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枭途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自有天地(求订阅!)
    …

    娶朱家女?

    蔡仍立即在心中权衡娶朱家女的利与弊。

    利的方面,蔡仍应该立即就能得到朱伯良的帮助,进而能从辟雍外学招到合适自己用的文官人才,另外,在某些时刻也能得到太子党的一些帮助,毕竟,因为朱琏的关系,朱家可是旗帜鲜明的太子党。

    不过——

    这点帮助,远远无法跟童贯、王黼、高俅、梁师成他们那些权臣能给蔡仍带来的帮助相比。

    关键是,娶了朱家女之后,就得跟太子党搅和到一起,这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而太子党至少要得等到赵桓登基为帝时才能掌权,在那之前,蔡仍只能默默的为太子党奉献,这不附和蔡仍的价值观,更不附和蔡仍的利益。

    所以,综合考虑过后,蔡仍又以“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蔡仍虽然父母皆不在,便蔡仍还有伯父,待蔡仍回家向伯父他老人家请示一下,再给你们答复”为由,委婉拒绝了,然后就找了机会脚底抹油。

    见蔡仍跑了,朱琏美目一眯,朱唇一翘,然后什么都没说就去了后堂。

    朱琏刚一进来,两个少女便站起身来,盈盈的向朱琏迎了过来。

    这两个少女都与朱琏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少女,与朱琏竟然有七八分相似。

    而年纪较大的那个少女,大概十五六岁,除了与朱琏有四五相似以外,整体看来,竟然比一向以“美丽”、“漂亮”著称的朱琏还要美上那么一二分,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她还有女孩特有的温柔、娴雅和沉静,给人一种不急不躁、稳稳当当的感觉。

    这两个少女,就是朱琏的两个妹妹——小的那个是朱琏的嫡亲妹妹朱凤英,大的那个是朱琏的堂妹也就是朱伯良的女儿朱慎。

    朱琏开门见山的问朱慎:“怎么样,姐姐为你选的这个夫婿可还令你满意?”

    不等朱慎说话,朱凤英就抢先道:“满意,他比以前来咱们朱家求亲的那些丑扮怪强太多了。”

    朱琏瞪了朱凤英一眼,道:“又不是给你选夫婿,你抢什么话?”

    朱凤英一点都不怕朱琏,她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姐她性子柔弱,向来是你们怎么说怎么是,我要是不为她把好关,你们将她卖了,她还为你们数钱呐。”

    朱琏用食指戳了一下朱凤英的额头,道:“你以为就你精明啊,你二姐那才是大智慧。”

    说到这,朱琏看向朱慎,又道:“你二姐处处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她自有天地。”

    顿了顿,朱琏接着说道:“你们别看这蔡仍年轻,他文武双全,关键是政治手段厉害,懂得结党营私,不夸张的跟你们说,他现在所能左右的政治势力可能比殿下还大。”

    朱凤英不信道:“他的势力比储君还大?”

    朱琏当然不能说赵桓的处境尴尬,并没有多大的势力,他只能避重就轻道:“不是说他的势力比殿下大,而是他能左右的势力可能比殿下还大。”

    顿了顿,朱琏解释道:“首先他是蔡家人,而且他跟老蔡(蔡京)和小蔡(蔡攸)的关系都非常好,其次,他跟他的顶头上司高俅的关系非常好,另外,他跟梁太尉、李邦彦、张邦昌、白时中、谭稹、梁方平等很多权臣都能扯上关系,昨日我听殿下说,最近他跟张迪和李彦走得也很近。”

    朱凤英难以置信道:“他不是一个正六品的小武官嘛,怎么可能跟这么多人都扯上关系?”

    朱琏叹了口气,道:“他除了极有能力和政治手段以外,他还有一个别人所没有的巨大优势。”

    朱凤英问:“什么巨大优势?”

    朱琏酸酸的说道:“他有钱。”

    朱凤英不解:“有钱?”

    朱琏道:“嗯,你们都使用香皂吧?”

    朱凤英点点头,就连朱慎都跟着点了下头。

    朱琏道:“那卖香皂的百香阁就是他的产业。有人给他算过,他的百香阁一年怕是能赚五六百万缗。”

    朱凤英满脸震惊道:“这么多?”

    朱琏道:“只多不少……不过,听说小蔡、高俅等不少人都在百香阁占股,所以分到他手上可能也就一百多万缗。”

    朱凤英道:“那也不少啊。”

    朱琏道:“是不少,而且御街上最近特别有名的水晶阁好像也跟他有关系。”

    朱凤英道:“就是那个买琉璃镜的水晶阁?”

    朱琏道:“你还知道第二个水晶阁吗?”

    朱凤英道:“哇,那他真是太有钱了,我听说,水晶阁每日的流水都超过十万缗,有时候甚至有几十万的流水。”

    朱琏再也掩饰不了她心中的嫉妒,道:“是啊,要不然他哪来的钱结交权贵,殿下如果也有这么多钱,处境又何必这么艰难。”

    朱凤英灵机一动道:“你们让二姐嫁给他,是为了他的钱吧?”

    朱琏狠狠的瞪了朱凤英一眼,怪朱凤英多嘴,然后扭头跟朱慎解释道:“殿下是有跟他借点钱的意思,但如果仅仅是这样,殿下也不能费这么大的力气将你嫁给他,关键还是他这个人优秀,你若是能嫁给他,既能让你有一桩美满的婚姻,咱们这边也能多出一员干将。”

    朱慎轻声道:“我都懂,谢谢姐姐,姐姐也帮我谢谢殿下。”

    朱琏点点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只要你能获得幸福,你姐姐我所做的这一切,就全都值了。”

    朱凤英突然想到什么,又道:“不对啊,我听说水晶阁是梁太尉、王相公、小蔡、高俅、张迪、李彦……啊,我知道了,蔡仍是不是让他们入股了?”

    朱琏道:“你还不算太笨,所以我才说,他能左右的势力可能比殿下还大。”

    朱凤英道:“这么说来,这个蔡仍还真是一个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夫婿。”

    朱琏道:“那你以为呐,所以我才说,你二姐才是有大智慧的人,她什么都不争,等待她的却是最好的。”

    本来向着朱慎的朱凤英听到这话之后,有些吃味,因此有些口不择言道:“那蔡仍好是好,不过我怎么觉得他好像不太愿意娶二姐啊?”

    朱琏听了,自信一笑,道:“这可由不得他了。”,然后对朱慎道:“妹妹,你做好嫁给蔡仍的准备就行,其它的全都由殿下。”

    ……

    北宋时期的朝会大致有三种:

    大庆殿大朝会——一般是正旦、国有大事之时举行;

    垂拱殿视朝——允许宰相以下重要职事官参加,常有重要事务进奏,垂拱殿视朝属于日常朝会的一种,皇帝接受中书、枢密院、三司、开封府、审刑院、请对官的奏事,像蔡仍这样的六品小武官,除非是皇帝特许,否则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朝会的。

    文德殿常朝——文德殿常朝则是常参官在文德殿举行常朝朝会,皇帝并不出席,只是走一个形式而已。一般在垂拱殿朝会结束后,宰相至文德殿宣敕,群臣列队。若果宣布皇帝不坐朝,则马上放朝,即朝会结束。

    另外,由于北宋王朝较为安定,频繁上朝又太累,所以北宋王朝的皇帝们就暗地里给改成了单双号上朝,更有犯懒的皇帝每月只有初五、十五、二十五开一次朝会,意思意思而已,赵佶就是后面这一种,一个月只召开三次朝会——这个朝会是指文德殿常朝,垂拱殿视朝还是每天都举行的。

    蔡仍回京之后,也参加了几次文德殿常朝。

    只不过——

    赵佶根本就没出现,每次都是王黼出来说一句“陛下今日不坐朝”,然后就放朝了。

    换而言之,来到这个时代一年多小两年了,蔡仍还一次赵佶都没见过。

    梁师成升迁宴次日,就是十月二十五日,正有朝会。

    因此,天还没亮,蔡仍就早早的从赵富金的床上爬起,溜回自己的住处。

    不早点不行。

    因为早朝时间一般是清晨的五点到七点。

    离得远的官员大半夜就得去,以致发生过有官员半夜赶夜路掉河里淹死的惨剧。

    欧阳修曾有诗云:十里长街五鼓催,泥深雨急马行迟。卧听竹屋萧萧响,却忆滁州睡足时。

    由此,大约可以推断出,欧阳修至少在四更时分已经起床洗漱完毕了——宋代皇祐年间以前,实行不定时制。不定时制是根据日出调整的。四更,大约是冬至时自一点十九至三点五十八,夏至时自零点五十至凌晨两点三十一。

    蔡仍暂住在离皇宫不远的鸣銮堂,还好一点,但也得天还没亮就出发,否则就赶不上上早朝了。

    在侍女的伺候下,蔡仍穿好朝服,带好方心曲领,拿起笏板,便骑着马离开了鸣銮堂——官员上朝一般是骑马。政和三年十二月大雪,路冻雪深,为防止交通事故的发生,才特许官员可以乘轿上朝。但做轿子慢,所以很多大臣还是喜欢骑马上朝。

    蔡仍刚打马来到正街,就碰到一人——辟雍外学学正朱伯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