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七章:花和尚撸知深(求推荐票)
    天干物燥,夏日的温度实在让人难以忍耐,在老人惋惜的目光下,秦腾踏上了去碧蓝寺的道路。

    碧蓝寺坐落在海门镇一个叫“碧蓝村”的村落里,离雕像距离不过几公里远。

    此刻秦腾的脑海完全是混乱的,在听到老人的描述后,他对碧蓝寺已经完全抗拒,心中一万个不愿意。

    那里可是住着一个可能跟他有着相同目的的能力者,这一去可能会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可他又不想一辈子呆在海门镇里,他还年轻,有大好的前途。

    世界这么大,他想看一看。

    在做了艰难的思想斗争后,秦腾毅然选择了搏一搏。毕竟你不博,单车迟早会散架,搏一搏,还有机会变摩托。

    只是这天太热,加上两三天没吃东西,秦腾的体能已经达到了极致,他开始感觉有些头昏脑胀,四肢无力,体内的水分都快蒸发干净了。

    他知道,如果在这里倒下去,可能就起不来了,靠着顽强的毅力,他继续朝前走去。

    ......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黄昏是一天最美的时刻。

    不过,黄昏过后,却是孤独与寥落。

    “水,好多的水,哇,鸡翅,烧鸡翅我最爱吃了。”秦腾突然大喊一声,从地上嘭的一声坐了起来,双手举高,不停在空气中胡抓一通。

    瞎折腾一会后,一阵剧烈的头痛使得秦腾如梦初醒,他狠狠摇了摇头,用手拍了拍脑门,失落道:“特么是场梦,我的烧鸡翅啊。”

    “呼噜。”饥饿正在疯狂地发起强烈的抗议,秦腾吞了吞干涸的喉咙,无奈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啊,尼玛的,难道我要在这里被渴死,被饿死?”

    努力地支撑起身子,踉跄来到一颗大树下,秦腾靠着大树坐了下来。

    令秦腾奇怪的是他刚才像死尸一样倒在地上,居然没有一个好心人去关心照顾一下。

    唉!现在的人心,拔凉拔凉的。

    “呼噜。”又是一道令秦腾头皮发麻的饥饿声。

    古有释迦牟尼佛割肉喂鹰,难道我要割肉喂自己?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萌生。

    为了生存,看来是到了忍痛割肉的时候了。

    “刀呢?给我一把刀啊!!!”翻遍全身,秦腾找不到任何利器,长啸一声。

    这一道长啸用尽了全身力气,一阵剧烈头脑让得他全身颤抖不已,躺在地上疼得翻来覆去。

    一股浓郁的睡意涌上心头,他知道,这一次如果睡过去,再次醒来时不是在天堂就是在地狱。

    他开始产生幻觉,仿佛看到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围着一张桌子正在打麻将,还时不时抬头看了看他,面带友好的微笑。

    很快,四人不约而同站起身,朝着秦腾快步走来。

    “我不能死!”顽强的毅力控制着秦腾,内心不断重复着四个字,为自己加油打气。

    他知道这是幻想,可还是胆战心惊,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

    “嘶!”

    一道微弱的声音响起,秦腾口袋中的七星灯突然燃起紫色火焰。

    这团火不烫,不烧,也没有烟雾。

    “哗哗哗!!!”

    就在秦腾幻想着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四人跟自己只差一步之遥时,碧蓝的天空突然黑云压城,一场暴雨在没有任何前戏的润滑下倾盆而下。

    大雨洗刷着大地,同时也冲刷着秦腾。

    秦腾一向不喜欢雨,他总是认为雨会冲洗掉一些美好的回忆,可此刻这场雨让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他对雨有了重新的认识,雨可以冲刷一切浑浊,污渍,让任何事物焕然一新。

    “终于有水了。”一阵狂喜,秦腾呐喊一声,连忙将头扬起,张开那已经干涩得布满裂缝的双唇,尽情地让倾盆大雨冲进自己的嘴里。

    他第一次感觉雨水是如此的甘甜。

    “我去,还有鸡腿。”喝了一肚子雨水后,秦腾这才心满意足地低下头,这一低头,发现地上竟然井然有条的摆放着几条鸡腿,尽管它们已经湿润。

    二话没说,直接拿起啃了起来,顺便还不忘将几根鸡腿藏进口袋中,留着慢慢吃。

    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切其实都是七星灯的功劳。

    他不知道,其实拥有七星灯就等于拥有了百宝箱,要啥有啥,只是他还懂如何随心所欲地使用它。

    ......

    “这里就是碧蓝寺了。”站在一处破烂不堪的寺庙前,饱餐一顿后的秦腾兴奋地说道。

    寺庙大门油漆几乎掉得七七八八,蜘蛛正在肆无忌惮的吐丝织网,闭目养神,大门两边两颗参天大树倒是长得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大门上方一块歪斜的牌匾上用正楷刻着三个大字“碧蓝寺”。

    如果不是因为这三个大字,秦腾绝对想不到这破破烂烂的房子会是一座寺庙。

    “这寺庙供的不知道是哪路神仙,也太破了吧,这都能忍?”秦腾走上只有四节的台阶,从一旁拿起一根掉落的树枝,一边扫荡着蜘蛛,一边为那神仙打抱不平。

    “吱呀!”轻轻推开了紧闭的大门,一股浓烈的发霉和酒精味道扑鼻而至。

    要不是怕等一下又饿肚子,努力控制着,秦腾早就吐一地了。

    门槛非常高,秦腾抬起右腿,保持九十度角才勉强垮了过去。

    “是谁,敢擅自进去碧蓝寺。”就在秦腾刚刚将右腿垮进门槛时,一道振聋发聩的声音席卷耳膜。

    秦腾先是一愣,本能想要后退,可一股强劲的力气却硬生生将他另一只腿拽起,随后一股吸力将他整个人直接吸进寺庙内,狼狈地跌倒于地。

    “嘭!”寺庙的大门突然关闭。

    所有有感知的动物对未知的东西都会有一定的警惕性,更别说是人,秦腾踉跄的爬起身,双手化掌为拳,四处张望。

    上次五指山的经历让秦腾有了经验,他并没有表现得非常惊慌失措,而是较为冷静沉着。

    “不知是哪位高人在此,小弟我误闯寺庙,还请高抬贵手。”见四周并无他人,秦腾只能开口问道。

    “贼厮小人,岂有资格知我姓名?”声音再度响起。

    听到声音,秦腾反倒心安许多道:“我叫秦腾。”

    “什么秦不秦,疼不疼的,问你名字了吗?臭不要脸的,老子睡的好好的,你这厮好生不知趣,打扰我清净。”

    那人声音落下,秦腾突觉一阵狂风四起,整个人被连根拔起,在虚空中以三百六十度极速旋转着。

    很快,秦腾头晕脑胀,胃酸不停翻滚,忍不住,哇的一声将先前吃的鸡翅和喝的雨水一口气全吐了出来。

    “高人请放过我。”秦腾再也忍不住,连忙求饶道。

    “打扰我花和尚撸知深的美梦,还想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