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无敌凯神 > 第96章 病因
    “唰。”

    日向空前也不废话,胸口一拉,将胸口袒了出来。

    白稚的皮肤下,包裹着骨头,连血管也显而易见。

    骨瘦如柴。

    要不是这御袍和白净的皮肤,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住手。”

    凯的手还没有碰到日向空前的胸口,就被日差抓住了手臂。

    “那你来治。”

    说住手,凯也就直接收回了手。

    他是一个医生,自然有着职业操守。

    但是,一个医生,自然应该有一个医生的规矩。

    望、闻、问、切。

    胸口除了瘦的跟柴一样,这伤外表一点也看不出问题。

    瘦是瘦了点,可皮肤保养的这么好,而且身上还有独特的芬芳,鼻子根本就闻不到异味。

    问

    这老头一来,就摆足了架子,明显是想要刁难。

    或者说是想看看自己有没有料。

    问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的了,除非自己能一语击中,说出他的问题。

    所以只剩下这最后的切了。

    你特么连碰都不给我碰,老子怎么辩断病情。

    你以为你是大姑娘啊,连碰一下都不可以。

    就算是大姑娘,我特么是医生,让你大腿张开,你就得脱裤子。

    让你屁股撅起来,你就得使劲抬高。

    娇情,那你就娇情去吧。

    反正病的又不是我,你不配合,我怎么治

    凯也不走,就这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日足,让他诊断。”

    足足凝视凯一盏茶的时间,日向空前才开口。

    “可是,族长大人”

    日足还想说话,却是被日向空前伸手制止。

    “来吧。”

    日向空前闭上眼睛,一副任由君采摘的模样。

    可惜是个槽老头,若是日向家的美女,这就好了。

    “我要检查了,不要凝聚查克拉,不要反抗,放轻松一点。”

    凯道了一句,同时闭上眼睛。

    不过却是伸出两只手指,却是慢慢的按向日向空前的胸口。

    两根手指,初时还未有任何动静,只是快到日向空前胸口的时候,唰的一下,却是多了一团绿色的查克拉。

    日足袖子上的拳头一抓,却是作成虎爪模样。

    若是一但发现不好,他立马会运用柔拳八卦空掌,将凯打飞。

    医生是他找的,若是族长受到丁点伤害,他也要负完全的责任。

    一指点下,感知全力开启,就好似信号查寻一下,所有的感知倾入了日向空前的胸口上。

    千手扉间两指抚地,能感觉千里内的范围。

    可人体不比天地。

    因为人体就是一个小天地。

    凯的感知散落在日向空前的体内,一寸一寸的检查。

    好似挖地三尺一般,连细胞都不曾放过。

    单单细胞,就有130亿。

    如今的凯的感知可还达不到如此恐怖的地步,只能大片面积的辐射细胞群。

    “有了,就是那里。”

    一股邪恶的气息自一群细胞之中传递了出来。

    看着这片细胞,凯将散落在日向空前身体各处的感知收了回来,全面的检查起这片细胞群起来。

    一粒微小的细胞,印入凯的感知之中。

    平静如湖泊的灵魂,突然间泛起了涟漪,紧接着掀起无数的巨浪。

    而这起因,就是一枚小小的细胞。

    “镇压。”

    感知聚合,却是化作灵体。

    自那小小细胞之中散发出来的邪恶、恐怖气息,瞬间被压制了下来。

    “难道是九尾查克拉”

    灵体显现在这细胞之中,看着眼前的火红细胞。

    这只是其中一个,里面可是一群像这样的细胞。

    一头扎了进去,无数负面情绪瞬间放大。

    此时,就连灵体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北斗剑意,镇压。”

    灵体变化,却是化作一柄星辰萦绕的北斗七星剑。

    由人化剑。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在死亡剑意下,意志都要飞灰。

    “奇怪,真是奇怪,既然是九尾查克拉,怎么不会扩散”

    九尾查克拉可谓是霸道至极,怎么可能会居于一隅不动。

    “除非,被封印了。”

    凯化作北斗之剑,绕着这细胞群转了一圈,还真发现了咒印术式。

    “还真的被圈在这里了,只是如今这封印快要被磨灭了,难怪这老头会请人来看病,或许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体内有这封印。”

    九尾查克拉好像是活的查克拉一样,除非是磨灭他,不然是不会消失的。

    “不对,既然有人帮他封印了九尾查克拉,就不会这么放任不管,可为什么这九尾查克拉没有磨灭掉”

    凯感觉不对劲,既然这人有能力在他细胞内施下术式,那就应该有能力帮他磨灭掉这九尾查克拉。

    可偏偏,现在九尾查克拉没有丝毫磨灭掉。

    这其中,那里出现了意外

    想不出来,凯却是化作北斗星辰剑游荡在这细胞群之中。

    “咦,那是什么”

    一抹浅色术式游走在九尾查克拉之间。

    要不是如今是灵体化剑,感知如剑,还未必能发现这一条游鱼。

    游鱼所到之处,九尾查克拉竟然极其的配合。

    “竟然是七星剑的诅咒,难怪难怪。”

    六道忍具在自己手中已经一年多了,这七星剑的诅咒术式,凯自然清楚无比。

    “云忍金角、银角,七星术式,九尾查克拉。”

    将这些串连起来,凯立马明悟了过来。

    难怪会说日向空前参加一战受到旧疾,原来曾经是面对过云中两道光的存在。

    “有七星剑的术式,却是逃过一劫,没有死。”

    那么中了九尾的查克拉也就说的过去,只是这查克拉和七星剑的术式都是源于这两兄弟,应该是莫名其妙的纠缠在一起,令这封印的术式失效。

    看着凯睁开眼睛,两眼之中显现奇异光芒。

    日足不由希翼的问道:“怎么样”

    “我有办法。”

    凯直接点头的道:“但是我要单独治疗日向空前族长的伤,你们要回避一下。”

    “不可能,你想要耍什么花样”

    日足眉头一蹙,却是不满的看着凯。

    “族长,你认为呢”

    凯并没有理会日向日足,而是看向日向空前。

    “给我一个理由”

    日向空前虽然已经年老体衰,可他脑子可没有坏。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老古董。

    贵族之人,享尽了荣华。

    人越老,越是惜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