。

    所以,花想容才想方设法的跟蔡仍相处,甚至是主动勾引蔡仍。

    这边,蔡仍刚手把手教会了花想容。

    那边,素娘就来了。

    素娘来到蔡仍近前,道:“官人,三公子的小厮来了,他说三公子想请你过府一叙。”

    蔡仍心中一动:“莫不是我的加强团团长下来了?”

    念及至此,蔡仍赶紧扭头对花想容和喜鹊说道:“你们俩个自己练吧,我先出去办点事。”

    言毕,蔡仍就走到兵器架上将自己的衣服抓起,然后边往外走、边穿衣服。

    素娘见状,赶紧跟上去伺候。

    看着蔡仍和素娘的背影,花想容轻咬着下唇,半晌不语。

    喜鹊见了,问道:“花姐姐你怎么不练了?”

    花想容听言,有些烦躁道:“师父都走了,还练什么!”

    喜鹊以为,花想容说的是,“师父都走了,已经没人教她们了”,所以花想容才不练的。

    喜鹊道:“我已经学会了,要不我教你?”

    花想容听言,扭过头来,捏了捏喜鹊的小脸蛋,道:“你真以为我比你笨学什么都学不会呐,我那是故意的。”

    喜鹊瞪着大眼睛,说道:“故意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因为……”

    话到嘴边了之后,花想容突然想到:“跟喜鹊说这个干嘛。”,于是花想容改口道:“你问那么多干嘛,我当然有我的用意。”

    喜鹊小下巴一扬,道:“哼!你不说我也知道!”

    花想容奇道:“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喜鹊道:“你还不就是想让公子去你屋睡。”

    花想容这回真有些诧异了,道:“你怎么知道的?”

    喜鹊道:“我娘说的,她说,你刚来,心里没有底,会想方设法让公子纳了你。”

    花想容有些骇然,道:“这真是姐姐说的?”

    喜鹊道:“当然了,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

    花想容想了想,问道:“那姐姐还说什么了?”

    喜鹊答道:“我娘还说,其实你不用着急,公子既然把你带回来了,就不可能不要你,他现在没碰你,很可能是因为你太小了,再等个一两年,你就是不想跟公子同房,公子也一定会收了你。”

    花想容心道:“我小么?可我都已经来红了,而且,在樊楼,像我这么大的,很多都已经梳拢了……会不会是姐姐怕我跟她争宠,才利用喜鹊使的缓兵计?嗯,有这个可能,毕竟,姐姐是一个寡妇,不像我是完璧之身,而且她还比师父大五岁,难免会想,在其她人进门之前,先霸着师父为师父生下一儿半女,保住她自己的地位。”

    这么一想之后,花想容当即打定主意:“我不仅不能听姐姐的缓一缓,还得加快脚步才行,只有为师父生下一儿半女,我才能真正在这个家立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