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 313 调查方向
    从脚步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已经成为了校长的“猎物”,现在看来,木门之上的灵能法阵,与其说是密码锁,不如说是机关开关,确保每一位进入办公室的人,都能够走进校长的掌控之中。

    以霍登有限的符号知识来解读,他能够感受到地面之上的灵能法阵与木门之上的灵能法阵之间存在联系。

    也许,墙壁之上的书架或者壁画背后也隐藏着相关法阵;也许,那些暗藏玄机的摆设本身就是法阵的组成部分。霍登的知识水平还是不够支撑他掌握全局,但已经足够到判断出这些灵能法阵的内在联系。

    如果是由霍登来设计这些灵能法阵的话,他会在办公室大门的灵能法阵之中设计触发密码,以不同的密码开启办公室,就能够启用不用的灵能法阵,最终在办公室之内形成一个绝对空间。

    但即使没有霍登构想的东西,这些法阵也能够在无形之中给予校长更多支持,进一步放大催眠暗示的效果,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达到目的。

    却不知道以前到底多少人中了校长的招数。

    难道说,这就是塔布女子高中教育的秘密?

    不过,霍登并没有预警或者离开,最主要还是因为他无法判断这个灵能法阵的效用到底能够达到什么程度,轻举妄动可能会意外激怒校长,现在校长只是停留在催眠操控的层面,谁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因此,尽管霍登运用声音唤醒了伊萨,却也没有多余的举动,而是细细地观察着校长的一举一动。

    校长没有正面回应霍登的问题,而是再次略过霍登,直接对着伊萨表示了自己的不满,这才是高明的做法——

    如果伊萨才是掌权者的话,那么校长与伊萨的对话才是有效的。

    但此时伊萨却已经清醒过来,右手紧握成拳,灵能已经开始蓄力——她没有能够看到灵能法阵的存在,于是也就更加直接更加强力一些,毫不犹豫地就展现了自己的“肌肉”,警惕心拉响警报之后,声音之中也难免带着些许凌厉:

    “女士,我需要你回答这个问题。”

    伊萨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这也意味着校长必须正式回应霍登。

    但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的是,校长依旧保持着一贯的从容仪态,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暗中手段被戳破而慌张,再次展现出了自己的内功,上位者的气质也就流淌出来,不紧不慢地展开回答,讲述事件。

    “卡多老师是一位聪明人,他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我曾经观看过他的游泳课,教导孩子们学习游泳,并且学习闭气。但显然,不是每位孩子都明白这些功课的重要性,其中一个叫做乌苏拉的女孩就是如此,她总是在玩耍、总是在反抗,但卡多老师让她明白了,游泳和闭气是一种生存手段,更是一种控制自我的过程。”

    “每次进入游泳池闭气的时候,乌苏拉总是无法坚持下去,三秒五秒就选择放弃,是卡多老师让她学会了坚持。他利用灵能压制住乌苏拉,让她坚持闭气;但乌苏拉依旧不受教,根本不闭气,只是在喝水,差一点就要淹死,因为她笃定卡多老师肯定不会见死不救。”

    “事实也是如此。卡多老师在最后时刻拯救了她,乌苏拉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女孩,但卡多老师依旧没有放弃乌苏拉,后来乌苏拉成为了她那个班级里最好的闭气高手。”

    办公室里,只有校长的声音在静静讲述着,平静的话语隐隐带着一股自豪,淡然的眼神也闪烁着光芒。

    校长的视线平平地迎向了霍登,不是表达平等,而是正面回应,“让一个孩子真正成长为一个大人,不仅学会承认责任,而且学会管理自己,冷静而理智,这不是平常人可以做到的,但我们一起做到了。”

    “卡多老师,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教育工作者。”

    没有刻意扬起声音,却能够清晰感受到隐藏在话语里的风骨。

    霍登也静静地望向校长的视线,轻轻颌首,“通过几乎溺死一个孩子吗?”

    校长的表情依旧没有太过变化,“乌苏拉是一个糟糕透顶、无药可救的孩子,即使是卡多老师也不见的能够轻易改变她,我们竭尽全力试图帮助她,但她依旧想尽办法来挑战我们,我认为某些手段是必须的。”

    虽然校长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伊萨却品味出了异常:

    不择手段吗?

    那么事情就不是想象中的岁月静好了。如果卡多是一个酒鬼的话,怎么可能不出事呢?更重要的是,校长也是赞同如此手段的,那是不是意味着,即使她知道卡多是酒鬼,但只要能够“纠正”那些孩子的行为,她就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甚至于校长还鼓励其他老师也学习卡多呢?

    不由地,伊萨就回想起了今天走进学校的时候,霍登的视线始终在打量学校的景象,是不是因为霍登察觉到了什么呢?

    因为警觉,伊萨现在有点草木皆兵的意思,思绪立刻发散开来:

    要么,他们调查校长,可能是整个女子学校内部出现了猫腻,最终导致了卡多的死亡,那么校长也可能是嫌疑人。

    要么,他们调查学生,可能是卡多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出现了过激举动,最终导致了悲剧,意外或者谋杀都有可能。

    原本没有任何线索的调查,因为霍登的介入,又再次找到了方向,而且不出现就算了,一出现就来了一个重磅,虽然伊萨并不意外,但内心还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再次看向校长的眼神就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他们应该朝着哪个调查方向推进下去呢?

    按照霍登以前的建议来看,保持机动性,不错过任何一个调查方向,全面深入,这才是正确的办案方式。

    而伊萨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校长身上,下意识地认为,校长应该隐藏着秘密,却没有想到霍登率先打破了沉默,而且,调查方向并没有指向校长,这让伊萨的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差异,终究因为信任霍登而没有开口阻止。

    “乌苏拉威胁过卡多吗?”

    霍登如此说到,率先选择了学生这条线——最终死亡的是卡多,而不是乌苏拉,那么乌苏拉与卡多的恩恩怨怨就值得调查了。

    “没有。”校长摇头表示了否认。

    所以,校长正在隐瞒事实吗?

    伊萨的瞳孔微微收缩起来,落在校长身上的视线越发尖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