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一章:竟然没死(求推荐票)
    竟然没死?

    秦腾万万没想到情况会变成现在这样。

    昨晚,他正在和一个叫林青青的漂亮姑娘约会,两人郎情妾意,情投意合,眉来眼去。

    秦腾伸出手掌,想拉着林青青离开,这举止非常绅士。

    恩,秦腾也这么觉得。

    “天色已晚,我们去酒店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碰你的,你睡床,我睡沙发。”秦腾笑着说道。

    林青青害羞的点了点头,将手往秦腾的手上伸去。

    “买单。”秦腾从口袋中掏出了现金,就在这时,一张林青青闺蜜的绝密露骨自拍照跟着几张现金竟不约而同出现在了秦腾的手里。

    ...

    场面很尴尬。

    “流氓!”

    啪。

    百密必有一疏啊。

    秦腾捂着肿胀的右脸,灰溜溜的从餐厅跑了出去,去追一气之下跑掉的林青青,想解释一下,这一切都是误会。

    但下一刻,一个香蕉皮突然出现在了秦腾的脚下,刺溜一声,秦腾滑倒了,情不自禁往林青青扑了过去,使其摔了个四脚朝天......

    “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腾伸手将林青青扶了起来。

    啪。

    场面更尴尬了。

    林青青愤然离开!

    被扇了几个巴掌,又被妹子狠心抛弃,秦腾捶胸顿足,忍不住咆哮道:

    “老天,你在玩我?”

    轰!一道雷鸣声响起,像是老天在笑他,笑得那么肆无忌惮!

    哗啦!下雨了。

    在秦腾看来,这是老天笑出了眼泪。

    秦腾,一个悲剧的人物。

    从小到大好事基本和他没边,坏事倒是和他非常有缘,一个熊孩子砸坏了别人家的玻璃,跑了,主人出来抓凶手,秦腾正好路过;

    罪犯抢银行,顺手劫一个人质,秦腾正好路过,诸如此类的事情层出不穷。

    秦腾人生唯一的闪光点,在于他的高考。

    他的高考,失利了,名落孙山!

    其实他很聪明,物理,化学,数学,运动等等样样精通,只不过高考那天,他在考场里睡过头了。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因此去复读,却为他带来了一段姻缘。

    他在暑假的补习班上认识了一个女孩,长发飘飘,肤白貌美,凝脂如玉,笑起来还带着一对小酒窝,可爱极了,还懂音乐,会弹钢琴玩乐器。

    青春的爱情可以以任何的理由开始,甚至只是一场顺路。

    起初,秦腾经常故意慢悠悠的在女孩前面骑自行车,偶尔炫技放开双手。

    嘭!

    秦腾摔倒了。

    就这样,两人不笑不相识。

    后来,每天晚上秦腾都会等着女孩出现,然后骑着自行车在她面前晃悠,有时还会装装逼点起一根烟,虽说不会抽,但是拿着总是会的。

    “吸烟有害健康!”每当这个时候,女孩会拿掉他的烟,然后从包里取出两根棒棒糖,一根给秦腾,一根给自己!

    后来,女孩出国了。

    然后女孩跟别人好上了。

    秦腾觉得爱情就是这样,合久必分。

    半年之后,他将目标锁定在了林青青身上,本来这顿晚餐进行得非常完美。

    万万没想到,事情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哎!人生无处不惊喜,结账还得用微信。

    秦腾无奈地回了家,冲了个澡,之后打开了冰箱,想掏出一罐啤酒解解闷,却发现冰箱没有啤酒。

    来到客厅想学人抽根烟压压惊,却发现只有烟盒没有烟!

    秦腾心烦意燥,躺上床,沉沉睡去。

    “可怜的孩子!太凄凉了,太悲哀了,我都看不下去了。睡吧,醒来后一切都会天翻地覆。”一道沉闷的声音突然回荡在房间中,要是秦腾此刻是醒着的,他会被吓死。

    那道沉闷声音的主人留下话便销声匿迹,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东西从他口袋中掉下,滑进了秦腾的口袋中。

    ......

    梦里,秦腾发现自己带兵临于城下,却见城门洞开,城门内外,有二十余百姓,低头洒扫,旁若无人。

    抬头望去,只见一人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

    千军万马止于琴声之下,旁边副将附耳:“父亲,恐怕有诈……”

    秦腾一把推开那二货儿子,拔剑催马,大喊道:“诈你妈妈个大西瓜!朱葛亮没兵啦,杀啊啊啊啊啊啊!!!”

    只听见城楼上琴声抽风似的一抖。

    然后梦风一转,蜀国投降,秦腾父子携千军万马班师回朝,魏帝设宴铜雀台,宴席上,以谋反罪诛杀秦腾一门。

    “我去!”当大刀即将挥洒向自己的脖子时,秦腾被吓醒了。

    “杀,杀,杀啊!”道道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从四面八方传入秦腾的耳膜。

    睡眼惺忪的秦腾揉了揉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堆尸体中间。

    这个梦好真实,摸了摸尸体,还有体温,肉感十足,这些尸体怎么感觉就像真的一样。

    应该不是拍戏吧?

    不是拍戏,难道是真死人了?

    擦→_→不会是穿越了吧,这么狗血?

    秦腾趴在地上本不想起身,他要装死,可一想不对啊,战争结束还要打扫战场,赢的一方会对败退一方的死者再补上一刀,防止假死。

    这种概率百分之五十的事情还是不要搏了,没办法,只能爬起身寻找空隙溜走。

    这一起身,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此人相貌堂堂,一柄长剑,寒光凛冽,对准秦腾的心脏,正欲刺下!

    秦腾大惊,欲躲避却发现自己不懂武功,根本不会躲。

    “好汉饶命!!!”秦腾大呼,汗如浆出。

    “饶命?给我死来。”黑衣人冷若冰霜,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我男女之欢还没享受,不想死啊。”秦腾叫苦连天。

    “哼!”黑衣人一脸不屑,“很光荣?”黑衣人目露凶光,随后突然暴起,双腿一跃,高举长剑,疾驰劈下。

    “天要亡我!”秦腾对天悲鸣。

    这个穿越穿得一点含义都没有。

    “谁敢伤我主人。”就在这时,一道振聋发聩的怒吼声响起。

    那黑衣人明显被吓了一跳,后退一步。

    “谁敢伤我主人。“又是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

    “噗!”一道猩红血液从黑衣人口中怒喷而出,黑衣人当即倒地不起。

    “想......想我堂堂六合会会长就这样被吓死了,苍天啊,大地......”话没说完,黑衣人断气。

    秦腾赶紧摸了摸自己,没死?

    阿弥陀佛!!!

    秦腾心里不停地念叨着,刚才真是千钧一发,好在自己吉人天相。

    回过神,看看四周,除了一片尸体,没见任何活人。

    刚才那句振聋发聩的声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秦腾有些凌乱。

    还有,这是哪?死了这么多人?自己该不会需要偿命吧?

    下意识,秦腾想到的第一个想法便是三十六计之最后一计。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咦!这是什么!”

    这时,一道闪闪发光的东西吸引的正欲逃走的秦腾,弯下腰捡了起来。

    “好像是一张卡?我去!还是黄金做的?干嘛用的?算了,收起来吧,先逃再说。”

    就在秦腾离开以后,尸体当中有个人站了起来,抹去嘴角的血迹,邪恶一笑:“小子,没想到我们鹬蚌相争,你渔翁得利。放心,你会死得很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