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三十章 升官发财
    …

    “将军准备怎么比?”

    蔡仍也不跟许猛废话,直接就叫人拿来十一条黑带,道:“你在我的招兵处已经围观了十数日,我教我的兵的队列,你应该也会了吧?”

    原来,这许猛已经在蔡仍的招兵处徘徊了十几天了,而蔡仍也早就留意到他了。

    许猛也清楚,以他的身形,在招兵处晃悠了十几天,蔡仍不可能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因此他很光棍的就承认了:“将军所传之队列,并不繁琐,小人自问应该不会做错。”

    蔡仍道:“那你与我的兵一同将眼睛蒙起来,听我的命令,演练队列,你可敢?”

    许猛听言,心中一动,他隐隐猜到了蔡仍想让他和金吾军新兵比什么了。

    不过——

    许猛还不敢完全确定,因此他问道:“在这里比?”

    蔡仍摇摇头,道:“不是这里。”,然后一指不远处的断魂崖边,道:“在那里比。”

    许猛都没顺着蔡仍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知道蔡仍所指的地方一定是断魂崖边。

    换而言之,许猛已经猜到要比什么了。

    许猛沉默了一会,道:“好,那小人就在那里跟将军的兵比一比服从性。”

    许猛虽然不富裕,但他还真不差蔡仍给出的这几十缗的饷银。

    许猛之所以来蔡仍这里参军,是因为他消息灵通,打听到了蔡仍的跟脚,知道蔡仍是蔡家人,还知道蔡仍是今科第四名。

    许猛也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想要搏取功名光宗耀祖、封妻荫子。

    可奈何,许猛虽然有一身的本事,却始终没有出人头地的门路。

    直到许猛偶然间听到了蔡仍出身,他立即意识到,这可能是他的一个机会。

    然后,许猛就果断的跑来蔡仍的招兵处。

    不过——

    来虽然来了,但许猛却并没有直接就应招。

    许猛是在仔仔细细的观察了蔡仍的一举一动十几天确定了蔡仍是想干一番事业了之后,才自信满满的应招的。

    可让许猛没想到的是,招兵处的人只问了许猛几个简单的问题,就把许猛给刷下去了。

    许猛是真没想过,他自己会被刷下去,进而在懵逼了的同时,也不禁有些怒了,所以,才跑来找蔡仍要个说法。

    如今,怒劲已过,许猛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

    许猛心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正好可以向他展示一下我的手段,叫他以后高看我一眼。”

    众人来到断魂崖边,许猛和金吾军的十个新兵一同将眼睛蒙好。

    蔡仍下令道:“全体都有,立正!少稍!立正!齐步……走!”

    接下来,蔡仍开始操练许猛等人。

    走起来了以后,许猛和蔡仍所招之新兵的差距立即就显露了出来。

    别误会,并不是金吾军的新兵做得比许猛好,恰恰相反,是许猛做得比金吾军的新兵好,而且是好得多。

    金吾军的新兵,有几个是真笨,顺拐什么的就不说了,有时候甚至连左右都分不清楚。

    而就是那些不顺拐、能分清左右的,也没有许猛做得好、做得标准。

    再反观许猛,他走的队列,比之蔡仍最先招募的那些新兵都不遑多让。

    围观的人一边笑金吾军的新兵笨、一边大赞许猛,还有一些胆大之人笑话蔡仍有眼无珠。

    对于这些议论声,蔡仍丝毫不为所动。

    蔡仍一声令下:“向后转!”

    两个金吾军新兵因为太笨,差点没被自己绊倒,还有一个金吾军新兵转错了方向。

    这又引来了一阵大笑。

    蔡仍仿佛没听见这些笑声一般,他一一下令,让金吾军的三个新兵调整好方向。

    等金吾军的三个新兵又跟其他人站成笔直的一排之后,蔡仍的命令再起响起:“齐步……走!”

    听见蔡仍的命令,十一个人同时向前走。

    起初,所有人都没有在意,有些人甚至在等蔡仍变换命令继续看笑话。

    可慢慢的,议论声越来越小,直至整个空旷之地只剩下蔡仍一个人的声音:

    “……一二……一二……一二……”

    此时,如果有人能看到背对着众人的许猛的脸,就会发现许猛的表情已经变了,变得不再像之前那么轻松了,而是很凝重。

    许猛有两个别人比不了的本事:

    第一个就是,他的方向感极强,他甚至可以闭着眼睛辨别东西南北。

    第二个就是,他的距离感非常好,他能很精准的判断出距离。

    这也是许猛猜到了蔡仍想让他和金吾军新兵比什么还敢应战的原因。

    然而——

    许猛此时才发现,知道断魂崖在哪,和看到断魂崖在哪,真不一样。

    周围的议论声,全都消失了之后,许猛的心就揪了起来,更加小心谨慎的判断他与断魂崖之间的距离!

    “……一二……一二……一二……”

    蔡仍的声音并没有干扰许猛的判断,他知道他自己离断魂崖应该只有十丈了。

    ……

    五丈

    ……

    四丈

    许猛的脚步终于变得迟疑了!

    围观的人也看到了,许猛慢慢脱离了队伍,而金吾军的十个新兵则还像之前一样一丝不苟的尊照着蔡仍的命令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几步,许猛的腿再也迈不开了!

    许猛不是想不到,蔡仍是不可能让他们跳崖的。

    可许猛还是不敢将他自己的命完全交到蔡仍的手中。

    “……一二……一二……一二……”

    许猛伸出手扯下挡住他眼睛的黑布。

    稍稍适应了一下,许猛向前看去。

    就见,他离断魂崖的距离跟他之前断定的一样只剩七步,而那十个金吾军新兵离断魂崖只剩三步了,并且他们还在以蔡仍给的节奏继续往断魂崖走去。

    虽然有几两个金吾军的新兵依旧走得顺拐了,样子非常滑稽可笑,可这时已经没有人再笑他们了。

    “立……定!”

    十名金吾军新兵停下来的地方,离断魂崖只有一步,一个没停好的金吾军新兵甚至差一点就冲下了断魂崖。

    许猛知道,他输了,输得很彻底。

    蔡仍并没有让十名金吾军新兵将黑带拿下来,也没有让没怎么经过训练的他们原地转身,而是让二十个有心里准备的金吾军新兵上前先把他们拖离断魂崖,然后才让他们摘掉他们带着的黑带。

    有过就要罚,有功就要赏,这才能服众。

    所以,蔡仍当众宣布,这十名参比的金吾军新兵因表现优异全部升为伍长、待遇提升一档、赏一缗铜钱,即刻生效。

    如此简单就能升官发财,让金吾军新兵,既羡慕,又嫉妒,同时他们也总结出来了升官发财的秘诀,那就是听蔡将军的命令。

    只要听蔡将军的命令,就能升官发财。

    而如果不听蔡将军的命令,没准就会失足掉下悬崖。

    这一刻,金吾军的新兵们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