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三十三章 天生的万人敌
    …

    “好!”

    “真乃马超战许褚!”

    “不想世界还有此等英雄!”

    “……”

    离农妇所说的山坡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蔡仍就听见了一阵阵的叫好声。

    等蔡仍走到山坡下,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许猛。

    再往前一看,蔡仍的呼吸也是一凛!

    好一双英雄!

    好一对宝马!

    好一场大战!

    先且不说那二位英雄如何英雄,只说这两匹宝马如何宝马。

    看那白马,仿佛南山白额虎,又如同北海玉麒麟,冲得阵,跳得溪,喜战鼓,性如君子,负得重,走得远,惯嘶风,必是龙媒,胜如伍相梨花马,赛过秦王白玉驹。

    再看那红马,鬃分火焰,尾摆朝霞,浑身乱扫胭脂,两耳对攒红叶,侵晨临紫塞,马蹄迸四点寒星,日暮转沙堤,就地滚一团火块,休言南极神驹,真乃寿亭赤兔。

    马如虎,人更如龙。

    看那白马上的青年,生得面如傅粉,唇若抹朱,腰细膀宽,声雄力猛,手中一条丈许长白棍,宛如护身银龙,绝技无伦!

    再看那红马上的汉子,浑如生铁打成,疑是顽铜铸就,两只眼有似铜铃,眉横杀气,眼露凶光,再配上他那张黑脸,就仿佛那《山海经》中的夜叉鬼,手中一条混黑长棍,好似那翻江倒海的恶龙!

    一合分开左右,二人催马再战。

    红马大踏步的向中间冲来,奔行处,风卷残云!

    白马毫不示弱,亦如虎如麟的向中间冲去!

    不多时,二人在中间又撞到了一起!

    一来一往,四条臂膊纵横!

    一去一回,八只马蹄撩乱!

    丈二白棍,上下翻飞!

    杯口粗细黑棍,左遮右挡!

    白脸长汉以棍当枪,封、闭、提、掳、拦、拿、还、缠、截、进、乱、定、斜、直、圈、串、排、压、扎、软、闪、赚,可谓是刚柔兼施,理明法备,精妙实用,尽此诸法,可以贯诸艺矣!

    黑脸汉子手中黑棍,接、进、拦、劈、扶、扯、停、领、闪、站、钩、挂、缠、绞、颤、转、随、合、出、入、进、退、杂,可谓是变化莫测,神化无穷,天下咸尚之!

    二人交战,真好比上山虎遇上下山虎,云中龙遇上雾中龙,直杀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二人各人窥破绽,哪敢放半点闲!

    真真是一翻好斗!

    蔡仍来到死死盯着战场的许猛身边,一拍许猛的肩膀。

    许猛正看得入神,哪愿意被人打扰?因此,他回手就是一肘,意图将打扰他的人赶走。

    不想,许猛这一肘刚一扫出,就被一幅“铁钳”死死的钳住!

    许猛连忙扭头看去,然后就见钳住他胳膊的人是蔡仍!

    许猛一边暗道:“将军好大的气力!”、一边赶紧叫人道:“将军!”

    蔡仍放开许猛的胳膊,然后看着黑脸汉子问道:“他是王德?”

    许猛答道:“正是我哥哥王德。”

    蔡仍又看着白净青年问道:“那他是谁?”

    不想,许猛却摇摇头,道:“小人也不知,小人和小人的哥哥是在此间遇到他的,小人跟他发生了一点误会,他打了小人,小人的哥哥便跟他斗了起来,两人先是比了拳脚,后又比了棍棒,最后演变成了现在的马斗。”

    在此事上,许猛说了点谎,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含糊了一些事。

    这事就是许猛和白净青年之间的误会。

    昨日与蔡仍接触过后,许猛越发的对自己的前途有信心了。

    于是,昨日回家了之后,许猛便跟王德狠狠的夸赞了蔡仍一番,称蔡仍一定前途无量,跟着蔡仍一定能出人头地。

    王德在听了许猛和蔡仍所挑、所练之兵比试的过程之后,也对蔡仍生出了一些兴趣。

    再结合蔡仍的背景、蔡仍今科第四名的身份。

    同样渴望出人头地的王德,便答应跟许猛来看看。

    次日一早黑还没亮,二人便从阳武县城出现,然后直奔蔡仍的招兵处而来。

    可走着走着,许猛就感觉不对了。

    仔细看看,许猛就发现了,问题出在王德的宝马上。

    王德人如龙、马如虎,往那一站,许猛就成了他的衬托。

    这其实也是许猛之前没带王德一块去应招的原因之一——有王德在,就显不出他来了。

    许猛自觉,论卖相,他一点都不输王德,他只是差了一匹宝马装门面。

    事情就这么巧。

    就在那时,迎面来了一个白净的青年,而这白净青年的手中恰好就牵着一匹一点都不输王德的宝马的宝马。

    许猛以为这是老天送给他的宝马,立即上前议买。

    不想,白净青年根本不愿意卖他自己的宝马,直接拒绝了。

    许猛不甘心,一直纠缠着白净青年。

    白净青年今天还有事,不愿意被许猛纠缠,于是就推了许猛一把,想要将许猛推到一边,然后牵马离开。

    不想,就这一下,让许猛找到了发飙的借口。

    许猛当即就跟白净青年动起了手。

    可这次一向在阳武县横行的许猛却踢到了铁板。

    白净青年只三拳两脚就将许猛打翻在地。

    在一旁观看的王德,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兄弟许猛挨打。

    于是乎,这场龙争虎斗就爆发了……

    蔡仍对王德和白净青年为什么会斗到一起,一点都不感兴趣。

    蔡仍唯一感兴趣的就是,怎么将王德和白净青年全都收入自己帐下为自己效力?

    蔡仍扭头一看,见许猛手上也牵着一匹卷毛马、马上还挂有一根长棍,于是心中一动!

    蔡仍冲许猛道:“把马和长棍借我用用。”

    许猛不明白蔡仍想要干什么,又不敢多问,他只能赶紧将手中的马缰绳双手奉上。

    最近这段时间,蔡仍一直在跟他从禁军当中请的一个很有名的教头学习骑马和马战。

    如今已经初见成效,至少那个很有名的教头已经不是蔡仍的对手了,而且,这还是在蔡仍不使用蛮力的情况下,如果蔡仍使上蛮力,绝对可以在一两内招秒杀那个很有名的教头。

    套用那个很有名的教头的话:“公子您就是那天生的万人敌!”

    “今天正好可以试试我到底是不是那万人敌。”

    念及至此,蔡仍一抓马鞍翻身上马,然后摘下马上的长棍。

    长棍一入手,蔡仍就心道:“太轻了,跟牙签似的。”

    可这个时候蔡仍也没有挑的条件,他只能一捻手中长棍,同时一夹胯下卷毛马,然后人马合一向场中打斗的两人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