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三十七章 有孕在身
    …

    蔡仍喜得王德,但更喜得张宪。

    悍将固然可贵,但忠将更为难得。

    更何况,以战功论和战绩论,张宪一点都不输王德,甚至还有些过之。

    所以,收了王德和张宪以后,蔡仍让王德去帮自己组建骑兵,而培养张宪充当自己的副手协助自己统练金吾军。

    就像现在,蔡仍有事必须离开,就将金吾军交给了张宪训练。

    ……

    素娘派来的小厮,告诉蔡仍,李和来了,而且带来了好消息。

    虽然小厮并没说是什么好消息(素娘出于稳妥,并没有告诉小厮是什么消息),但蔡仍还是猜到应该是百香居的香皂有收获了。

    现在正是蔡仍最钱紧的时候,得知这样的好消息,蔡仍怎么可能不回阳武县城一趟?

    更何况,还赶巧了,阳武县的县令赵开也派人来请蔡仍明日去县衙一趟商量如何出兵围剿宋江一伙之事。

    所以,将金吾军交给张宪训练了以后,蔡仍便带着许猛等二十个踏白贪黑回到了阳武县城……

    ……

    入得城来,蔡仍直奔自己家而去。

    到了家门口,自有小厮跑进去通知素娘等人蔡仍回来了。

    不一会的功夫,素娘、喜鹊、花想容、李和等人就全都迎了出来。

    离得老远,蔡仍就看见素娘的小腹已经凸显出来了。

    是的。

    素娘已经怀上了,其实早在蔡仍离京的时候,蔡京府上的郎中就已经诊断出来素娘已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这也正常,照蔡仍那强悍的欲望,素娘怀不上才怪。

    蔡仍往前迎了两步,来到素娘身边,道:“你有孕在身,还出来干嘛?”

    说这话的同时,蔡仍将自己的大氅解下,给素娘披上。

    素娘一脸幸福道:“我没那么娇惯,再说,官人不也说,怀孕后多走动,有助于生产嘛。”

    素娘随即又压低声音说道:“李掌柜说香皂赚钱了,赚多少我没问,不过看李掌柜的样子,应该是赚了不少,官人先去办正事去吧,我和花妹妹先去给官人准备饭菜。”

    都快断粮了的蔡仍,也着急知道李和到底赚了多少钱,所以,嘱咐了素娘一句:“我的兵全都是大肚汉,你让厨房多准备些饭菜。”,然后就带着李和去了书房。

    一到书房,蔡仍就迫不及待的问李和:“赚多少?”

    李和双手托着一沓钱引放到了蔡仍的书桌上。

    钱引就是交子,宋徽宗大观元年,宋朝政府改“交子”为“钱引”,改“交子务”为“钱引务”,除四川、福建、浙江、湖广等地仍沿用“交子”外,其它诸路均改用“钱引”,后四川也于大观三年改交子为钱引。

    “钱引”与“交子”最大的区别,是它以“缗”为单位。

    “钱引”的纸张、印刷、图画和印鉴都很精良。

    但“钱引”不置钞本,不许兑换,因此,后来当权者随意增发,导致纸券价值大跌,到了南宋嘉定时期,每缗只值现钱一百文。

    现在,钱引刚刚发行十来年时间,北宋的经济也还没有崩溃,因此,现在的钱引还是非常保值的,基本上就相当于后世的纸币。

    蔡仍拿起李和递过来的钱引数了数,竟然有五十五万缗之多,不禁有些难以置信道:“这才多长时间,就卖了这么多块香皂?”

    李和道:“这得感谢茂德帝姬和赵元奴小姐,因为有她们帮忙推广,香皂先是在皇宫内和青楼里流行起来,然后成了人人追捧、人人追逐,让我们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卖出去了三千多盒香皂,小人估计,下个月比这个月应该只多不少。”

    蔡仍一听,心道:“这已经不用建玻璃厂了,仅这香皂,就足够我目前养军用了。”

    可就在这时,李和却又道:“不过,前题是,咱们下个月还能像这个月一样这么随意的卖香皂。”

    蔡仍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明白李和为什么会不招而来了。

    蔡仍问:“是不是有人打我的百香居的主意了?”

    李和道:“近来,潜火队总往咱们店里跑,有一次差点就叫他们冲进了咱们生产香皂的院子,还有一些泼皮也总往咱们那跑,后来,我们放出风去,说这是公子您的铺子,他们才消停了,不过,我担心,他们只能消停一时,毕竟东京城里的达官贵人太多,而咱们铺子一年能有六七百万缗的收入,太让人眼红了。”

    这种事,古往今来皆有之。

    而应对这样的事,要么就是你的实力够强,让别人不敢窥视你的买卖,要么就是你分出去一部分财富,将那些有实力的人绑在你的战车上。

    前者,别看蔡仍是蔡家人,但这点实力在东京汴梁城根本不够看,指定不够保住香皂这个聚宝盆。

    所以,现在的蔡仍只能选择后者。

    而选择后者,虽然会让蔡仍失去不少财富,可也会帮蔡仍稳固人脉,甚至是拓展人脉,进而也能让蔡仍在官途上走得更顺一些。

    明白这个道理的蔡仍,很快就做了决定,道:“此事不用你操心了,这几日我会亲自回京一趟处理此事的。”

    李和应道:“诺。”

    蔡仍又道:“我听说,你有一子,现在好像十四了吧?”

    李和答道:“是的,将军,过年就十五了。”

    蔡仍问:“你对他有什么安排?”

    李和很醒目的说道:“小人卑贱,哪有安排……不行,过了年我就带他到铺子帮忙?”

    蔡仍想了想,道:“让你儿子来给我做个跑腿的小厮吧,如果他是可塑之才,我会找机会给他谋个官身。”

    李和一听,大喜!

    一直以来,商人的社会地位都极为低下。

    秦汉开始,甚至有了明确的规定,商人不得穿“丝绸”,凡豪商巨贾家产申报不实就要充公等等规定。

    再往后,就更为严格了,规定商人之子不得参加科考,商人之女不得嫁入仕门,等等……

    总之,商人几乎没有地位,进而也就没有了财富的保障,一旦国家缺钱,就会开始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抄一波家。

    宋朝其实还好一些,但“士、农、工、商”的格局并没有变。

    所以,有机会从最低等的商一跃成为最高等的士,李和怎能不高兴?要知道,这可不单单关系到他自己,还关系到他整个家族,他的子孙后代!

    李和赶紧谢道:“谢将军!”

    蔡仍道:“你好好做事,我是绝不会亏待有功之人的。”

    李和道:“将军的救命之恩,小人用一生时间都报不完,怎敢奢求更多。”

    蔡仍没再说什么,很多事,说是没用的,得看做,他要看李和今后怎么做,也要让李和看看自己今后怎么做。

    沉吟了一会,蔡仍问:“你说香皂之所以能大卖是因为赵元奴和茂德帝姬帮的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