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玩家超正义 > 第五十三章 1458年3月4日
    “近日,冻水港的著名艺术家、画家阿莫斯莫里森先生,被治安卫队以连续杀人罪逮捕。

    “据一封匿名信举报,阿莫斯莫里森阁下的画廊中藏有大量尸体。治安官海勒姆阁下虽然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恶作剧,但我们令人尊敬的海勒姆警长,还是带着自己的治安警察卫队以及在多位相关业内人士的协助下,于昨日夜间对莫里森画廊进行了一次突袭检查。”

    ……咦

    画廊

    安南看到这里,若有所思。

    他抬头看了看,这张报纸叫做《北海近期大事记》,似乎是月刊报纸,每月一刊。

    将这个名字记下后,安南将已经有些发脆的报纸小心展开,仔细的向下看去:

    “在早些时候,阿莫斯莫里森阁下曾向冻水港警察署报案,声称自己的女儿艾蕾莫里森莫名失踪。因阿莫斯先生的杰出创作,此事先前一度引起轩然大波。

    “我们令人敬爱的阿尔文巴伯子爵及尊贵的杰兰特伯爵也一度就此事发出问讯。冻水港警察署联合罗斯堡、白地、高崖堡等多地治安卫队联合办案,并招募多位知名侦探及寻求相关业内人士协助,最终仍未发现艾蕾莫里森的行踪。

    “此事一度作为证明北海领治安力量薄弱的案例传入王都。杰兰特伯爵对此事提出严厉批评,前任冻水港警署长约伯博罗也因此事办案不利被降职。

    “3月4日凌晨两点一刻,海勒姆警长的调查队伍在莫里森画廊中遇袭。三位警员不幸去世,两位警员也因场景过于残忍,遭受到巨大的精神冲击而当场发疯,于数日后伤势过重而死亡。

    “袭击者被当场击毙,尸体被警局回收。身份据闻是出身泽地的雇佣兵,包括袭击者的数量在内的更多细节当前仍处于保密期。

    “根据一位刚刚离开烂鱼酒吧的酒客的证词,他当天凌晨两点半左右听到了巨大的咆哮声。他赶往莫里森画廊后,发现警员们正在与一位‘全身燃烧着火焰的彩色巨大肉球’战斗,他被惊呆了,大声呼喊,吸引到了‘彩色肉球’的注意,随后被人从身后击昏。

    “随后,海勒姆警长在莫里森画廊中发现了艾蕾莫里森的多处身体碎片。它们被藏匿于画框内部,被警犬嗅出——而在此之前,莫里森画廊向来禁止宠物进入。

    “艾蕾莫里森原名艾蕾尔巴克尔。她在七岁时,她的亲生父亲亡故,母亲克莱拉巴克尔改嫁于比自己小五岁的阿莫斯莫里森,艾蕾也于此时改姓莫里森。

    “在她十四岁时,母亲克莱拉因不知原因病逝。而在莫里森画廊的地下室中,发现一份刚刚被制成标本的六个月的死胎,相关业内人士确认它的母亲正是艾蕾莫里森,而它的父亲则是阿莫斯莫里森。我们有理由怀疑,他们之间存在不正当、不健康的关系。”

    这里的下面,用一行小字写着“注:此标本已被相关部门回收”。

    ……六个月的死胎

    安南顿了顿。

    如果说艾蕾死去、阿莫斯被逮捕的那一年,就是噩梦的第二年的话……

    他大致算了一下。艾蕾怀孕的那个月……差不多就是阿莫斯第二次剧情仪式的那个月份。

    安南突然感到背后一阵毛骨悚然。

    但他没有意识到这股不安的感觉来自何方。

    他继续向下看了下去:

    “艾蕾莫里森的尸体经过相关业内人士警察,确认于半个月前死去,正是阿莫斯莫里森先生报案的十天后。

    “除此之外,在莫里森画廊的地下仓库,还发现了多具尸体,其中多为流浪者,但也包括知名艺术批评家阿布索伦弗拉格阁下。他之前是莫里森画作的批评者,但在半年前他变成了莫里森德狂热支持者。三个月前,他曾前往冻水港参加莫里森先生的画展,但于半路失踪。

    “我们有理由怀疑,他是被阿莫斯所杀。对此事实,阿莫斯阁下供认不讳。”

    “当被问及画廊中的其他细节,以及那个所谓的彩色肉球时,治安官海勒姆阁下说:

    “‘毫无疑问,与我们战斗的是来自泽地的佣兵,此事在场警员皆可证明。会让那种抽象的怪物出现在现场的原因,只可能是酒精作用。画廊中发生的其他事,涉及到保密条例,我们无可奉告。但记者先生,我诚恳的对你说,你没有出现在现场,这真是一件大大的幸事。我想,任何有良知、有健全的道德的人,都会为地下室的惨状而哭泣的。’

    “当前莫里森画廊已被治安卫队封锁,相关涉案人员都在陆续传讯中,莫里森阁下正处于严密的监禁控制中。据闻,领主大人有意于近期拆除莫里森画廊。”

    ……这就是阿莫斯的结局吗。

    安南将同期报纸的其他内容都记下,随后慢慢将报纸合了回去。

    杰兰特伯爵……

    四十五年前的话,是哪位杰兰特

    唐璜的父亲,还是他的祖父

    还有,噩梦中提到的那位罗斯堡的子爵,果然是阿尔文巴伯吗。

    还有艾蕾之前的姓氏,“巴克尔”。

    如果安南没有记错的话,在噩梦的过场cg中,阿莫斯就在喊着“不要……巴克尔……”

    他这是在向谁说话

    安南隐约意识到,似乎这些旧事之间,并非毫无联系。甚至可能冻水港从几十年前荒废至今,或许也不只是因为禁止与凛冬公国的贸易出口。

    那么,唐璜来到这片土地上……可能也不止是“在王都遭受迫害”那么简单的原因了。

    “四十五年前啊……”

    安南喃喃道。

    他默默记下了这个数字。

    无论如何,四十五年前肯定发生了什么。

    “如何”

    一旁的萨尔瓦托雷看着安南神色凝重的看着报纸,忍不住问道:“有什么收获吗”

    “有。这一年的报纸你还有吗”

    安南立刻答道:“还有前一年的,我都要。”

    当前的时间,是新历1503年12月。被冷血女士、严苛的老祖母所保护的一年中的最后一个月,再过不久就是1504年了。

    那么四十五年前,就是1458年。

    这个时间,一定发生过什么大事……

    “这么老的报纸不太好找了,它们本身发行量就不大。”

    萨尔瓦托雷有些困扰的挠挠头:“我这次只从黑塔带来了杰兰特家族与有关新闻的报纸……主要是怕犯忌讳。不一定能找齐,我尽量吧……”

    “辛苦了,学长。”

    安南点点头。

    让萨尔瓦托雷帮忙调查,总比自己没头苍蝇乱撞好的多。

    倒是另外一个问题,现在急需安南处理……

    “我的那些护卫们,现在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