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众大神 > 第十三章:武颂的往事(求推荐票)
    海阳镇月镇是明尧市一个小镇,四季如春,气候宜人。

    这里没有大城市的繁华,也没有大城市的喧哗,它就像世外桃源一样,人们自给自足,丰衣足食。

    这里没有高科技,没有网络,人们朴实无华,和睦相处,团结友爱,就连小镇入口的一块石碑上都刻着和谐友爱四个大字。

    在一个露天大排档处,一名光着膀子的青年男子正在大口吃饭。

    他叫武颂,绰号行者!二龙山公司的杠把子。

    武颂,自幼无父无母,是他哥哥一口屎一口尿把他拉扯大的,而他的哥哥武大朗就是后来有名的炊饼大王。

    在武颂小的时候,武大朗就整天忙于事业,研究炊饼,所以对武颂造成忽视,使他内心极度缺乏亲情关爱,这些是再多的金钱也无法弥补的。

    所以从很小,他便酗酒打架,和不良少年交往,期间结识了撸知深,林聪等人。

    总是有人说他是青春期叛逆,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想引起武大朗的注意。

    他的这种做法并没有引起武大朗的主意,反而惹祸上身,被人栽赃陷害杀了一个保安团的人。武大朗让他赶紧跑路躲风头。

    百转千转,跋山涉水,他来到一名叫做柴近的家中,柴近是富二代,一堆猪朋狗友给他起了个牛逼的绰号“小旋风”,非常有钱,而且喜欢交朋友。

    柴近有一句名言:谁都可以跟我做朋友,因为我有钱。

    在柴近家里,武颂的日子过得美滋滋,跑车喝酒夜总会,模特制服学生妹,那日子让武颂乐不思蜀。

    终于,两年时间如光阴似箭,由于有柴近罩着,保安团暂时放弃了对武颂的追杀和逮捕,武颂终于恋恋不舍的回武大朗的家。

    在归途当中,长途汽车途中爆胎,武颂下车方便,却在厕所内突感倦意,整整在里头睡了两个多小时,而长途汽车也是不负责的离开了。

    武颂下车的地方名为“景阳冈”,是一个很小的村庄,人口不过几千人。

    武颂沿途走着,来到一个名为“三碗不过岗”的海鲜大排档,点了几道菜和酒。

    店内的服务员告诉他这里的酒都是老板自己酿造的,如果需要赶路,喝酒不能超过三杯,否则一觉得睡二十四小时。

    武颂何许人,这两年是在酒罐子里度过的,论喝酒从未怕过谁,所以一口气喝了十八杯,吓死了大排档老板老板娘和服务员。

    在他准备走人时,服务员见他是个外地人,便又好心提醒他,他们“景阳冈”有一坐山,山里有一头老虎,凶猛至极,害人无数,让他没事不要去那里锻炼身体,还顺便介绍了一家酒店让他先去好好休息。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武颂没有听进去,选择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在服务员等人惊诧地目光中,他找到了久违的快感。

    他依稀还记得,几年前跟撸知深等人去爬山时,撸知深心血来潮来了一出“倒拔垂杨柳”,受到了众人的崇拜和女人的尖叫声。

    武颂一直不服气,自己长得这么帅,凭什么得不到众人的膜拜,所以他一直寻找机会,要一夜成名,终于机会来了,他为民除害,将老虎送上了西天。

    从此,他成为了“景阳冈”村民眼中的英雄,大人物。有关部门也给了他一个治安员的名分让他留下来守土一方。

    时间如白马过隙,武大朗的生意越做越大,而且还将美女排行榜上的潘金怜娶回了家,武颂为他哥哥感到由衷的高兴。

    由于哥哥生意做得很大,便让武颂辞去铁饭碗回去帮他,就这样子,一家三口终于团圆,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很快,武颂发现自己这位美女嫂子竟然是个水性杨花的主,有一次武大朗出差,剩下叔嫂二人在家,潘金怜竟然穿着一件半透明情趣睡衣在武颂面前溜达来溜达去,口中还一直说着:“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武颂愤怒,他对嫂子这种做法嗤之以鼻,很快叔嫂关系急剧恶化,为了不让哥哥难做,武颂搬出了豪华别墅,自己租了一套房子过上单身狗的生活。

    在此期间哥哥经常有事没事过来找他谈心,讨论最多话题的便是潘金怜变了,变得让他根本看不透。

    终于,有一次武颂在出差时,听到了哥哥突然中毒去世的噩耗。

    武颂不相信这是意外,他展开了调查,请了私人侦探,终于了解到了哥哥竟然是被一个叫做西门轻的男子和嫂子给毒害了。

    由于西门轻有靠山,他没有受到制裁,武颂状告无门,终于忍无可忍,将嫂子和西门轻给搞了个一死一伤。

    让武颂感到无奈地是,西门轻在众多情人的掩护下逃跑了!

    武颂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他,前几天他得知西门轻出现了,就在梁山,便马不停蹄赶往明尧市。

    “喂!有话快放,有屁快说。”武颂的手机突然响起,掏出手机连看一眼屏幕都没有便直接怒骂了起来,使得周围正在吃饭的客人们吓了一跳。

    “艹,兄弟,嗓门够大,差点没把我震聋了。”电话那头说道。

    电话里的声音很是独一无二,武颂想都没想便知道是谁,那个让他念念不忘了好几年的男人,花和尚撸知深。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何指教?”武颂道。

    “想去投奔你。”撸知深道。

    武颂一听直接大笑起来:“哈哈,你来投奔我,是在开玩笑吗?我们这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尊佛。”

    “我们一定要这么互掐是吧?算了,再见。”撸知深的脾气也很大。

    “艹,你在哪里?”武颂扣一扣鼻子,吃了一口米饭道。

    “海门镇。”

    “海门镇,你去哪个鬼地方干什么?行了,我派车去接你吧。”武颂道。

    ......

    撸知深带着秦腾走出了碧蓝寺,路过三人雕像前,见一群人围着,吵吵闹闹。

    观摩了一会,正准备走时,通过一条人群缝隙,秦腾发现有一名穿着邋遢,蓬头垢面的人在睡在地上,任凭人们怎么喊叫踢打都无动于衷。

    “此人不会死了吧?”秦腾小声对着撸知深问道。

    “没死,呼吸顺畅有频率,身体好着呢。”撸知深感受了一下后面无表情道,随后拍了拍秦腾肩膀又说道:“走吧,武颂派的车应该很快就到了。”