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四十九章 两面三刀
    …

    身骑箕尾壮山河,气作中原胜概多。

    立赞建康开左纛,左挥羯虏倒前戈。

    孤忠惟有皇天在,万口莫如国是何?

    直待崖州沧海涸,英雄遗恨始消磨。

    赵鼎。

    集才、智、忠、谋、勇于一身,不骄、不傲、不嫉、不妒,韩世忠、岳飞、吴玠、刘锜、杨存中、包括张俊和刘光世全都是在他的支持下才打了一次又一次胜仗成为名将,他整了合南宋的一群乌合之众辅佐赵构两次亲征均大胜而归,两度为相为南宋打下一百五十余年根基。

    呜呼!不可谓伟人乎?

    佐国元勋,忠简一人!

    力挽安邦,忠烈昭著。千古名相,不朽颂传!

    如果赵构坚持一直用赵鼎,而不是用秦桧取代赵鼎,南宋最后的局面一定要好得多,赵构最后也不会名声那么差。

    熟知两宋时期历史的蔡仍,如果在两宋时期找一个第一人才,他十有八九会将票投给赵鼎。

    所以,一见赵鼎落单,蔡仍立即跟了上去。

    等到周围的人所剩无几,蔡仍开口道:“元镇兄请留步。”

    赵鼎听言,止住脚步,然后转过头来。

    让蔡仍没想到的是,赵鼎竟然一口就道出蔡仍是谁:“原来是蔡指挥。”

    蔡仍不禁有些诧异!

    自己知道赵鼎,是因为自己熟知两宋历史、熟知赵鼎的辉煌履历,这才留意赵鼎的。

    赵鼎为什么也知道自己?

    蔡仍没有隐瞒自己的诧异,他问:“元镇兄知道我?”

    赵鼎笑道:“蔡指挥不也知道我吗?”

    蔡仍笑道:“小弟知道元镇兄是因为留意到了元镇兄的才能,元镇兄为何知道我的?”

    赵鼎眼珠微微动了动,然后不动声色的说道:“大宋建国一百六十年,只有一个蔡子因弃文从武,我如何能不留意?”

    蔡仍道:“怎么可能只有我一个,咱们大宋向来都有文臣领兵打仗的传统,我只不过是在机缘巧合下学了一身武艺,所以才想亲自上疆场杀敌罢了。”

    赵鼎仿佛开玩笑一般道:“我还以为蔡指挥是想直接领兵。”

    虽然没有镜子照看不见自己此时的神情变化,可蔡仍仍敢肯定,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的表情一定是僵住了。

    “以赵鼎之能,一定是看到了吧。”蔡仍如是想道。

    因此,蔡仍没有选择遮掩,而是继续笑道:“如今咱们大宋的很多军队都不堪一战,而国战又快要爆发了,兴许决定大宋命运的时候就快到了,我想统领一支能战之师为国征战,有错吗?”

    毕竟是才刚刚接触,赵鼎就是再料事如神,也不可能预料到蔡仍有取大宋而代之的念头,所以,赵鼎略带尴尬的道歉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蔡指挥君子之腹了。”

    蔡仍道:“元镇兄这说得是哪里话,的确如元镇兄所说的那样,我有直接领兵的心思。”

    听了蔡仍此言,赵鼎刚刚压下去的怀疑,立即就又浮现了出来。

    只不过,现在的蔡仍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指挥使、现在的大宋虽然内忧外患但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看起来富强的大国,因此,赵鼎就算怀疑蔡仍之志,也不敢断定,所以,赵鼎只能暂时将此事放下,转移话题道:“不知蔡指挥叫住我,所为何事?”

    蔡仍其实根本就没想好跟赵鼎说什么,他跟过来就是为认识赵鼎的,可这话不能这么说——这么说了以后,没准会引起警惕心非常高的赵鼎的怀疑。

    就在蔡仍不知说什么是好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见一个人。

    此人生得高大魁梧,外表很像一员武将。

    细细观之,他仪容整洁,应该是很注重穿戴。

    此时,此人正在跟周围之人夸夸而谈,而他所谈之言,正是用兵之道。

    蔡仍计上心来,他道:“元镇兄似乎有些不屑与谭安抚为伍?”

    赵鼎道:“蔡指挥慎言,谭安抚浴血边疆,与国有功,前途似锦,赵鼎怎会不屑与之为伍?”

    蔡仍哈哈一笑,道:“元镇兄又何必骗我,你若是真与你所说得一致,又怎么脱离他们,独自来到这里?”

    不待赵鼎解释,蔡仍就看向谭稹,又道:“谭安抚虽然在这次与西夏决战当中立下大功,但官家想让他成为童太傅的继任者,却是选错人了。”

    赵鼎听言,神色微动,他道:“蔡指挥为何会这么说?”

    蔡仍简明扼要的说道:“赵括自少时学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当。”

    听蔡仍将谭稹比作纸上谈兵的赵括,赵鼎嘴角微微上扬,笑道:“蔡指挥如此评价上官,就不担心自己的仕途吗?”

    “呃……”

    蔡仍不禁有些愕然,“上官?什么上官?”

    赵鼎笑容更盛,道:“蔡指挥难道没有听说,谭安抚已经被任命为殿前副都指挥使了。”

    蔡仍一听,神情立即变得有些尴尬!

    金吾卫正是隶属于殿前司下属的殿前都指挥使司。

    赵匡胤当年黄袍加身之前当的就是殿前都指挥使——只不过,赵匡胤当年称之为殿前都点检,后来宋朝为了避讳才改为殿前都指挥使。

    高俅的太尉之职其实只是一个荣誉称呼,真正让高俅掌握中央禁军的其实就是殿前都指挥使,这个职务基本相当于后世的全国武装部队最高指挥官。

    而谭稹竟然成了殿前副都指挥使。

    那谭稹可就成了高俅的副手,成了名义上全国武装部队第二高指挥官。

    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殿前副都指挥使分管所有禁军部队统制、训练、戍守等职务。

    换而言之,谭稹可以说是正好跟蔡仍的前途息息相关。

    不过——

    这一点都不影响蔡仍为了跟看出谭稹深浅的赵鼎相识而大加评论谭稹只会纸上谈兵并不是真正懂兵、真正能带兵打仗的武官。

    但话又说回来,蔡仍可不是真的愣头青,真会傻啦吧唧的在背后议论自己的顶头上司,看不起自己的顶头上司。

    恰恰相反,蔡仍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带上重礼去恭贺谭稹高升,继续为自己铺前进的道路。

    没错!

    蔡仍就是这么两面三刀,就是这么不择手段的变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