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 第二十六章:背锅团藏的计划
    宇智波一族的领地,远离木叶的中心繁华地带,而是位于偏僻的角落,与木叶监狱临近。

    不过沈默也不着急着过去。

    一边走着,一边思考一会给佐助推荐什么类型的罐子。

    与此同时。

    头上和手臂绑着白色绷带的志村团藏,正表情阴暗的站在火影办公室的门口。

    他已经在这里站了数分钟。

    却没有推门进去。

    因为,他还没有得到信息。

    直到,某个脸色惨白,大口喘着气,跌跌撞撞跑过来的忍者出现。

    “一平。”团藏喊着这个人的名字。

    明明是很轻的声音,却让名为一平的暗部忍者,犹如被毒蝎蛰了一口般,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直接跪伏在地上。

    “团藏大人,我......”

    吱——

    火影办公室的大门,忽然打开。

    猿飞日斩穿戴着火影的长袍,正背对着他们,站在窗户的前面。

    “进来吧。”

    苍老但是有力的声音。

    团藏没有说话,大步走进去,但是一平的脸色却是更加苍白了几分。

    他名义上是属于火影的暗部。

    但是,却依旧在听从着团藏,这位曾经的长官,“根”建立者的命令。

    “日斩,深夜叫我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团藏明知故问。

    “团藏,你应该叫我火影大人。”猿飞日斩转过身,白天还有些浑浊的眼睛,如今却散发着如刀的锐利目光,“为什么,要对一平下达那样的命令。”

    一平的身躯再次一颤。

    将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今夜。

    火影大人的命令,是让他去将那位跟着纲手大人吃饭的男人请过来。

    而在出发的时候。

    团藏却来了新的指示,让他趁着机会试探下那个男人的实力,若是弱小......就直接带到团藏的面前。

    试探的结果,已经摆在眼前了。

    “为什么?”团藏的嘴角抿着,似乎是有些讥讽,但很快消失不见,“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吧,日斩,你派一平去执行命令,难道不是默认,甚至希翼我下达那样的命令?”

    根部,虽然在宇智波被灭族后,被猿飞日斩解散。

    但其中的不少成员,依旧在暗部任职,效忠团藏。

    猿飞日斩对此心知肚明。

    这种情况下。

    还派遣一平这位原根部的成员去邀请那个出现在纲手身边的神秘男人,目的是什么,显而易见。

    就是在让团藏下命令。

    一平的冷汗都止不住。

    没想到火影大人派遣自己去执行任务的目的,竟然就是在暗示团藏大人插手。

    那现在任务失败.......

    责任岂不是到了团藏大人身上?

    “算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猿飞日斩没有继续谈论这个命令的话题,他深深的抽了一口烟,语气似乎缓和了一些,“你没有看见,但是......一平应该深有体会吧,那个商人的实力。”

    “是!”

    一平的身躯微微的颤抖起来。

    不但是因为自己卷入了火影大人与团藏大人的博弈之中,更是因为——

    他回忆起了刚刚的恐惧。

    “属下,属下当时只觉得......”一平咽了口口水,声音都有些凌乱,“那根本不是人类,就算是十二年前面对九尾的时候,属下都没有那般的恐惧,他甚至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站在那里,属下就完全失去了意识,脑袋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

    总而言之。

    就是感觉很强大,强大到令人升不起半点反抗的希望。

    “幻术?瞳术?”团藏裸露在外的那只眼睛皱了起来。

    他自然看得出来,一平在身躯上根本没有任何的伤势,而仅仅是精神上受到了宛如噩梦般的刺激。

    幻术或强大瞳术,这两者都有可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

    “如果我还不至于老到无用的话。”猿飞日斩看向了办公室的桌子,“那应该......只是单纯的强大而产生的压迫性气势,初代火影大人身上也拥有,但他......更胜一筹。”

    团藏顺着猿飞日斩的视线看过去。

    看见了那爆裂的水晶。

    还看见了......猿飞日斩目光之中,深深的忌惮。

    像这种的目光,团藏还是第一次在猿飞日斩的身上见到。

    终究是老了吗?日斩。

    “你如果担心,这件事情可以交给我。”团藏缓缓说道。

    他并非是自大,只是内心涌现了一丝动力,超越猿飞日斩的动力。

    你做不到的事。

    我能够做得到!甚至还可以做的比你更好!

    自从宇智波被灭族,团藏“火影辅佐”的职务被猿飞日斩解除,“根”这个组织也被解散后,他和猿飞日斩之间的矛盾和不满,日益加深,而希望成为火影,超越猿飞日斩的情绪,也愈发浓郁。

    “不。”猿飞日斩却缓缓摇头,看了一眼团藏,直言道,“我希望,你能够将今夜的冲突,承担下来。”

    “......”

    哪怕是团藏,此时的面庞上,都浮现出了一种诡异的红晕。

    被气的。

    我以为你叫我来是为了商议方案,结果,却是让我来背锅!

    “那个商人比我预期中的还要神秘,最少在了解更多之前,木叶没必要再与他发生冲突。”猿飞日斩就好像没有看见团藏的愤怒一样,似乎是自言自语般的压低了声音,“最重要的是,纲手回来了。”

    最后一句话,才是关键。

    纲手回来了。

    猿飞日斩很清楚,第五代火影,从目前来看,人选,只有纲手一个人。

    威望、性格、能力......

    要是恐血症没有被克服也罢了,既然得到了解决,那么哪怕他不支持,只要纲手想,一样能够坐上第五代火影的位置。

    所以,他才担心纲手会被蒙蔽欺骗,甚至借助团藏的手去试探。

    而这个试探的结果。

    不但没有让他放心,反而更加慎重。

    今夜叫来团藏的目的,就是警告他,在有了更多信息之前,不要再擅自去做一些什么小动作,甚至今夜的事情都要给个解释。

    团藏,用他那只独眼盯着猿飞日斩,最终,还是移开了视线。

    “我连火影顾问都不再是了,又能做一些什么?”

    他背过身,独自的朝着门外走去,背影显得充满了孤寂。

    猿飞日斩看着这位老朋友一步步离开,心中有一丝不忍。

    但他不知道的是,团藏在背过身的一瞬间,眼睛里,是压抑的怒意。

    猿飞日斩以为自己是慎重。

    团藏所认为的,却是畏惧!

    木叶什么时候到了连火影都要畏惧其余人的地步!

    他在脑海里疯狂的计划,然后,他想到了一个人。

    宇智波鼬!

    既然猿飞日斩认为木叶没有必要与那个所谓的商人发生冲突,那么......晓组织会不会有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