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演帝 > 第44章:总有离别
    这时,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p>

    【大神,真的是大神啊!</p>

    华国又要多一个动作巨星咯。</p>

    我刚才都说了,80码他肯定可以,我太看好他了。】</p>

    世道啊世道,就连刚才说江心肯定没办法完成的剧组人员,也纷纷改了口。</p>

    陆小晴见江心安然无恙,呼吸逐渐平稳。只是怔怔的站在原地,望了江心良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p>

    埋怨、恐惧、害怕。这恐怕是陆小晴此时此刻的情感了。</p>

    她埋怨,埋怨江心为了演戏,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p>

    她恐惧,恐惧江心以后的演艺生涯中,会有无数场比这还危险的戏。</p>

    她更害怕,害怕如此优秀的江心,到时候喜欢别人怎么办。</p>

    都说男生对于感情应该主动,而陆小晴打算要主动一回。</p>

    从小都是别人追她,她追别人,可能还是头一次。</p>

    陆建辉看见女儿一动不动,有些担心,“小晴,小晴!”</p>

    手掌在陆小晴的眼前挥了一挥。</p>

    陆小晴从思绪中反应过来,“怎么了,妈。”</p>

    “妈?我是你爸!”陆建辉说道,“你没事吧?”</p>

    陆小晴努力从嘴巴中,挤出一丝微笑,红润的脸蛋现在有些惨白,眼角微微抽搐,“没......没事,爸!”</p>

    陆建辉急切的抬起手掌,摸了摸陆小晴的额头,立即收回。</p>

    满手都是陆小晴额头上的汗渍,陆建辉将手上的汗渍甩了甩。</p>

    “还说没事,怎么这么多冷汗,要不要去医院?”陆建辉眼睛上下打量陆小晴,有些着急。</p>

    陆妈赶紧从包中取出纸巾,在陆小晴的额头上擦了擦,眉头轻皱,“先去医院吧,有病早点看。”</p>

    “妈,我没事。”陆小晴机械性的笑了一下,“爸,妈,我想当江心的经纪人。”</p>

    陆小晴说罢,看着父母,眼神中充满了渴望。</p>

    “哎!”陆建辉叹了一口粗气,低着头,“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劲头,那种劲头和老一辈艺术家很像,却又比他们更拼。只要坚持下去,我相信,不出三年,肯定大有成就。”</p>

    陆小晴心头喜悦,但是嘴上怎么都笑不出来,毕竟江心刚才的事,让她太担心了。</p>

    “我看他好像还蛮有爱心的。”陆妈说道,“现在这个世界上,能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另一个生命的人,不多了。”</p>

    陆小晴心头又是一喜。</p>

    “小晴,你真的没事吗?头上的汗怎么越来越多。”</p>

    陆妈边给陆小晴擦汗,边说道。</p>

    陆小晴将母亲的手轻轻捏住,眼皮缓缓眨了一下,眼睛依旧有神,“妈,我真的没事。”</p>

    陆小晴又转过身子,看着陆建辉,“爸,那我们打的赌......”</p>

    “你爸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说罢之后,陆建辉看着陆小晴,“不过,你真的很喜欢这里吗?”</p>

    陆建辉再次询问陆小晴的想法,他是多么希望这个女儿能够离开横店,留在自己身边。</p>

    自从陆小晴来到横店,一年才能回去一次家,有时候因为拍戏,就连一年一次的回家日子,都会被抹去。</p>

    即使回到家,没过一周又得离开。</p>

    陆建辉口头上说陆小晴,实际上心里想女儿,想的要命。</p>

    所以,他不希望陆小晴在外面。</p>

    父爱就这样,心口不一致。</p>

    陆小晴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嗯,我喜欢横店,在这里,我感觉自己可以左右自己的人生。”</p>

    陆建辉心头一震,喃喃道:“自己左右自己的人生?”</p>

    也就是说,女儿认为在家,无法自己左右自己的人生。</p>

    陆建辉回想起这二十余年,脸上有些自责的表情。</p>

    自从陆小晴记事起,她的人生,就被自己全部安排了,她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自己决定过自己的人生。</p>

    我这究竟是爱孩子,还是在害孩子。</p>

    也许错了,是真的错了。</p>

    陆建辉正视着陆小晴,是一种大人对大人的正视,这种眼光,陆小晴只在父亲谈生意的时候见过。</p>

    “小晴,你听着,爸爸再给你两年时间,在这两年时间里,家里不会给你一分钱,你要自力更生,如果两年时间,你和那小子还是一事无成,你就老老实实的回家。”</p>

    陆建辉继续补充道,“23岁了,你也不小了,两年之后就是25。”</p>

    听了父亲说这话,陆小晴眼中泪花闪烁,“爸,南晖集团那边......”</p>

    陆小晴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打乱父亲对集团的计划。</p>

    “那边不就不用操心了,我和你妈会想办法的。”</p>

    陆妈看着陆小晴,点了点头,有些哽咽。</p>

    “好好照顾自己,我们走了。”陆建辉拍了拍陆小晴的肩膀,带着颤音说道:“有事就给家里打电话,撑不下来,抗不下去的时候,咱就回家。”</p>

    陆小晴从来没见过父亲如此失控,“爸,您放心。”</p>

    “要是有人欺负你,就给家里说。”陆妈拉着陆小晴的手,“你爸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在哪都有一些朋友,肯定能帮到你。”</p>

    陆小晴没在说话,只是看着父母,心头哽咽。</p>

    她是一个好强的人,即使被人欺负了,她也会用自己的方式还回来,绝对不会给家里说,再说了,如果给家里说了,父母还让自己待在横店吗?</p>

    “到时候考上了艺人经纪人证,给爸妈说一声,嗯?”陆妈拍了拍女儿纤长白皙的手指,以这种方式,恳求女儿多联系家里。</p>

    “我知道了,妈,你们走吧。”陆小晴将手指从母亲的手中抽出,转过身子,不想再看父母,眼泪花在眼睛中不断地打转。</p>

    陆建辉望着陆小晴,“小晴,爸还有一句话想对你说,23年了,这句话压在我心底很久了。”</p>

    陆小晴仰起头,看了看天空,试图让泪水不要下流,“爸......您说吧。”</p>

    “小晴,父亲为你感到骄傲!”</p>

    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让陆小晴的心里再也受不了了,只觉得眼泪就会在下一秒流出,带着颤音道:“爸,别说这么肉麻的话了,快走吧。”</p>

    陆建辉夫妇望了一眼陆小晴,便既离开。</p>

    十几秒后,陆小晴抬起右手,手背迅速一擦眼中的泪水,转过身子,站在原地,望着父母的背影大喊道:“爸、妈!”</p>

    陆建辉夫妇回头,摆了摆手,用这种方式告诉女儿,我们要走了。</p>

    “谢谢你们!”陆小晴喊道。</p>

    陆建辉夫妇听了这话,心酸无比,迅速转头,继续离开,不想让自己的丑态被女儿看见。</p>

    陆妈偷抹了一把眼泪。陆建辉轻轻拍了一下妻子的后背。</p>

    这次一别,不知又是什么时候才能见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