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237章 试戏之有我无敌(完)
    任鸣开了个玩笑,让排练教室里的气氛终于松懈了一点。

    一张一弛。

    季铭没去计较2秒钟,溥仪当年是被赶出紫禁城的,1924年革命军进入故宫,勒令溥仪、文绣和婉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需要离开故宫,此时19岁的溥仪,他是一种稚嫩的复杂。

    惊惶、恐惧、愤恨……但他要镇定。

    他是大清最后的皇帝,而外面有无数人正期待看他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模样,那些卑劣的平民,等待着看到皇室蒙尘的一刻,他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然而这一切,都不应掩盖掉他是一个,从6岁就被幽禁于皇宫,至今只有19岁的逊帝。

    任鸣给季铭选择了这么一段,用意不言而明,他仍然希望真正考校一下季铭的功力——除了剧情本身之外,还有一点,电影版的《末代皇帝》里,这一段尊龙的表现并不高光,导演贝托鲁奇,和凭借此片得到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斯托拉罗,显然更侧重于使用画面,也就是镜头语言来表现这段历史。

    对季铭来说,这一段,等于前面有路,但他不能走——话剧是不侧重于镜头语言的,虽然也有话剧会上到小荧屏去放,但那不是演员需要考虑的。

    任鸣对此心知肚明。

    58秒之后。

    季铭先来了个变脸——被通知要离开紫禁城的时候,他正在打网球,然后轰隆隆的军队就进来了。

    现场的二十个多人在他眼里都成了革命军。

    从带着汗味儿的笑容,变成剧烈的震惊,然后愤怒,然后阴谲,然后面沉如水——他试图展示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城府,但有些刻意了。

    然后他退了两步,第一步迟疑拖沓,第二步火气十足。

    “离开紫禁城”

    语气力求平淡,但情绪却清晰的让人吃惊——任鸣就很吃惊,这种情绪控制能力,几乎算得上是演员的终极技之一了。汉字从来是意味深长的,不同情绪下就有不同意思。

    你好,这可以是正常问好。

    它也可以是质问:好好好,你好,你可真好!

    它还可以是嘲讽:你好你怕是好不了啊。

    季铭的情绪控制能力,是在《遇仙降》拍摄的时候迅猛提升的,跟演王小花的小演员李媛媛合作的时候,他对情绪的收放控制有了很大的进步,此时拿来用在话剧上,效果似乎比拍电影还要更好一点。

    他交流的对象不再是冷冰冰的镜头,而是活生生的,同样有情绪反馈的观众了。

    这个感觉,很奇妙,也很让季铭感到兴奋。

    一演到底,意态飞扬。

    跟革命军争执时的隐怒和畏缩。

    跟庄士敦求证时的无奈和悲凉。

    面对婉容的窘迫和躲避。

    走出紫禁城时的虚张声势和心志变迁。

    仿佛一丛瀑布,时而平缓蜿蜒,时而奔腾狂泄,流畅的甚至叫人有些感动。

    这段表演,以溥仪回头看一眼故宫的宫墙作结,面对墙壁,他终究露出茫然和绝望——他知道,再回来的机会,太渺茫了。这一走,可能就是一辈子。

    当然,此时他不可能知道,新中国后还可以买票进来参观。

    这是我家,我还要买票

    季铭演完之后,想到这个,莫名其妙笑了一阵——他也说了,把大家都逗乐了。

    任鸣收了笑,深吸一口气:“哎,怎么样那个,谭——太监,你说说。”

    谭太监……谭子阳憋了瘪嘴,也不敢反驳,跟个受气包似的:“我觉得演的特别有感染力,虽然不是在舞台上,也不是正式演出,但就有一种看舞台戏的那种感觉,特别完整,特别让人投入。”

    任鸣点点头。

    “殷仝,是吧你来说一下呢”

    怎么殷仝那么难记就能记得,我这么好记就记不得……切,谭子阳内心暗自嘀咕。

    殷仝站起来,沉吟了一会:“我跟谭,谭太监的感觉差不多,另外就是我觉得季铭的控制力太强了,我不知道对不对,我感觉就像往一个碗里倒水,水已经超过边沿了,在张力的拉扯下还没有溢出来,可是已经在那个临界点。季铭刚才的表演就给我这种感觉,他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可是一点都没满出来,每一点戏都饱满,又不过头。特别,可怕。

    另外就是您说我的那个,季铭特别有主人翁精神,哈哈,一直围绕台中心在走位,而且很放松,好像台中心有什么东西拉着他,一点也用不着担心会偏台。”

    不愧是中戏的优秀学生,两个人都说在了点子上。

    显然,季铭的表现,结合他们自己的,已经足够让他们思考到一些东西了。

    这也是任鸣的目的。

    “看完季铭这一段,我反正是轻松了很多,”任鸣停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措辞:“季铭的周冲是很好的,但演戏的困难和魅力,皆在于每一个不同的角色都是不同的挑战,哪怕是大家公认的大演员,比如陈道名老师,也有人说他演什么都有一股康熙大帝的味道,是否不论,但就是有观众这么看的。

    那么现在我觉得季铭的溥仪,也会是一个不逊色于周冲的角色,我要提前祝贺一下季铭,也祝贺一下咱们这台戏。”

    掌声围绕着站在中间的季铭,响起。

    季铭一笑,突然有一点李元那种空山新雨的意味出来了——李元是因为诗词,季铭是因为戏,殊途同归,一样纯粹。

    至少此刻如是。

    “哇。”

    “啊”姚成铎问殷仝。

    “没有,突然觉得季铭好,好,好让人心动啊。”

    姚成铎脸一黑:“……按住它,叫它别乱动。”

    哈哈。

    这种如春雨洗过的气质,很容易让人放下心防,季铭演完之后,倒是发现大家对他亲近了不少,是那种真心的,不是客气。

    “好,那接下来你们陈老师会根据各位的课表,以及你们提交的空余时间来安排排练了,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末代皇帝》剧组正式建组了!”

    啪啪啪啪。

    “既然建组了,肯定就有纪律,这个王南老师会负责,请假可以,但一是要有必须性,比如季铭,这么红了,外头有工作不得不去,可以。二,不能多,还是说季铭,今天有什么时尚晚宴,明天又是发布会,后天商演,大后天晚会,这肯定不行的,要自己取舍。其他人也是一样,排练的工作应该放在你们的优先事项里,不能跟受气包一样,给这个那个让路。

    此外,刚才试戏中出现的问题,都一个一个给你们点出来了,后续要有进展,有改变,我希望三次排练之后,那些低级错误,那些态度问题,通通都要克服掉……”

    散伙的时候,已经逼近晚上11点。

    天上月凉如水,比燥热的白天舒服很多。

    “陈老师你们挑学生的眼光还挺好的,几个主演的演技都高出一筹啊。”任鸣赞了陈老师一句。

    陈老师看了一眼季铭,说的是肯定是他们五人组。

    “问季铭吧。”

    选出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大差距。

    “啊”任鸣有点意外:“季铭你做什么了”

    “没做什么,就我们会一起排练啊。”

    “季铭是教表演出道的,任导您不知道么更何况,他在国话,还有个大魔王的江湖诨号呢。”

    “……”

    任鸣看季铭的眼神,跟发现了宝藏似的,心里更是把国话的周扒皮骂了一顿——上辈子干流水线的么,手脚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