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 第十四章:纲手的再次交易
    三代火影,无疑是一位优秀的政客。

    懂的人心。

    他没有直接劝纲手,而是以绳树和加藤断,这两个纲手最在意之人的愿望,来劝她冷静。

    复活......

    这种禁忌一般手段,即便真的存在,也一定会有更大的代价。

    嘭——!

    纲手两手狠狠的拍向了桌子,发出巨响,而她咬着牙齿,死死看着自己的老师。

    “为什么,守护木叶,会需要区区下忍来牺牲自己!”

    “......这就是战争,纲手。”猿飞日斩的声音中也充满着无奈。

    他很清楚,纲手,因为弟弟的死,一直心怀着怨气。

    有对她自己,也有对木叶。

    而加藤断的死亡,只是引爆了这份怨气。

    当年出走的纲手,甚至自欺欺人般认为,为守护木叶这种理由丢掉自己的性命,实在是愚蠢。

    “不管如何。”

    纲手盯着猿飞日斩,一字一顿的说道:“既然有机会,我一定会救他们回来!”

    “......”猿飞日斩再次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圈,然后才缓缓说道,“如果真的能够带他们回来,我不会阻拦你,但是,代价绝对不能是伤害木叶......我这个老头子的手中,还有一些积蓄,你先拿去吧。”

    先是表明底线,再给予帮助。

    听到这样的话。

    纲手的怒意,渐渐的消散了。

    她低着头。

    重新拿起沈默给她的那个徽章,转身离开,直到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回过头来。

    “谢谢。”

    清晰的声音,随后,大步离开。

    猿飞日斩依旧是在一口一口的抽着烟。

    堵不如疏。

    他了解纲手,纲手心中,依旧存在着对木叶的爱,只不过,被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掩盖了,只要有人将她唤醒,她就会更加深沉的爱着木叶。

    因为,那个时候,她同时还肩负着那两个人,绳树和加藤断守护木叶的意志。

    “咳咳。”

    猿飞日斩忽然轻轻咳嗽了两声,微微的拉了一下火影帽。

    那这象征着权威的帽子之下苍老的面孔,显得更加苍老。

    忍者一生征战,即便侥幸活到了他这个年纪,也必然伴随着旧伤暗伤,他已经没有了过去忍者之雄的雄风。

    然而,他还不能老。

    因为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继承者。

    视线移到了桌子上的这些纲手留下来的药剂。

    其中一红色的小瓶子上。

    被贴上了“可治疗暗伤”的标签,这是纲手的字迹。

    “出去这么多年,心还是没变啊。”

    猿飞日斩欣慰的笑了起来,拿起这个瓶子,嗅了嗅,辨别了一下,然后,喝下一点。

    这是——!

    只是一点点,猿飞日斩的眼神就发生变化。

    随后,又是一口,直接喝掉了剩下一大半。

    然后闭上眼睛,默默的感受着。

    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再了解不过,一些暗伤,即便是作为顶级医疗忍者的纲手也无能为力,再加上衰老,他实际上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还要更羸弱。

    但是!

    这一口药剂下去,竟然是全方面的修复。

    虽然因为这分量,并没有修复完全,但那些积年的,犹如锈斑一样的暗伤,的确是被这药剂给缓解了。

    “这就是那个神秘的商人贩卖的物品吗?”

    猿飞日斩凝视着剩下的药剂,目光微微闪烁。

    即便是听纲手说起。

    也比不上亲身体验来的真切。

    看来,这个神秘商人的背后,真的值得重视。

    猿飞日斩并没有完全相信纲手所说的,有关异世界商人的说法,在他看来,由纲手检查过,是个普通人的沈默,很大可能性只是个傀儡,被某些存在特意推到纲手的面前,利用纲手对失去之人的情感,以实现某种目的。

    纲手,应该会继续交易吧。

    ......

    而另一边,纲手和静音走出了火影办公大楼。

    “纲手大人。”静音看着纲手面无表情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刚刚三代火影大人,是拒绝了吗?”

    她们原本是想着,让木叶出资,从那个神秘的商人手中购买罐子。

    尤其是三级罐子。

    但是,刚刚的对话......

    “他毕竟是火影。”

    纲手平静的说道,似乎并不为这个结果感到失落。

    二级罐子,需要五十万元。

    三级罐子,需要五百万元。

    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不可能仅仅因为她的一番话,就直接决定拿出大量的钱交给别人——哪怕真的能够复活,对木叶而言,绳树和加藤断也不值得这个价。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静音有些不知所措。

    她们还欠着一大笔赌债,千手家族也是名存实亡,靠着她们,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赚到足够开出复活的钱。

    “当然是先把罐子商叫来,先交易再说。”纲手脚步不停,“老头子不是说他还有积蓄吗?有生意总不会拒绝吧。”

    “可是......”

    静音本来想说,这点钱想必是不够的,但看着纲手的眼睛,却没有说出口。

    因为,那是种拥有着坚定目标的目光。

    纲手直接将猿飞日斩口中的“积蓄”拿到手,然后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家中,许多年没有回来,这里一切如旧,院子里甚至没有太多的杂草,很显然,木叶中始终有人打扫。

    也许是火影的吩咐,也许是对千手家族的尊敬。

    纲手看着记忆当中熟悉的环境。

    曾经热闹的家族中,如今,却只剩下了她一人。

    “呼——”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纲手没有过多的沉浸在情感之中。

    她拿出了这个徽章,按照沈默之前的说法,按下中间那个眼睛的按钮。

    里面,很快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然后。

    “喂?”沈默的声音传来,“是纲手小姐?请稍微等一下,绯鞠,别乱动。”

    “喵喵!”

    “啪啪。”

    “老实一点啊!”

    这个徽章那边传来了各种古怪的声音,纲手和静音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

    “实在抱歉,这边有些小事情。”沈默的声音传来,“纲手小姐找我,是想要购买罐子?”

    “没错。”纲手沉声回答,“我现在的手中有一些钱。”

    “那么——”那边的声音有着短暂的沉默。

    然后,嘭的一声轻响,却不是徽章中传来,而是发生在纲手的面前。

    沈默穿着黑色的礼服,袖口卷起,手心里面捧着一只浑身湿漉漉的,满脸生无可恋状的白色小奶猫,直接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