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首富爸爸在隋末 > 第三十二章 父子夜话
    闹闹哄哄的闹剧在村口持续了好半天,叫嚣着要打死儿子的蒋卫东,最终还是在众乡亲们的劝阻之下,雷声大雨点小的胡乱打了两三下就扔掉了棒子。

    蒋卫东又请出了一群哭哭啼啼的普通乡亲,老的老小的小,原来竟是十一个死掉护卫的亲属。

    蒋坤痛哭流涕的对其一一见礼,老的行叩拜之礼,小的执抱拳之礼,因为死的都是壮劳力,这十一条命一去,十一个家也就塌了,于是蒋卫东宣布,敲糖帮永远养老人直到养老送终,又收了十一家的儿子为义子,十余个大小伙子当即就跪下给蒋卫东磕了头。

    吴碧君不由暗暗琢磨道,老的刚死,小的就又把命卖给你们蒋家了啊,这份驭下之道,怕是吴家万万无人能比得了的。

    之后,蒋卫东又在蒋坤的引荐下见了吴碧君,这次灭黄鼠狼,救了数十名可怜女子,其中大半有家的已经回家去了,还剩下二十余女子却是无家可归,索性一股脑的都给领敲糖帮来了,都以吴碧君为首,蒋卫东又连忙做出了安顿。

    当天晚上,送走了瑶族人之后,蒋坤住进了新建好的,宽敞明亮的新家,与蒋卫东终于可以说点真正的话了。

    “疼么?”

    “能特么不疼么。”

    蒋卫东让蒋坤爬在床上,取出跌打酒帮他涂抹起来,道:“不怪爹吧。”

    蒋坤头也没抬道:“当面训子背人教妻,儿子就要当着外人的面管,老婆才回家被窝里骂呢,我懂。”

    “嗯……你这次泉州之事,办的不错,瑶族人为何肯帮你?你答应他们什么了?”

    “朗姆酒,咱们不是事先酿了一点朗姆酒戴上了么,这次正好用上,我给他们喝了朗姆酒,不但跟他们答应他们贸易,还答应他们教导熬糖之术的同时还教他们酿造朗姆酒,我想过了,朗姆酒厂放在瑶族的深山里,以异族美酒的名义推行市场,咱们只负责经销,只赚三分利,杂七杂八的还有许多别的,不过都不重要,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所谓朗姆酒,就是用榨完了甘蔗汁之后用甘蔗渣酿的酒,他们父子俩现如今是整个东南的制糖大户,这东西自然不可能不造出来,只是一直害怕此物牵扯利益太大,不敢卖而已,除此之外还有海水晒盐、制漆、香皂肥皂等许多穿越神器他们都造出来了,却又马上毁去,甚至都不敢自己用。

    蒋卫东想了想道:“朗姆酒啊……呵呵,也罢,至少比制盐要安全得多,我本以为你会看上泉州林氏呢,却居然找了瑶人,那这就当是瑶人秘方吧,三分利虽少,却也有的赚,还平白绑上了盟友。”

    “林家不行,林家太贪了,他们学会朗姆的制法后,必然会甩开咱们,朋友交不上不说,搞不好平白多个死仇,和林家,我谈了另一项合作。”

    “嗯?不会是与虎谋皮吧。”

    蒋坤将谋划和盘托出。

    蒋卫东愣了一下,道:“隋末还打过宝岛么?完全没听说过啊。”

    “很小的一仗,此时的宝岛原住民不超过四万人。”

    “那你这是要欺君啊。”

    “多大点事儿啊,后世你也没少骗国家补贴。”

    “…………”

    “琉球远离海外,若是能掌控在我们手里,这就将是一个极好的生产基地,咱爷俩再做出什么,就可以说是东南亚番邦蛮夷的特产,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酿瓶酒还要偷偷摸摸,借瑶族人之手,此举虽有风险,但我觉得值得冒。”

    “要是失败了呢?欺君之罪,你拿什么抗?”

    “失败就失败了,这生意肯定是要拉着吴家一块下水的,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未必就会砸到咱们头上来,若是能砸得这吴家群龙无首,以咱们爷俩的能耐,说不定还能反客为主,收编了他们吴家呢,到时候,哪怕是扯旗造反作山贼,手底下也有了势力,这天下没几年太平了,用不了多久,山贼的好日子就该来了,我估摸着,那林士弘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天要真塌了,他这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庶出,反而是机会。”

    蒋卫东诧异道:“你这心倒是够硬的呀!”

    蒋坤笑道“反正要娶吴家闺女当媳妇的不是我,坑也是坑你的老丈人。”

    蒋卫东愤怒的打了蒋坤的屁股一下道:“臭小子,有这么跟老子说话的么,没大没小。”

    ………………

    第二日。

    伴着雄鸡破晓的打鸣声,蒋坤早早的就起了床。

    原来,自从这敲糖村建成之后,蒋卫东就幺蛾子不断,大人们忙着赚钱,十六以下的少年却是全都被组织起来了,规定每天鸡一叫,就必须全部出操,练习刀剑兵刃,技击格斗之术。

    蒋坤之前出差在外,此时既然回来了,自然要跟着一起,而且还站在了队形的最前头,十余个昨天蒋卫东刚收的义子紧随其后,手里拿着沉重的木棍,哼哼哈嘿的练了起来。

    蒋坤知道,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是有生之年里,这院子上的人将是他嫡系中的嫡系。

    吴碧君同样也早早的起来了,饶有兴致的绕着敲糖帮逛了一大圈,最后同样在校武场停下了脚步,见上满还有一副对联,上书: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奋起时,蒋卫东则面色严肃地站在那杵着。

    轻移莲步,吴碧君走了过去,笑道:“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奋起时,说的真是太好了,可是蒋村长之作?”

    蒋卫东抱拳道“拙劣之作,让姑娘见笑了。”

    吴碧君道:“村长这字,端的是铁画银钩,外方内圆,以字观人,蒋村长想必必是个正人君子。”

    “姑娘过奖,昨日晚饭可还吃的习惯?住处可还舒适?”

    吴碧君施礼道:“正要与您说这事呢,村长安排,甚是妥帖,我和我二十多个姐妹,无依无靠,只得在贵村暂且栖身于贵村,但我们也不好吃白食不是,您看看,有什么活儿是我们能做的么?我问过了,姐妹中有十几个人都会熬糖,虽不像贵村女子那样熬的那么好,但却也是不陌生的,我们这些不会的,也都可以学。”

    蒋卫东笑着道:“老实说,我这村虽然还叫做敲糖村,但这熬糖的业务,村里的人手早就已经饱和了,不过姑娘你来的正好,我这还有些其他的业务还缺人手。”

    “不知是何业务?”

    蒋卫东笑道:“不急,请姑娘先随我参观一番我这村子如何?”

    吴碧君虽然刚溜达完一圈,但当然也不可能说不行,施礼道:“那就有劳村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