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三十六章 忠将
    …

    金吾军驻地。

    蔡仍带着五百个精壮如小牛犊子似的新兵正在按照后世教导队的训练强度如火如荼的训练着。

    教导队,是后世的军队培育和训练士官骨干和班长岗位人选的地方。

    饿死不去炊事班,累死不去教导队!

    教导队向来是一个特别苦、特别累的地方。

    这自然不假,教导队的训练强度之强,可能也就仅次于特种兵的训练强度。

    但话又说回来,高强度的训练能够快速磨练和锻造人,也能孕育出来优秀的指挥、士官。

    也只有通过如此高强度且密集的训练,才能够让新兵快速成长起来,才能够让这五百农民快速成军。

    而且,蔡仍是有野心的——蔡仍准备将这五百金吾军当成自己千军万马的种子。

    基于此,蔡仍以“能指挥,懂教学、会组训、善管理”的优秀指挥士官人才方向训练他们,尽量激发他们的指挥能力、训练能力、基本技能和管理教育能力。

    这无疑又增加了金吾军新兵的训练强度。

    可对此,金吾军新兵,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没有一句怨言。

    为何?

    首先,金吾军的新兵绝大多数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他们大多胆小听话。

    其次,金吾军的待遇和福利好——待遇方面就不多说了,现在大宋的军队根本就没有像金吾军这样给足额军响的,哪怕是在现在待遇最好的西军当中也绝不可能像在金吾军一样拿到足额的军响,而且,除了给足额军响以外,金吾军的福利也好,入伍便给两身军服,从上到下全都是最好的禁军军服(在这个时代,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财产),每年寒暑各再发一套军装,有配偶随军的还给安排事做和发给“无工作随军配偶生活困难补助费”,家庭困难还可以申请“救济费”,等等……

    其次,金吾军的伙食好,非常非常好,顿顿能吃饱不说,还顿顿有肉,而且是大块肉,咬一口流油的大块肉,据说,金吾军的伙房每天都杀一头猪或三只羊、或几十只鸡,鱼更是成筐成筐的往里拉,这在别的军队绝对是想也别想的事。

    再次,也是最重要的,蔡仍从来不看着别人训练,而是每次都亲自带着人训练,有时候,蔡仍一天的训练强度是别人的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这种情况下,别人在佩服蔡仍跟铁打的似的的同时,谁又好意思有怨言?

    ……

    一边带着新兵跑圈,蔡仍一边犯愁!

    金吾军是走上正轨了,可自己兜里快空了。

    当初,蔡仍上任时领的那些军饷,现在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

    如果再没有钱,蔡仍有可能就要稳不住局面了。

    最近,蔡仍一直在研究周围的几伙强盗,准备出兵去围剿一下,看看能不能缴获一些,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

    可那几伙强盗的规模都不大,别说能不能围剿成功,就算能围剿成功,他们那点钱,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坚持不了太久。

    所以,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由于香皂好像是失败了,蔡仍准备研究一个基地,建个玻璃制造厂,一劳永逸的解决军饷这个难题。

    玻璃珠子,不值钱?

    开玩笑,哥伦布那货可是拿着玻璃珠子就换到了南美洲土著的黄金。

    门窗玻璃,不值钱?

    这时代,可是用纸糊窗户,不透光不说,还不能挡风挡雨。

    可以想象,只要玻璃窗一出现,绝对是昂贵的奢侈品。

    铜镜看不清相貌?

    用玻璃镜试试,保证你连毛孔都能看清。

    这样的镜子,要你百八十缗一块,不贵吧?

    望远镜、近视眼镜、老花镜,哪一个不都是赚钱的神器?

    还有玻璃大棚,让宋代的人,也能在冬天吃到夏天的水果蔬菜。

    这样反季的东西,要一百倍的价格,不算黑吧?

    所以,只要蔡仍的玻璃厂能建起来,蔡仍就绝对不会再缺钱。

    现在的问题是,蔡仍太过弱小了,不说没法保护玻璃厂这堆金山,就是想找一个安全一点的基地都没有。

    这也是蔡仍一直没有放出玻璃这个大杀器的主要原因。

    哎!

    钱呐!

    怎么才能走出眼前这个困局?

    就在这时,有站岗士兵迎着蔡仍跑来。

    站岗士兵来到蔡仍近前,道:“报告!”

    蔡仍下令:“全体都有,立……定!”

    蔡仍冲站岗士兵还了一礼,然后才道:“什么事?”

    站岗士兵答道:“报告将军,颜小娘差遣来的小厮求见将军!”

    蔡仍听言,眉头就是一皱!

    蔡京的鸣銮堂到底不是自己的家。

    而且蔡仍也准备在阳武县这里发展一段时间。

    所以,上任不久,蔡仍就在阳武县城里买了一座小院,将素娘、喜鹊、花想容她们接了过来。

    不过——

    虽然素娘她们搬到阳武县城了,可这段时间,蔡仍一次都没回去,始终跟金吾军的将士们吃住在一起。

    这也是金吾军的将士佩服蔡仍的原因之一。

    而素娘她们也算懂事,从来没有主动派人来军队找过蔡仍。

    不想,今日素娘竟然派人来了。

    “素娘找我什么事?”

    带着这样的疑问,蔡仍下令道:“张宪出列!”

    听见蔡仍的命令,排在队列最前面的一个长大青年,跑步出列,然后来到蔡仍对面立正站定。

    如果是那天在坡下观战的人,一眼就能认出,这个长大青年,就是那日跟王德打平、后来投了金吾军的白净青年。

    没错!

    他就是张宪张宗本!

    有不熟悉宋史的人可能会问,这个张宪张宗本到底是谁?

    他就是那个破曹成、擒郝政、复邓州、战颍昌、战陈州、取得临颖大捷的大将,他就是那个岳飞最为倚重、岳飞最为信任、从岳飞微不足道相随、始终陪伴岳飞左右、岳飞可以把自己的家小托付给他、最后在牢中受尽了折磨也不肯污蔑岳飞谋反陪着岳飞父子赴死的岳飞的第一爱将,他就是那个因为始终忠诚于岳飞最后甚至被小说塑造成了岳飞女婿的忠将——张宪张宗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