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功法提升器 > 第九章 突破,入武九境
    方昊体内内力狂涨,直接极限,入武九境已成。

    现在的他,可轻松解决白九祥,根本无需再借易冲、青莲裙少女的力。

    方昊翻开紫虹心诀,仔细研读,如果他猜的不错,这种心法,只要学会一点,就代表着入门。

    一旦入门,他就能再度突破。

    到时候青羽观主也好,灭方昊满门的那只鬼物也罢,统统撕碎。

    ……

    一团黑云自东而来,遮住了天上明月与星穹,使得大地也一片漆黑,只能靠大户人家门口灯笼辨路。

    “铛——铛!铛!铛!”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打更人敲击铜锣,长夜漫漫,街上黄土、碎石,很是硌脚。

    咯吱,咯吱……

    一股冷风袭来,令城主府邸悬挂的灯笼摇晃,发出细碎的摩擦声。

    打更人裹了裹衣服,狐疑抬头,不知是他听力出现了问题,还是这灯笼摇晃声过于怪异,似有人在吸嗦着什么,滋滋有味。

    打更人又细听了一会,发现确实是灯笼摇晃声,暗淬一口,摇晃了下脑袋,自己吓自己。

    心中虽这么想,却动了脚步,也比以往行走快了数倍。

    随着打更人前行,影子越拉越长,不知是不是与摇晃的灯笼有关,影子越发扭曲了,最后直入前方街道黑暗尽头。

    光明驱散了黑暗,这里有一侧小巷,小巷另一侧就是城主府后院。

    “咦?”打更人停下脚步,将手中的灯笼向巷子靠了靠,他又揉了揉耳朵,好像听到了什么。

    “这声音……”

    打更人心中骤然升出一种渴望,拉住了他想要离开的脚步,驱使着他一步步走入巷子,走到了巷子深处。

    扑通!

    “啊!”

    巷内,打更人恐惧的呼吸声由低到高,由高到急速,在某一息伴随着一声惨叫戛然而止。

    黑暗中,依稀能看到灯笼斜倒在地上,里面本来燃起的火苗反常的变小,越来越小,越来越抖动剧烈。

    火苗剧烈抖动下,只映照出掉落在地上一颗如死鱼般的眼珠,这颗眼珠……似乎在笑。

    “咯咯……咯咯……”

    巷子深处,除了零零碎碎的吸嗦声,又多出一声声如女婴般的纯真浅笑。

    ……

    “四更了。”

    屋内,一名亲卫被铜锣声震醒,半睡半醒间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继续睡。

    梦中,他跟随白九祥到了繁华的朝龙城,到了有名的销金窟,秦淮河岸红坊行,正与一美人载歌载舞。

    就在他饮完酒俯吻之际,怀中美人儿脸上骤然长出了黑毛,含羞带嗔的盯着他。

    砰!

    亲卫猛地直腰坐起,被吓出一身冷汗,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做噩梦了?”

    亲卫擦去额头上的冷汗,环视一圈,整个人这才放松。

    虽放松了,却没了睡意,他起身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凉茶水,一口饮了下去。

    茶水凉润,入喉至肠,舒服的打了个寒颤。

    “啊!”

    外面骤然传入一声惨叫,将亲卫吓得一哆嗦,手中茶杯拿不稳落地。

    “怎么回事?”亲卫试探着起身至屋门后,刚刚的惨叫似乎就在他家院门外。

    此刻外面极为安静,再无其它声响。

    亲卫又听了会,怀疑是噩梦后遗症,是自己听错了,小心翼翼推开门走至院中。

    “呱呱呱……”

    一出院,右侧大树上栖身的七八只乌鸦立即飞空,眨眼不见了踪影,似有什么凶物惊扰到了它们。

    亲卫狐疑上前,停于院门处,好奇心驱使他矮身凑前,顺着一指半宽的门缝向外望去。

    “有人!”

    亲卫看到了一身材曼妙的白纱女人,月光适时透过黑云落下,有种月下美影人的感觉,他轻咽了口唾沫,激动着抬目向上看去。

    ……

    天亮,白府。

    正屋前的院里,几名丫鬟正在伺候方昊洗漱,一鬟帮方昊擦洗,一鬟手持毛巾站立一旁,一鬟帮方昊托着头发,以免落盆打湿。

    亲卫长静等方昊洗漱。

    方昊伸臂仰面,任由丫鬟用干净毛巾将脸部、身上擦拭干净。

    “有事吗?”

    等丫鬟擦拭干净,另外两名丫鬟将白色内袍给方昊穿上,方昊挥手散去丫鬟。

    一身白袍的方昊,有种少年书生气质,一点也不像打生打死的武修。

    亲卫长见到这一幕,极为羡慕,在这个拿命换吃食的世界,能有人如此服侍,是他们一生追求的目标。

    “我们城主府附近死了人,与您住的院子就一墙之隔,死的很是诡异,同时死的还有七人,分别是邻居、路人、打更人。”亲卫长脸色很不好看,那人是他们自己人,却这么不明不白死了。

    “诡异?怎么个诡异法,说说。”方昊目光闪烁了下,有下人搬来张矮椅,他顺势坐下。

    矮椅前有他让人准备的烧烤厨具,还有一条上好的五花肉,下人已经切好并串成串。

    木炭也已点燃,方昊坐下亲自烤了起来,时不时拿腰间葫芦灌上一口烈酒。

    “死的很惨,都很一致,血没了,身上长满了恶心的黑毛。”回想下,亲卫长一个见惯血腥的人都觉得有些恶心,脸部拧到了一起。

    “是吗?你要不来吃点?”方昊目中冷芒不断闪烁,与方家众人死状一模一样,满身黑毛……

    这贼老道……

    具体情况只能亲自去看,要说与青羽观主没关系,他是百分之一百不信的,应就是‘鬼物’了。

    “属下不敢。”亲卫长下意识就要答应,他确实没吃早饭,只顾看死人了。话至嘴边,突然注意到了方昊的眼神,那是一种另类的试探。转瞬间,脑海就浮现出了白九祥的凄惨下场,瞬间惊出他一身冷汗,连连摆手。

    方昊聚精会神烤起肉来,准备太仓促,很多华夏的调料他没有找到,在两边说法不同,只能凑合了。

    “义安城似乎很多大户都举家搬迁到朝龙城了?”方昊冷不丁提起。

    “对,若是其它城没办法搬,朝龙城虽安全,但路上太危险了,死亡率极高,只有我们义安城不同,我们位于最大的一条官道旁,这条官道朝龙城每隔一月都会派人清理一遍。”亲卫长立即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