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四章:西门轻与潘金怜的邂逅(求推荐票)
    青海镇,梁山,忠义堂。

    鼓上蚤时钱向堂上一拱手,“诸位哥哥,我在山下拿住这小子,此人着装怪异,口音奇特,恐为奸细,如何处置,还请哥哥定夺!”

    众人注目而视,只见堂上站着一个男子,年岁约莫三十好几,书生模样,眉清目秀,一袭青色短衫,手执一把白扇。

    此人正是先前那死人堆的幸存者。

    这男子看着周围一群猛汉,初时尚有怯色,及至抬眼看到那金色的忠义堂牌匾,以及猛汉当中还有几名娇滴滴,穿着超短裙,黑丝袜的女子,忽而两眼放光,口中念念有词,激动极了。

    智多星无用摇摇手中羽扇,沉吟道:“此人身材高大,听其口音,恐为方腊奸细,哥哥不得不防。”

    话音未落,黑旋风李亏的大嗓门早已响起:“看这贼厮鸟细皮嫩肉的,必然是方腊集团的人,跟他啰嗦甚么,待俺一斧头砍了他。”说罢就要纵身扑上。

    “且慢!”宋僵低喝,“且待我问几句话,不可误伤好人。”

    “兄弟来自何方?来此做甚?”

    那人一个机灵,便是润了润喉咙,摇着白扇道:“我是西门轻,曾为阳谷镇的一哥,整个阳谷镇但凡有耳朵的,没有人没听过我的名号,但凡有眼睛的,没有不认识我的。”

    “西门轻,这名字有点耳熟。”大厅第六把交椅的林聪眼珠子一个转悠,略有所思。

    林聪,绰号豹子头,因特殊原因无奈之下被逼来到梁山集团。

    “哦,原来是西门轻哥哥,赐坐,不知道西门轻哥哥来梁山有何指教?”无用查了下桌上的一本【名人堂】后饶有兴致地问道。

    西门轻非常自然地往椅子上一坐,二郎腿一翘,开始滔滔不绝。

    他叫西门轻,一手掌握着阳谷镇的经济命脉,大到卖白粉,小到卖奶粉,背后都有他的操控。

    上至治安队,保安团,无不与他称兄道弟;下至贩夫走卒,全部争相巴结于他。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他跺一跺脚,整个阳谷镇都要抖三抖。

    他非常享受这种八面威风的感觉,因为像他这么出众的男人,注定是接受举世瞩目的。

    他有句座右铭:不管今夜你是谁的女人,明天以后都将会是我的女人!

    他承认他喜欢二手货。

    可最近一段日子,他过的不是很开心,因为走在大街上,人们口中的焦点不再是他,街头巷尾议论的,都是一个叫做武大朗的男人。

    “等等,武大朗?”当西门庆津津有味地说着时,林聪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对,武大朗,你先别说话,听我先说完,我最讨厌说话的时候被别人打断。”西门轻非常不友好地看了一眼林聪说道,然后继续讲解了起来:“武大朗这人我知道,一个清河镇的外来户。

    虽然他是个炊饼大王,但却是个侏儒,样貌猥琐,全身一股闷骚味,谁见谁讨厌。

    可就是这么一个货色,竟然盖过了我的风头,我很郁结,后来经过我的旁敲侧击,我终于知道这是他有一个绝色老婆的缘故。

    武大朗的老婆叫做潘金怜,美女榜排名第一百八十二的尤物。”

    提到潘金怜,西门轻的眼光柔暖了许多,似乎陷入了无尽的回忆当中,随后喝了一口一名男子寄来的水润了润喉咙,接着说道:“我看了看自己的样貌,又看了看我的老婆以及情人们的样貌,然后我更加生气了。

    我觉得以我这种资质,这样的人脉关系和家庭背景,怎可能没见过此等尤物,所以我需要验证传闻的真伪。

    于是我打听到了武大朗的住处,他住的是一栋自建房。所以我开始每天在他楼下瞎闲逛,溜达。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天,我恰巧路过他家楼下,那潘金怜刚好打开窗户,她手中的梳子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突然掉落,砸中了我。

    这一梳子砸的是我的头,却砸出了一段旷世恋情,我抬头一看,她浅浅一笑,我的心在她的酒窝里烂醉如泥。

    从此,爱情的种子生根发芽。

    正好对面卖菜的王干娘看到了这一幕,她朝我挥手,我心领神会走过去。

    就这样子我和她的故事开始了......”

    西门轻绘声绘色,感情十分投入,听得忠义堂各位好汉身临其境,蠢蠢欲动。

    这时,暴脾气的霹雳火秦民打断了西门轻的讲述:“等等,轻哥哥,你说你和她的故事开始了,这里的她指的是潘金怜呢还是王干娘?”

    “对......”

    “对......秦哥哥这个问题问出了我们的心声。”

    大厅上的众好汉发出了雷鸣般的喧哗声,他们迫切需要知道西门轻的爱情取向。

    “当然是潘金怜,都别唧唧哇哇,先听我说完。”西门轻一拍桌子扶把,怒吼一声,他非常不喜欢有人打断他的话,这就好比头可断头发不可乱。

    喝了口水,西门轻又道:““这王干娘是个人才,虽然自己四五十岁了还是个单身狗,但是她对于两性情感的研究,让我这个阅女无数的高手都礼顶膜拜。

    在王干娘的套路下,我终于得偿所愿,和怜怜好上了。在我强有力的腰部制服下,怜怜娇滴滴地躺在我的胸口非常满足地告诉了我一个秘密,我这才知道,原来她和那个暴发户武大朗在一起并不情愿。

    她的娇弱依人,让我豪气干云,想用尽一生去保护她。

    好景不长,我们的事情还是被武大朗撞破了。

    没想到这个侏儒还挺硬的,竟敢和我单挑。

    他没有任何能力,靠的不过是他一股被带了绿帽子的怒气。

    虽然他跳起来打伤了我的膝盖,但是我一记窝心脚,让他重伤卧床。

    王干娘问我想不想和怜怜做长久夫妻,我当然想。

    俗话说得好,有情人终成眷属,哪怕她早已成为他人媳妇。

    于是按照她的设计,我们毒死了武大朗。

    但是我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担忧的,毕竟武大朗的社会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终于,报应来了,有一天我在狮子楼大酒店吃饭,一名自称是武大朗的弟弟来找我报仇。

    他非常帅,我甘拜下风,他告诉我他叫武颂,绰号行者,是二龙山集团的杠把子。

    在此期间,我不怕生死,勇往直前,将生死置之度外,视死如归,终于发现他是一名能力者,拥有控影能力。

    本来我想将他扼杀在摇篮之中,可我三脚猫的功夫根本打不过他。

    俗话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我是准备为爱牺牲的,可就在无路可逃的时候,我的情人们给我杀出了一条血路,让我逃了。

    为了躲避追杀,我隐姓埋名加入了拥有六名会员的“六合会”,本以为靠此东山再起,却没想到他们全部在前几天那场斗得昏天暗地的“天赐神卡之争”的战场上光荣牺牲了。”说道这里,西门轻哭了。

    “然后呢?我擦,一个大男人哭个鸡儿,赶紧的啊。”听到西门轻说道一半,秦民急得不得了。

    “所以我跋山涉水,前来投靠你们梁山,我知道你们梁山雇佣集团的强大,而且我还听说那武颂一直在找我,我相信这里就是我的避风港。”

    “投靠我们?你可带给我们梁山什么?”宋僵问道。

    “有,您应该知道,那张天赐神卡有百分之四十九是佛之能力,我知道它被谁拿走了,是一名少年,他昨天坐长途汽车前往碧蓝寺了。”

    呼!安静,忠义堂安静无比!

    神卡对于梁山而言,并不稀奇,可它是佛之能力,那就另当别论了。

    本来神卡之争梁山是准备参加的,可正好那日内部出现了问题,无法前往,错失良机。

    现在机会来了!

    听到这话,宋僵手掌怒拍桌子道:“哈哈,佛之能力。西门轻,你真是及时雨啊。只要你提供的消息属实,一旦天赐神卡被梁山所获,我就让你稳坐梁山第109把交椅。”

    智多星无用转头,略有所思,在沉默了十来秒后非常严肃地看着宋僵道:“哥哥不怕被骗?”

    “骗个鸡儿,他敢孤身一人前来我们梁山,有这胆量根本没必要骗我们,他只想找个温馨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