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氪命就无敌 > 第一百零五章 府主大人亲至!
    项墨神色淡然的踱步,一边打量着三楼的情况。

    三楼这里的藏书较之一楼与二楼,相差不少,七八个书柜整齐的摆放着这里,周边相隔较远,空间宽裕不少。

    老头子一双目光紧紧的盯着项墨,好似盯着窃贼一般,只要项墨不跑,他也不管别的。

    卢管挠了挠头,走到项墨的边上,偷偷的问道:“方兄,你真的认识知府大人吗”

    “不认识。”项墨随口回道,他也确实不认识,只是对刘渊有信心。

    刘渊身为大宗师,身份远远在一个地方府主之上,既然刘渊自信地说出那样的话,想必这个府主绝对知道刘渊的存在。

    卢管顿时面色一苦,想到晚上又要被父亲教训一顿,脸色顿时间垮了下来。

    “方兄,我还以为你和府主大人相熟呢。”

    顾济在一旁听的心花怒放,连府主都不认识,就敢扯虎皮做大旗,简直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点小事怕什么,你刚才不是说相信我的嘛,保持下去。”

    项墨买了个关子,神秘的说道。

    “既然上了你这条贼船,我就跟你一起赌一把。”

    卢管一脸的跃跃欲试,道:“一会要是要人捉拿你,你就赶紧跑,我爹是长空武馆的馆主,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不大一会,楼下响起叮当叮当的声音,顾济耳朵一动,脸上的喜色更加藏不住。

    这是铠甲与兵器碰撞的声音,绝对是府主那边的卫队过来了,想到这里,他头颅昂起,睥睨着项墨。

    “事到如今,看你怎么收场!”

    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快步走向三楼,看守书库的老头子,卢管与顾济目不转睛的盯着三楼的楼梯。

    嘎吱!

    脚步声戛然而止,三人心里一颤,不由想到:“这是什么情况”

    卢管手心冒出湿漉漉的汗珠,在衣服上搓了搓手,焦急的看着三楼楼梯。

    一位相貌威严,身躯如同一只毛笔般笔直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缓缓的走上三楼

    “府主大人!”

    老头子看着这人的模样,愣了半晌之后失声喊了出来。

    这人正是龙昌府府主戴舟!

    看着戴舟亲自过来,卢管也蒙了一下,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府主怎么会亲自过来

    “见过府主大人。”

    缓过神来之后,卢管与顾济连忙下拜,不敢失礼。

    看到府主大人亲自过来,项墨悄然一叹,“看来刘渊这个大宗师的身份,比他想象中还要大的多。”

    戴舟冲其他人点了点头,看到项墨之后眼睛一亮,不待项墨说话,便抢先说道:“宗师之下无敌手,老夫这些日子已经听说了你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难怪能得到刘老的赞誉。”

    卢管直愣愣的看着项墨,仿佛第一次见到他一般,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心里顿时间凌乱一片,脸上乐开花了。

    一会回去又可以和姐姐还有张叔吹牛了,这次他可是坚定的与项墨站在同一战线上的。

    看守三楼的老头子与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府主大人这样的态度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要说项墨与府主大人没有关系,打死他都不信。

    “幸亏没有把这个人得罪到死,希望他大人有大量,前往别再府主大人面前说我们的坏话。”

    两人心里暗中祈求。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顾济了,原本想要好好的看一场戏,甚至找个机会让项墨在龙昌府待不下去,没想到府主大人居然对项墨青眼有加,这一幕如同巨锤一般,敲打的他胸口发闷,几欲吐血。

    “苍天啊,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收拾这个土包子了吗!”

    “府主大人过誉了。”

    项墨弯腰拱手,言辞客气道。

    “哈哈哈哈,宗师之下无敌手可是你自己说的,这可不是老夫吹捧。”

    戴舟亲切的牵过项墨的手,笑道:“这个时候让老夫过来,是什么事说来听听。”

    项墨哭笑不得,他只是想要得到府主大人的一道手谕,没想到戴舟居然屈尊降贵亲自过来。

    把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之后,戴舟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这人莫非不知道刘老的真正身份,刘老的人情居然用到这等细枝末节之处,真是……”

    他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从腰间拿出一块令牌递给项墨,和善的道:“这令牌代表我本人亲至,你拿着这块令牌,龙昌府各处尽可去得。”

    项墨大喜,收下令牌之后躬身一拜:“多谢府主大人。”

    “哈哈,小事而已。”

    戴舟挥了挥手,感叹道:“我每日俗务缠身,也是许久没有看书了,今天既然来都来了,我也在这里看会书吧。”

    有他在这里,几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戴舟看出他们的局促,笑道:“我自有我的书房,你们随意便是。”

    他的书房在五楼之上,平时也就他一人独享,等他离开之后,卢管雀跃的蹦到项墨边上,一拳锤在项墨肩膀上。

    “方兄,你明明与府主大人相熟,还瞒我这么久,害我担心一场。”

    项墨看了看手里的令牌,知道这事一时半会解释不清,便笑道:“算是吧,其实我也没想到。”

    “对了,能否差遣你的护卫买回一份烧鸡过来。”

    “这是小事。”卢管一口答应,对着顾济吩咐道:“顾头领,麻烦买两只烧鸡过来。”

    顾济脸色憋的青红,闷闷道:“好的,少爷。”

    守门的老头子听到这话,连连挥手退让道:“不用了不用了,守门本就是我的责任,多的东西我可不敢拿。”

    “我又没说这烧鸡是买给你的。”

    老头子尴尬的搓了搓手,笑道:“公子真会开玩笑,我为公子介绍一下这三楼之上的藏书。”

    守门的老头子这回殷切的在前面带路,项墨与卢管跟随在后。

    “三楼之上大多是一些粗浅的武功秘籍,什么疾风刀,无影剑,五行拳,霹雳掌之类的,虽然在这里如同寻常之物,要是拿出去也是了不得的武功秘籍。”

    卢管撇了撇嘴,这些东西都是他看不上的玩意,都是些不入流的三流武功。

    项墨眼睛一亮,这些武功秘籍虽然低级,要是练到巅峰在江湖上也足以称之为一流高手,他的外功还可以继续融合武功,只要寿命足够的话,完全可以融合。

    “那四楼上面呢,有没有别的好东西”

    卢管好奇地问道。

    “那是当然。”

    老头子自傲一笑,看了眼项墨,“四楼上都是上等的锻体秘术或是各式各样的奇异秘术,价值更高。”

    这句话他是故意透露给项墨听得,希望卖一个顺水人情,让项墨别记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