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三十九章 硬骨头
    …

    蔡仍确实是憋坏了。

    以至于,虽然他已经很克制了,但花想容还是死去活来的,叫得后院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全都面红耳赤——蔡仍定的家规,男子,不论是谁,一律不许踏入他家后院半步,所以,蔡仍家的后院,除了蔡仍以外,全都是女人。

    次日,花想容连地都下不来了。

    可即便是这样,花想容的脸上仍挂满了笑容。

    来看望花想容的素娘,道:“还笑,要是真被官人伤了你,没准会坐下病根的。”

    素娘又道:“官人也是,没轻没重的,一点都不知道怜惜你第一次。”

    不过素娘随即语气一转,再道:“不过,也不全怨官人,你那么叫,官人能忍得住,才怪呐。”

    花想容低声道:“我是故意的。”

    素娘一听,就明白花想容的用意了,可她还是很配合的问道:“为什么啊?”

    花想容道:“我就是想让她们知道知道师父到底喜不喜欢我!”

    素娘道:“你啊,何必跟下人一般见识?”

    花想容道:“我高兴。”

    素娘无奈的摇摇头,道:“你这性子啊,太直了,会得罪人的。”

    花想容道:“姐姐不知道,她们说话有多难听,昨天晚上,师父跟姐姐你走了,没来我这里,她们竟然说我枉费心机!”

    素娘道:“好了,好了,你就是不自信,我都跟你说了,官人不是不喜欢你,否则他也不能花那么多钱为你赎身,他就是觉得你有点小,怕伤了你,才想再等等的。”

    花想容道:“姐姐是没处在我的境地,师父如果不要我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素娘设身处地的站在花想容的角度一想,也就明白花想容的心情了,她道:“不管怎么说,官人都正式收了你,官人已经吩咐下去了,给所有下人都包个大红包,晚上再让厨房做几桌好的,帮你庆祝一下,还有,等你好了,能下地了,就去挑两个侍女,月钱也跟我一样是一百缗,总之,你的待遇与我完全相同,这下你满意了吧?”

    说话间,素娘捏了捏花想容的小鼻子。

    花想容道:“谢谢姐姐,师父已经跟我说了,他说是因为你劝他,他才现在收了我的,否则一定让我再长两年。”

    素娘道:“咱们姐妹,说什么谢……我是一寡妇,得官人不弃,收了我,已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哪敢不珍惜,所以,只要你能同我一起伺候好官人,其它的事,都好说。”

    花想容道:“师父将我从青楼里救出来,我必用一生报答他,怎会不好好伺候他?”

    素娘道:“如此甚好。”

    花想容突然想起有一会没看到蔡仍了,问道:“对了,姐姐,师父去哪了?”

    素娘答道:“他去县衙了,说是去研究剿匪的事……”

    ……

    阳武县县衙。

    县令赵开,主簿蒋兴祖,濮州司法参军傅察,以及蔡仍,正在商量出兵围剿宋江一伙之事。

    此次围剿,赵佶将命令下给了濮州知州曾孝蕴,傅察便是曾孝蕴派来的。

    按说,此事既然由州里统一调度,那么就应该跟县里无关了。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现在,除殿前司的捧日军和天武军外,其余的各路禁军实行“更戍制度”,换而言之就是地方有提供军队物资的义务。

    而大军开拔,必然要涉及到转运物资、后勤保障。

    所以,几个人坐到了一块。

    虽说赵开与傅察的级别差不多,但不管怎么说,傅察代表的都是知州曾孝蕴,所以最先发言的便是傅察。

    傅察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军队更是有守土之责,岂可因有困难,就推脱本应尽之责任……”

    傅察一开口,蔡仍就听出来了,傅察这一路走过来,应该是不太顺利。

    想想也是,中央禁军现在哪还有成建制的军队,不是缺额严重,就是被派去给赵佶修建园林去了,傅察要是能顺利调集到军队才怪。

    这也就不怪,傅察一开口,就先讲一通大道理,企图用大道理来压蔡仍,让蔡仍配合他出兵。

    对于傅察的长篇大论,蔡仍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其实是傅察这个人。

    北宋王朝灭亡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望风而逃,一点气节没有。

    其中也有一些人非常有骨气,以他们自己的死来给北宋这个王朝、来给汉族这个民族增加一点尊严。

    而这些人中的第一个,就是眼前的这个傅察——硬骨头傅察。

    说起来,这个傅察,还跟他们蔡家还有些关系,甚至他还差一点成了蔡仍的姐夫。

    当初,傅察进士及第,被蔡京相中——蔡京有意将其女儿许配给傅察,招傅察为女婿,于是派他三子蔡翛主动找上门去商议此事。

    却不想,傅察不喜欢蔡京的处事方式,断然拒绝了这门婚事,随后娶了右相赵挺之的女儿。

    连当时权倾朝野的蔡京的女儿都敢不娶,可见傅察的骨头有多硬。

    而这还不是傅察骨头最硬的时候。

    宋金交恶之后,傅察奉命使金。

    当时,完颜宗望已经带大军杀过来了。

    双方在燕京碰上了。

    金军士兵试图迫使傅察向完颜宗望下拜,傅察说:“我奉大宋皇帝之命出使,见到金国皇帝自当致敬,现在被你们胁迫至此,却只让我面见二太子,二太子虽是贵人,但也只是人臣,应该以宾礼相见,怎么能让我下拜呢?”

    完颜宗望大怒,声称宋朝失德,自己奉诏伐宋,要傅察将宋朝的情况全部告知,不然的话,死路一条!

    傅察据理力争,指责金国背信弃义,背盟南侵。

    完颜宗望恼羞成怒,哥令部下强按傅察跪拜。

    傅察几次被揪着头发按倒在地,衣袖都被扯裂,但依然昂首大叫:“我项可断,膝不可屈!”

    “你今天不下拜,以后再想拜我,也没有机会了!”怒极的完颜宗望撂下这句狠话后,命人将傅察关押起来。

    傅察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对随行的侯彦等人说:“如果你们能回到宋朝,请转告我的父母,让他们知道我是为国而死,希望可以减少他们无穷无尽的悲伤。”

    此后几天,无论完颜宗望如何威胁利诱,始终无法从傅察口中获取有价值的信息,也不能迫使傅察屈服。

    完颜宗望恼羞成怒,下令处死了傅察!

    强敌寒盟,兵忽逾塞。

    公持汉节,迓客于界。

    控弦欻来。率土震骇。

    外臣桀傲,自矜强大。

    公誓不慴,有死无拜。

    杀身成仁,播美千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