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八章:没有商量余地,只有死的方式(求推荐票)
    花和尚?撸知深?

    这个名字很有深意,秦腾想笑却不敢笑,差点憋出内伤。

    “你听着。”撸知深再度开口,发出钟鼎一般的声音,震得整个寺庙都在振动。

    秦腾没有开口,站着听他说。

    “未经请示,私闯碧蓝寺,死罪。扰我清梦,罪加一等。来了寺庙却不带供奉,罪上加罪。三罪并罚,你想怎么死?”

    干净利落,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只有选择死的方式。

    秦腾很慌,别说三罪,就是没罪,对方想杀他简直易如反掌,想到前两天孙悟崆轻轻吹一口气都能将他吹飞,秦腾一点毛骨悚然。

    其他不重要,保住性命才最重要。

    “供奉?有,高人,我有供奉,我有烧鸡腿。”秦腾赶紧将口袋中藏着的几条鸡腿拿了出来。

    也不知道为何,这几条鸡腿在雨水的洗剂下香味不但没有淡去,反而更加浓烈,香气逼人。

    就连此刻生死一线的秦腾都顾不得其他,连忙吞了吞口水。

    周围非常安静,秦腾等了十来秒,那道声音都没有再次响起。

    “小子,这鸡腿怎么这么香?”就在秦腾准备将鸡翅重新放回口袋中时,撸知深的声音传来,不过此时的音量明显小了很多也温柔了很多。

    “高人,这是上等的烧鸡腿,您尝一尝?”秦腾连忙将鸡翅双手捧起道。

    咻!

    一道破空声传开,寺庙内卷起一阵狂风,尘土飞扬。

    只见一道黑光掠过,几个呼吸后一道人影带着一股力大无穷般的气息出现在了秦腾眼前。

    此人秃顶,粗长眉毛,高大威猛,光着的上身那圆嘟得如同气球的肚子让人恨不得将他戳破,脖子上戴着一串念珠,腰挂一葫芦,手持一把长杖,深邃如墨的双眼紧盯秦腾手中的鸡腿。

    呼噜!呼噜!

    两声口水声特别响亮,撸知深舌头不停舔着嘴唇,看那样子是对那鸡腿欲罢不能。

    “撸知深高人,请您笑纳。”秦腾连忙将鸡腿塞到撸知深的手上说道。

    “这,不太好吧,要不你留着自己吃吧。”撸知深并未直接拿走,反而有所推脱。

    秦腾毕竟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会儿要是收回鸡腿,下一秒撸知深会直接杀了他,道:“高人说笑,这现在可是您的东西了,我哪还有这个口福。”

    “既然你这么热情,那就却之不恭了。”撸知深说完,直接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准备开吃。

    秦腾借此机会连忙将寺庙前后左右给看了个遍,并没发现在七星灯内所看到的刻着无数符文的古钟。

    不过他却发现在撸知深身后有一扇紧闭的石门。

    “酒肉穿肠过,佛祖在心中。”撸知深仰望青天,一副虔诚模样自语道。

    话音落下,取下腰间的葫芦打开盖子直接喝了一口道:“好酒,好酒啊。”

    随后开始啃食起鸡腿,两三口直接解决一条。

    撸知深吃鸡腿时,秦腾走到一颗大树旁休息。

    嘶。

    口袋中的七星灯又再次燃起,秦腾将其取出,七星灯烟幕再次散开,形成一个小型屏幕。

    “撸知深,绰号花和尚,属猪,力量能力。”

    很快,三条鸡腿被消灭殆尽,撸知深意犹未尽地看着秦腾,意思非常明显。

    “高人,我这暂时没有了。”秦腾连忙说道。

    “没有了,那你可以走了。”撸知深用手擦了擦嘴道。

    “啊?”

    撸知深一脸淡漠道:“啊什么啊?看在鸡腿的面子上,我放你一马,你还不识趣?”

    离开的话以后还想进寺庙恐怕不太可能,不离开的话小命可能就得留在这里,这如何是好。秦腾脑筋不断运转。

    突然灵光一闪,秦腾道:“高人,鸡腿我今天没有,不过明天会有。”

    “哦,说的可是真的?”一听秦腾的话,撸知深原来平淡无奇的脸色一下来了兴趣。

    “当然,我哪敢欺骗高人。”秦腾双手抱拳,恭敬道。

    撸知深眼珠子极速运转,虽说他尝过无数山珍海味,但秦腾拿出来的鸡腿这种让人意犹未尽的口感他是第一次吃到。

    况且秦腾一看就是一个毫无战斗能力,手无寸铁的小屁孩,在拥有力量能力的撸知深面前,秦腾想做出对他不利的事,那简直就是蚂蚁撼树,所以,留着他也不碍事。

    而秦腾则是赌了一把,他想趁着今晚撸知深睡觉的空挡寻找古钟,一旦找到,得到天赐神卡的能力,无需再怕他,如果找不到,可以趁着夜色溜之大吉。

    “小子,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要不然......”看到秦腾过于淡定,撸知深有些怀疑道。

    话还没说完,只见他来到一颗巨大的柳树旁,一个马步扎稳,双手环抱柳树。

    哼!

    一声短哼声响起,只见那棵巨大柳树直接被撸知深连根拔起。

    撸知深将柳树举过头顶,以三百六十度角度开始旋转,顿时惹得一顿尘土飞扬。

    随后觉得转得差不多了,便重新将柳树放入坑中,抬腿沿着边缘踩了几下土。

    撸知深大气没有喘一个,面色丝毫没有变化,看着秦腾,淡淡地说道:“看见没,要是你敢耍花招,如同此树,还有,以后叫我前辈,什么高人,你瞎啊,我有这么高吗?”

    “是,高......前辈。”秦腾早已经目瞪口呆,连忙拱手道。

    ......

    夜色开始降临,皎月开始高挂,朦朦胧胧的月色照着没有灯光的寺庙,竟有一丝说不出的意境。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天边的淅沥沥,到处是泥鳅,天天我跟着你,跟着你抓泥鳅,大哥哥好不好,我们来抓泥鳅......”

    秦腾爬到一棵不太高的树上,坐在一根粗壮的树干上,轻哼着童年的回忆。

    他觉得只有儿歌才是最纯洁的歌曲。

    虽说哼着儿歌,可秦腾的内心可一点都不纯洁,他一直默默观察着撸知深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他睡着,便立马展开行动。

    “嘿嘿,终于睡着了。”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秦腾等到了撸知深睡着,兴奋地小声嘀咕一声便从树上一跃而下。

    “什么人,三更半夜居然敢私闯碧蓝寺?”秦腾才刚没走几步,只听一道暴喝声响起。

    被吓得一个机灵,秦腾以为自己动作太大,吵醒了撸知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