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九章:禅声杖(求推荐票)
    夜晚!万物皆静,总是杀人的好时机。

    撸知深一声沉闷的怒吼不仅吓得秦腾鸡皮疙瘩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散落,也震出了一名不速之客。

    咻!

    一阵刺耳的破空声传开,一道人影借着月光的照射瞬间出现在寺庙中央。

    今晚乌云略多,月光被遮挡了一半,躲在树干上的秦腾只能看到那人的影子,却根本无法看清来者模样。

    “哈哈,竟能发现于我,不知是何人,不防出来一叙。”那人大笑一声,带着极其自信的语气问道。

    “就你这点微薄能力还想见我,带礼物了吗?如果没,还是赶紧回家洗洗睡吧。”撸知深道。

    一听这话,秦腾不高兴了,心中一万匹马儿奔腾,凭什么啊,我进寺庙你要杀我,他进寺庙你居然放他走?

    难道就因为他拥有能力?

    苍天不公,人比人,比不上啊!

    秦腾这番想法自然只能咽在肚子里,他现在是个身无绝技,赤手空拳的小屁孩,只能是多听少说。

    当然,不高兴的不止秦腾,还有那不速之客。

    “大言不惭!”不速之客的口气非常不友好,不过在不知道对方底细之前,他也不会贸然行动,先过过嘴瘾再说。

    “哼!”

    撸知深一声怒吼,如同古钟之声,狂风四起,寺庙内的几颗大树竟然被吹得左右剧烈摇晃,树叶沙沙作响。

    秦腾紧紧抱着树干,深怕一放手被吹飞。

    也不知道是不是撸知深故意控制了力度,秦腾明显能感觉到,此刻的这股狂风如果再稍微大点,足以称之为十六级台风。

    噔噔噔!

    几道声音响起,寺庙内的电灯竟在这时全部亮了起来。

    那不速之客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可T桖外的黑色披风却是猎猎作响。

    借助灯光,秦腾清楚看到那不速之客的长相。

    他便是此前七星灯提到的“神行太保”戴纵,此人长得有些消瘦,全身肤色苍白如雪,身子如同一根电线杆,不是营养不良便是严重贫血,整一个病怏怏。

    大概2米的身高,穿着一对人字拖,脖子上带着一串金光闪闪的黄金链子。

    黑色披风上写着“梁山”两个大字。

    “君子动手不动口,阁下你动个嘴皮子算啥本事?”戴纵满嘴不屑的喝道。

    话音刚落,只见一颗大树从虚空中掠过,直接朝着戴纵飞袭而去。

    咻!

    一道如同离弦之箭般的声音传开,只见原本纹丝不动的戴纵竟原地消失,下一秒出现在了离刚才所站之地好几米的距离。

    嘭!

    大树撞击地面,硬生生砸出一个大坑,且立于地面之上。

    “千里行,神行太保戴纵?”

    撸知深喝道,语气中似乎都带着隐隐的吃惊。

    嘭!

    又是一道剧烈的撞击声响起,撸知深不知从何处陡然凭空出现在戴纵的面前,只见他脚下石砖被硬生生踩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

    撸知深打量了一番戴纵后道:“梁山戴纵,你三更半夜闯进碧蓝寺扰我清梦,是为何意?”

    戴纵上下打量了一眼撸知深,一脸凝重,顿了一下道:“原来是撸哥哥,冒昧打扰,实在抱歉。”

    “无妨。”既然已经知道来者是明尧市梁山人,撸知深当然不能轻视。

    虽说戴纵一人对他构不成威胁,但他背后却是整个梁山集团。

    “梁山来我碧蓝寺所为何事?”撸知深将手中长杖杖尾往地上一蹬,一股强大的波动顿时散开,扬起灰尘无数。

    吟!

    长杖似乎还发出一声庄严的佛音!

    “禅声杖?原来传闻都是真的,恭喜撸哥哥。”戴纵一眼便认出了撸知深手中的长杖,双手抱拳道。

    “我最后问一次,你们梁山集团来我碧蓝寺究竟为何事?”见戴纵三番几次回避问题,撸知深脸色开始深沉,语气开始不友好。

    “为了他。”戴纵转头,手指指着躲在树干上的秦腾说道。

    秦腾吃惊,这他妈什么眼力,老子躲得这么隐蔽都能被发现?

    不对,他竟然为了我而来?难道我跟梁山有着不可告人的血缘关系?难道我这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难道是要带我回梁山继承百亿家产?

    秦腾美滋滋,露出了甜甜的笑,竟不知不觉流出了少于口水。

    “为他,为何?”撸知深也是有些不可置信问道。

    戴纵没有回答,而是从披风口袋中取出一张纸,随后将其打开,上面烙印着一张照片,秦腾视力非常好,起码1.5,一眼便认出了照片上之人便是自己。

    如同丈二和尚,秦腾摸不著头脑,自己才穿越了几天便有人登门拜访,而且还拿着自己的照片,难道自己真的是梁山百亿家产继承人?

    “找他为了何事?”撸知深爱理不理的瞥了一眼后问道。

    戴纵将照片抬高,随后指着照片中秦腾手中的东西道:“撸哥哥可看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撸知深哈了一下子,用他那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照片,一秒,两秒,三秒......

    整整过去五分钟,撸知深一直没有开口,只听得见他急促的呼吸声和紧闭的双眼。

    戴纵拿着照片的手已经开始发麻,最后只能将其放下,心想,这花和尚该不会是被天赐神卡给吓傻了吧。

    想到这,戴纵满意的一笑,带着略微轻蔑的语气道:“撸哥哥,撸哥哥......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撸知深并未回复。

    “撸哥哥,撸哥哥!”戴纵的声音开始渐变似提高,分贝已经达到噪音污染程度。

    “卧槽泥马,两次三番扰我美梦,给我滚。”只见撸知深突然睁开眼睛,手中禅声杖一个180度横扫。

    吟!

    一道庄严之声响起,如同佛之声,如同神之音。

    “等等......撸哥哥请高抬贵手,请高抬贵手......”只不过一道声音而已,戴纵却是连连求饶。

    “滚。”撸知深再度喝道。

    这一次戴纵没有任何迟疑,一道残影掠过,屁滚尿流的逃出了寺庙。

    “撸知深,为了这个小屁孩,你跟我们梁山集团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赶紧烧高香吧。”戴纵的声音在寺庙外响起,随后声音越来越小。

    “怕你我还是撸知深?”

    “小子,接下来该我们谈谈了。”见戴纵离开,撸知深再度恢复那平淡的表情,看着躲在树干上的秦腾道。

    躲是躲不过去了,节哀顺变吧,秦腾小心翼翼从树干上爬下,举步维艰来到撸知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