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二十六章 反悔
    …

    找蔡仍的人,并不是蔡翛,而是蔡攸。

    蔡仍刚到蔡翛家里,蔡翛就带着蔡仍来见蔡攸了。

    蔡仍见到蔡攸时,正有三四十美女伺候蔡攸吃饭,桌上摆了两熟紫苏鱼、肉醋托胎衬肠沙鱼、排蒸荔枝腰子、乳炊羊肫、莲花鸭、洗手蟹、葱泼兔、生炒肺、虚汁垂丝羊头、螃蟹酿橙、鲜虾蹄子脍、鸳鸯炸肚,另外还有一羹一汤:百味羹和鹅肫掌汤,除此之外,还有一壶飘香四溢的美酒。

    这样的排场,真让蔡仍有些叹为观止!

    见蔡仍和蔡翛到了,蔡攸很随意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说道:“坐下一块吃吧。”

    蔡翛听言,便拉着蔡仍一块在蔡攸的对面坐下。

    自有侍女给蔡仍和蔡翛拿上餐具。

    蔡仍想过不吃或是简简单单的吃两口,然后就跟蔡攸奔主题。

    可仔细思量过后,蔡仍扯开了腮帮子一顿胡吃猛塞……

    从始至终,蔡攸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蔡仍吃东西,蔡翛也在暗暗打量着蔡仍的举动。

    对于蔡攸和蔡翛的观察,蔡仍仿佛不知道一般,直到酒足饭饱,蔡仍才一抹嘴,然后大大方方的说道:“我吃饱了。”

    蔡攸盯着蔡仍看了一会,突然一笑,道:“原来听老三说老六你想弃文从武,我还有些不信,如今看了你的吃相,嗯,你能成为一个武人。”

    你道蔡仍为何选择在蔡攸面前大吃大喝?

    这自然是有原因的。

    历史上。

    赵佶收复燕云,派童贯全权主持。

    可赵佶虽然给了童贯全权,但却不完全放心童贯。

    一来,那场战争集结了北宋王朝大半的兵马,甚至是赌上了北宋王朝的命运,赵佶不敢完全信任童贯也很正常。

    二来,童贯这个人,胆子向来很大,这从当年他敢私藏赵佶的命令让西军继续攻城就能看出一二,而童贯如此大胆,有时确实能让宋军取得胜利,但这也难免让赵佶这个皇帝有些忌惮。

    所以,赵佶派了他最信任的蔡攸去给童贯当副手,让蔡攸监视和牵制童贯。

    出征之前,赵佶对蔡攸说:“此战必胜,你去,就是帮童贯查漏补缺和赚取一些军功。”

    蔡攸当即就明白了,赵佶是让他去看着童贯的。

    而且,蔡攸也意气风发,觉得他自己此去,一定能赚取不少军功。

    因此,蔡攸入宫辞行,当时赵佶身边正好有两位美貌妃嫔服侍,蔡攸便指着她们说:“等臣大胜归来,请陛下将她们赐给我!”

    赵佶居然也不生气,还笑着同意了。

    从这件事上,就不难看出,蔡攸性格张扬。

    另外,通读过蔡攸历史的蔡仍,还知道不少这样的事。

    所以,蔡仍才赌蔡攸不喜欢那些唯唯诺诺的人,而喜欢张扬一些的人。

    结果证明,被蔡仍赌对了,蔡攸的确喜欢自己的表现。

    蔡仍道:“以前跟师父学武的时候,师父规定必须在一盏茶时间内吃完饭,师父说,在战时随时都有可能投入到激烈的战斗当中去,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甚至几天不吃饭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快速的解决完就餐问题是必备的生存技能。”

    这当然不是蔡仍跟他所谓的师父学的,而是部队训练的。

    而且,一盏茶时间,蔡仍已经说得很保守了,他进入蛙人部队后,曾经训练过把两个馒头使劲一拍压成一个两口吃完。

    听蔡仍这么说,蔡攸道:“这么说来,老六你想弃文从武,并非一时冲动?”

    蔡仍一抱拳,道:“还请大兄成全。”

    不想,蔡攸却有些迟疑!

    蔡翛见了,问道:“可是有什么变故?”

    蔡攸摇摇头,道:“这点小事,能有什么变故,只是,你走后,我又细想了想,觉得老六的要求有些不妥。”

    蔡仍听言,心中就是一沉:“坏了,蔡攸要反悔!”

    蔡翛也是眉头微皱,道:“有何不妥?”

    蔡攸道:“官家向来对领兵将领多有防范,而老六不仅想统兵,还想自己建一支军队,这种事,官家一定是不喜的。”

    蔡仍赶紧解释道:“非是我想这样,而是现在,西北禁军被童太师所把控,中央禁军和河北禁军又不堪用……”

    蔡攸打断蔡仍道:“你所说的,我都知道,但这不能成为我惹官家不高兴甚至是猜疑的理由。”

    蔡翛在一旁帮腔道:“只是一军而已,官家又怎么会不高兴,更不会猜疑大兄。而且,官家不是有意让大兄你入枢密院担任枢密副使吗,你如果没有军队支持,如何能坐得稳这个要职?再有,咱们蔡家一直都没能插手军队,这才导致父亲三起三落……”

    蔡攸打断蔡翛道:“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真以为父亲三起三落是因为没有军队支持?”

    蔡翛沉声道:“难道不是?”

    蔡攸先让他的美侍给他倒了一杯酒,然后一边慢慢品酒、一边说:“父亲政治作风太过雷厉风行,有时候气势咄咄逼人,这让官家感到很不舒服,也怀疑父亲有专权的倾向。”

    顿了顿,蔡攸接着说道:“这并不怨官家,父亲那时太过理想化,他追寻的是相权与皇权共治天下,这也是你们这些读书人一贯的梦想与追求,可这根本就不是官家能容忍的,官家可以给他的臣子荣华富贵,但绝不允许皇权遭到他的臣子的挑战,哪怕是宰相,在官家的眼中,相权是为皇权服务的,相权不能对抗皇权,所以,官家才借童贯他们之手,令父亲三起三落。”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蔡攸总结道:“所以啊,你们所说的军队的支持,有什么用,像童贯,只要官家愿意,他立即就得交出他的兵权,乖乖的去养老。”

    放下酒杯,蔡攸自信的说道:“而我只要让官家一直喜欢我、信任我,我就绝不会像父亲那样失去权力,你们说,这种情况下,我有必要去冒险做官家不喜欢的事吗?”

    蔡攸让蔡仍刮目相看了。

    虽然蔡攸文不成武不就,但他绝对深谙为臣之道,明明白白的知道他的权力到底是哪来的。

    这可是很多在官场上行走了一辈子的人都不懂的,哪怕聪明如蔡京,也是在三起三落之后才懂得这个道理的。

    套用后世的一句话:每个人成功,都不是偶然的,必然有其道理。

    在刮目相看蔡攸的同时,蔡仍也不禁有些失落——在爱惜羽毛的蔡攸这里,他想要的,怕是难以得到了。

    这时,蔡攸突然语气一转,又道:“老六,你要的其实并不多,对我来说,可以说是举手之劳,但你想要的,有些敏感,所以,我不能给你,不过,这是老六你第一次求我,我这个当大兄的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这样好了,你如果还想弃文从武,我可以保举你去禁军中担任一指挥,统建一营兵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